下拉阅读上一章

抢姻缘2

    沐景其实更想和沐文杰一样骑驴走在外面的,然而这想法实在太出格,她也不会骑,所以只能悄悄藏在心底,退而求其次地一动不动看着前面车角的方向,那里的车帘被风吹得摇摆不停,露出极大的缝隙,可以十分清晰地看到外面的景致。过几日,人们应该都出来踏春了吧,她也能与沐文杰一起出来了。沐家对于这点,是极不反对的,但凡有元宵清明这样的节日,总是极力赞成两个女儿出门,在这一点上,沐广茂与方氏观点高度契合:都期盼家中女儿出去能被富家子弟看上,然后嫁得个金龟婿。

  这原本并不算什么高洁的思想,沐景却欢喜,若不是因为父亲心高,恐怕她早已出嫁了,因为上门说亲的都只是与父亲一个级别的小商户,父亲看不上,所以她才得以在家中留到现在。其实在心底里,沐景十分有自知知明地觉得自己这家境,自己这条件,也就配得上家底和沐家差不多的小商户,父亲的确有些心气儿高啊。想到婚嫁,便不由得想起不久前沐文杰的话:今日是要去给李家主母的看么?应天府李家三郎……她只知南京应天府与东京开封府相邻,那儿的繁华哪怕身在这边远的汾州也有所耳闻;那个李家,多年前发家迁往应天府,大为家乡人所羡慕,而李家三郎更号称才貌双全,品性高雅,是李家最有出息的儿子,竟进了官府任职。

  她不知此生会嫁什么样的人,也不知想嫁什么样的人,而这些,明明关乎她的一生,却是她最不该想的。

  眼中瞟到一点红,沐景立刻探了头往外看,似乎是棵早开的桃花,正欣喜,却对上个灰色的身影,是个扛着锄头的年轻男人,此时正好也侧头往这驴拉的毡车上看,恰巧与她的目光对个正着。

  年轻男人似乎是成了亲的,不像别的小伙子那样羞燥,竟看得有些出神,沐景立刻缩头坐了回来,微垂的目光能清晰瞟见方氏脸上的笑意。方氏是个算得上聪明的女人,某些事她会趁机斥责继子继女,而有些事,她却不--在她认为真正不好的事上,只要不触及到她自己的利益,她是不会予以制止或批评的,顶多只是轻声说两句,而让那些不好的事不好的性格慢慢生根发芽,成为人身上某一项重大的缺点。比如沐景不规规矩矩坐在车内,却轻浮地探头去瞧外面,结果被陌生男子看到,她看到了却并不指责,只等日后有沐广茂或是别人在场,沐景再如此犯错,别人就能分辨出沐家的两个女儿到底谁更贤良淑德。

  对此,沐景的应对方法是不予理会,随她算计,自己乐自己的。只是没想到,她才坐好,腹中便突然生起一阵抽痛,本以为忍过这一阵就好,那抽痛却越来越剧烈,直让人无法忍受,沐景不禁按住了肚子,脸上也瞬间白了起来。

——————————————————————————-

说一说沐文杰骑的驴,为什么沐文杰骑的是驴而不是马捏?为什么沐景她们坐的毡车也不是马拉的呢?

因为在宋朝,马很贵(主要原因是版图小,没有养马的地方),只有富贵之人才骑得起,甚至连有些当官的,官小了都骑不起,连打仗的骑兵都不能保证一人一匹马,有的时候还要两人共一匹,所以,马并不是沐家这种家庭能骑得起的。

另外,有亲在催男主,如果大家有看过家斗,特别是那种从小长到大的,就会觉得我文里的男主实在出来得太快了……

抢姻缘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