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六章 见面

    流产的事情慕沁并没有告诉家里人,流产后的休养都是夏子颜和童夕在旁忙碌着。

  像是不约而同地,她们两人都特意排出了时间,轮流守在她的床边。这一切,慕沁都看在眼里。

  住院的这段时间,苏南易没有来过。

  祁隼翊来过一次,见她没什么大碍,逗留没多久就走了,期间并没有提及苏南易和墨兰。

  童夕的老公沐靳也来过几次,但童夕一直将他当作透明人一样。他们之间的事情慕沁是知情的,或许以前觉得这沐靳有几分可恨,但见他被童夕忽略得彻底、视线却一直追随的样子,她又觉得沐靳有些可怜。

  她在医院住了大半个月,以往那些流产的大多数几天一个星期就能出院了,偏偏医生检查出她严重营养不良,而且还有低血糖和睡眠不足,童夕和夏子颜便死活不放她出院,想想就算出院了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也就顺从了她们的安排。

  那栋别墅,她是不愿意再回去了,想想那张属于她和苏南易的大床,墨兰曾经躺过,她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记得有一次沐靳过来探望她,童夕如同以往一样对他视若无睹。待沐靳离开后,她曾经劝过几句。

  那个时候,童夕异常平静地看着她,说出了那么的一句话。

  “其实子颜说得对。要么贱,要么不见。”

  爱情这东西很奇怪,一旦陷下去了,就不能自控了。想要幸福,有时候就得犯贱,明明变得不像自己,仍不顾一切地想去得到想去挽留,到头来,得到的只是一个“贱”字。

  要么就永远贱下去,要么就不要再去相见。

  不见,就不贱。

  这一句话,或者很适合诠释她和苏南易的现在。

  临出院的前几天,慕沁拜托夏子颜给自己找了一间酒店,夏子颜应了,很快地就在医院的附近找了一家不算差的酒店。

  在几个好友里,她跟夏子颜的性子最为相似,她的想法,夏子颜该是知道的。

  出院的这天,童夕没有来,来的就只是一个夏子颜。这一天,外头下着纷飞的小雨,天空被乌云遮盖,一点阳光都没有,昏昏沉沉的。

  慕沁坐在床上,看着好友一件一件地帮自己收拾东西。她想要帮忙,这个女人却将她按坐在床上,不准她乱动。

  病房里,很静。

  突然,门被人由外往内地开启了,一抹顷长的身影出现在了病房里。

  慕沁抬起头看了来人一眼,没有说话,似乎早就知晓他终究会出现一样。

  收拾东西的夏子颜动作顿了顿,而后直起身子向外头走。

  “我去办出院。”

  门应声关闭,病房里剩下了他们二人。

  慕沁依然坐在那里,苏南易的表情有些僵硬,似乎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有些话,本应在最开始的时候说,却被他一拖再拖,拖到现在再说出口的话,反而有几分怪异。

  即便如此,他还是说了出口。

  “你……还好吗?”

  听见他的询问,她仅仅是抬眸瞥了他一眼。

  “恩。”

  没有起伏的平音,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他以为,她会吵会闹,更甚是会哭着要他给她交代,却怎么都没想过她的态度会这么平静。

  

第九十六章 见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