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危机

    苏氏出问题的时候,她是从新闻报导里知道的。

  那天她刚起来,就看见了报导。据说苏南易的父亲苏央有个左右手兼世交,叫作向问,从苏氏还是一间小公司的时候携手做起,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却怎么都没想到,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会有一天卷款潜逃,留下一个烂摊子。

  报导一出,苏氏的股价一落千丈,公司里的职员人人自危,深怕丢了工作不说,还会连工资都拿不到。

  慕沁试图拨打苏南易的手机,得到的却是关机的讯息。她没有办法,只好开车前往他的家。

  其实那段日子以来,她为了倒追苏南易,早就已经摸清了他的公司住址和家庭住址。她经常会去他的公司找他,但一次都没有去过他的家。或者是因为紧张吧,她总是鼓不起勇气踏进他的家门拜访他的父母,虽然,她知道从他父母那边开始着手会更加地有用。

  怎么都没有想到,第一次拜访,会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

  当她的车停在他家外头时,周围尽是一些装备齐全的记者。想来,谁也不愿意放过苏氏这条肥鱼。

  她正犹豫着该怎么避开记者的眼线溜进去,那扇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了,一辆黑色宝马车从她的车旁开过,只留下一缕白烟。

  慕沁皱了皱眉头,打着方向盘跟了上去。

  黑色宝马车最后停在了医院门口,苏南易的身影出现在车子旁,唤来护士小心翼翼地扶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下了车。

  那个男人似乎处于昏迷状态,躺在了推床上就一动也不动。苏南易拥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跟在推床的后头,尾随进了医院。

  慕沁想,那躺在推床上的大概就是苏南易的爸爸苏央,而他身旁的女人应该是他的妈妈黎栖。

  她下了车,悄悄地跟在他们的后头,没有上前打招呼。

  苏父进了手术室以后,苏南易就陪同母亲等在一旁。苏南易的脸色很难看,身上仅仅穿着一件单薄的家居服,脚下还是拖鞋,看得出来苏父昏眩得很突然,简直让人措手不及。

  医院里人来人往,她就站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那张满是疲惫的脸。这是第一次,她从他脸上看见除了笑以外的表情。

  他总是噙着淡淡的笑,好像什么事都不能惹火他一样。过去,就算她再怎么地对他无理取闹,他都不会对她生气,就像是一个没有脾气的人。可是现在她才发现,原来,好像无坚不摧的他,也有被打倒的一刻。

  他只是一个凡人,有着凡人所害怕的事。例如死亡。

  她的手放到了自己左边胸前的那个位置,静静地感受着越来越快的心跳。

  怎么办?看见他这个样子,她的心竟然会有一种淡淡的疼痛。她好想上前抚平他紧蹙的眉头,抚平他的哀伤。

  她要怎么做,才能帮到他?

  慕沁没有逗留太久,只站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第二日,她才知道,苏南易的父亲苏央因为心脏病发作送了医院,住进了重症病房。据说,情况不是很乐观。

  她买了一束鲜花去医院拜访,在一个拐弯处恰巧瞧见了苏南易和祁隼翊站在了一起,似乎在聊些什么。

  她的脚步顿住,忍不住偷偷躲起来偷听。

  他们两个人的语气似乎有些沉重,祁隼翊叹了一口气,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病房,这才侧目看着苏南易。

  

第四章 危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