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疑影重重

  杨墨白看着手中的折子皱眉:“皇上认为,应该如何就如何,不必因为臣的关系而有所顾虑。”

李玄看着一本正经的杨墨白,摇了摇头:“你心里想的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好了,看在咱两的关系上,我就让你捡个便宜。我在面上再做一些文章,让你家那丑女人了解了解。到时候,你再站出来,拍一拍胸脯说这事交给我,我一定可以保你父亲安然无恙……”

杨墨白的眉头,没有因为李玄的慷慨而舒缓,反而有了更严重的趋向。

“若此事只是某些人无事生非也就罢了,但是如果真有其事……”虽然从李玄的话中已经知道他不会为难付成,但是想到自己要利用这一点来讨好她,他却总有些不乐意。

不知为何,他心里却是希望不过是付成得罪了某些大臣,所以才会招来这些流言。

他总希望关于她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不掺杂任何的阴暗。想起自己酒醉那晚,她安然的躺在自己怀里,卸下清高冷傲的面具,如此恬静美丽。

那时候,他只觉她浑身上下都是美好的,不管她面纱下的脸如何。

他希望有一天,在他面前,她永远都是最真实的自己。

于此同时,付其华却从月出的手中接过了一封信。

“你交代保管的东西,为父已经替你妥善保管。只是为父心中很是疑惑,那些东西你从何而来。望你谨记为父告诫:切莫做了违背良心之事。”

付其华蹙眉看着信中的话语,抬头询问月出:“你有拿了什么东西让我父亲保管吗?”

月出摇头:“小姐怎么会如此询问?”

付其华将信递了过去,月出虽是丫鬟,但是自小跟在付其华身边,倒也跟着读了些许的书,认了几个字。当下,便也跟着疑惑摇头。

“一定出事了,难道是有人想要陷害我家老头。这老家伙也糊涂,也不看看是谁就把东西收下了?”

付其华说着,立刻换了男装就要出门,月出正想跟上,付其华却摇头。

“你留在家里装成是我,将军或是其他人过来,你就帮我应付过去。”

说着,风风火火出了门。

付成虽然是她半路的爹,但是对她一向不错,她倒也真的把他等成了爹看待。况且,有一个当官的爹做靠山,她说话也有些底气,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陷害他。

付其华不知道,早她一步的时候,杨墨白已经往付成家里赶去。

画面倒回到一个时辰前。

杨墨白从宫里回来,在路上碰见了生玉轩的丫头春兰。那丫头见了他,却是一脸心虚的摸样,身后更好像藏了什么东西一般。

一番逼问之下,对方才唯唯诺诺的将身后的东西拿了出来,赫然是一封信。

信封上没有任何字眼,询问收信人是谁,春兰只是一个劲的摇头。想到对方是生玉轩的丫头,那么,她拿着信件要给的人,定然是生玉轩的主人无疑。

拆开信件,看到里面的内容,他只觉自己的世界摇晃了一下,让他有种头晕目眩之感。

天上乌云重重,虽不到傍晚十分,却已经不见了太阳的踪影。头顶一片阴霾,正如杨墨白此时的心。

杨墨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到付成家门口的。

“原来是杨将军,怎么一个人来了,难道是小女出了什么事儿?”

昨日才收到付其华让他保管的东西,今日将军就独身前来,付成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杨墨白摇了摇头,问道:“昨日,小六是不是让你帮忙保管了些东西?”

原本还担忧万分的付成,在听到对方如此询问之后,心下就松了一口气,当即点头。

“原来将军知道此事,我还以为那些东西是小女从什么途径得到的呢。原来是将军您的东西,这我就放心了。你要知道,我付成家的人,是绝对不会做那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的。为此,我今日还特地去信问了她,我真怕她做错事儿。只是……这些东西如此珍贵,将军为何托小女放在下官家中?”

杨墨白笑了笑,这笑却不达眼底,更带着些许的嘲讽,无奈付成却没有注意到。

“没什么,小六想放,就放吧。”

看着杨墨白有些落寞无奈的摸样,付成当即皱眉:“难道是小女央求将军赏赐给她的?这丫头怎么这般不懂事,家里什么都不缺,要这些东西过来做什么。将军你等着,我这就将那些东西拿出来。”

付成说着,就要起身,杨墨白却摇了摇头:“不必了,我先回去了,我只是过来确认一下而已,没事。”

付成看着远去的杨墨白,心里不住的嘀咕。

看来,这杨将军也是个小气的人。不就是一些首饰和几张银票么,虽然银票的数目庞大点,但是也不至于不顾脸面的过来确认啊。

摇着头,正想转身,却看见一个翩翩公子哥儿朝他走来,隐隐带着一种熟悉感。近了,这才瞧清了对方的脸面。

“你这丫头,干嘛这幅打扮,哦……怪不得前一段时间外面总传闻杨将军喜欢上一个叫付其华的公子,感情都是你这丫头搞的鬼……”

付其华一把将付成拉进屋里,顺便还鬼鬼祟祟的看了看身后。

“你说,你昨日收了什么东西?”

看她一到屋里就劈头盖脸问起这事儿,又想到方才杨墨白还故意过来确认一番,付成心里就有一股子怨气。

“你还怕你爹拿了你的东西不承认不成?”

说着,气呼呼的将杨墨白刚才刚来过的事情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他来过了?他说了什么?”付其华一惊,忙问道。

“当然是问我那些东西的事情,我还以为那些东西来路不明,没想到他是知道有这东西存在的。但是,女儿啊,我看他的样子,好像不怎么乐意啊。下次啊,你就不要强求拿他的东西了,咱又不是缺这些,落下不好的印象以后就难了。”

付其华蹙眉,慢慢吸收着付成话中的意义。

如此说来,在自己之前,杨墨白已经知道付成收了些东西。最重要的是,他也知道,这些东西是她存放在付成这里的。

但是,那些东西,并不是她放的啊。

“都是什么东西?”

付其华的话,不由也让付成疑惑了起来。

看着这一箱子的首饰,还有百两银票,付其华的眉头深深的蹙了起来。

“你说,他一来就问你我是不是放了东西在你这里?”

付成点头:“有什么不对劲吗?”

“不对劲的地方大了,我告诉你,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我的,我也是在收到你的来信之后才知道其中有蹊跷连忙赶过来,没想到,杨墨白已经先来过了。”

“那这些东西究竟是谁的?难道是杨墨白自己的东西,以你的名义存放在这里?”

可是以他刚才的表现来看,并不像是那么一回事啊。

这些东西的价值可不低,难道有谁那么好心,给了他们家一大笔财富,却又不透露姓名?

不义之财吧……

想到此,付成突然感觉恐惧,喊着要把这些东西通通都丢掉。

付其华蹙眉,心里一直猜测杨墨白为何会知道这些东西是以她的名义放在这里的。

“究竟是谁拿来的?”付其华突然想起这个最关键的问题。

“是一个***兰的小姑娘,说是你在将军府的贴身婢女,我不疑有他,就收下了。”

付其华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想不明白这没心眼的老家伙怎么会做了那么久的官到现在还安然无恙。

随随便便一个人送来,只说是她送的,他就当真?

此时此刻,付成已经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看到那些银票和收拾,恨不得找个地方埋起来。就在付其华凝眉细想的时候,付家的大门再度被敲响,竟然是与付成同朝为官的梁大人。

梁大人一进门,立刻神神秘秘的拉着付成来到书房内。

“今日皇上将我叫到御书房,问起你平日生活作风以及平日在朝中的表现,说是已经有几个人上本,说你收受贿下面的贿赂。”

房门外,付其华听到这里就觉得滑稽可笑了。她老爹礼部侍郎,头顶还有个霸权的尚书,平日里除了喝茶还是喝茶,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地方,谁瞎了眼来贿赂他?

“梁大人,那你怎么说?”付成听到此,吓得一张脸煞白,焦急问道。

“我自然是替你说好话的,朝中都知道你我二人的关系,皇上还寻我去问,你就应该知道皇上的意思。只是,无风不起浪,你想想,最近是不是无意中得罪了什么人?”

梁大人的话,再次的点醒了付其华。

既然皇上会找梁大人说起此事,那又为何不能和杨墨白说起?但是,杨墨白为何会说这些东西都是她的?

她老爹被人陷害是真,但是,她好像也脱不开干系……

一时间,付其华只觉脑中有些混乱,竟不知对方打的是什么主意。

春兰,对了!春兰,一切都是因为春兰所送来的东西而起的。难道,和杨墨白说起这些东西的,也是春兰?

第三十七章 疑影重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