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红杏入墙

  “付兄的性子真是直率,刚才的样子,竟像与情人闹了脾气的女子……”李玄绝对想不到,他这一句话,竟说对了。

“你的意思不会是说,他断背断得很彻底吧?啧啧,我看,咱还是离他远点好。看你现在的情况,我真害怕哪天你会突然一脸娇羞的说你喜欢上他了。”杨墨白不咸不淡的说道。

李玄摇头,一副不敢恭维的摸样。

“话说回来,付兄虽然看起来有点娘娘腔,但是不像是喜欢男人的样子啊。你看,那日你吻了他,他不是气急败坏的追着你打?想起来,今日他的表现,还真像极了那日。莫非,你方才又惹到他了?”

想起那日付其华也是如此气急败坏的跑开,但原因是有目共睹的,但是今日又是为何呢?

杨墨白摇了摇头,显然懒得多想。

付其华闷声闷气的走在路上,身后的月出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

“小姐,将军要面子,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喜欢上一个丑女人呢,你别生气了。”

付其华哼了一声,没有开口,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绝对要让杨墨白没好日子过。

“要是让将军知道小姐其实是个大美人的话,一定会后悔说了刚才的话的。”月出又说道。

“肤浅。”付其华哼了一声,暗道他杨墨白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看到我的真面目。

她要让他知道,纳她为妾,是他这一辈子做的大错特错的事。

因为杨墨白不曾再踏入生玉轩中,所以今日,付其华决定到组织里去看看。

在离开将军府的时候,却是突然身形一顿。夜色将她的身形完美的掩盖,所以,尽管她此时站在将军府的围墙上,却无人发觉。

一排院落中,第三个院落内,静悄悄仿若无人。然而,眼尖的她却仍然发现了树丛后的动静。不多时,两人便越过了树丛,出现在她的视线内。

赫然是三房和一个男子。

尚未进房,两人便饥渴的纠缠在一起。借着月色,付其华总算看清了男人的相貌。

两人很快便进入了房中,黑漆漆不见了人影。

勾起嘴角,没想到,自己幻想中的一幕那么早就出现了。

这三房,还真是胆识过人啊。

啧啧,才被杨墨白气了一顿,当晚就看见他带了绿帽子。看两人熟门熟路的摸样,今夜恐怕不是第一次吧。

一时间,付其华心情大好,也没有打扰别人好事的意思,当即纵身一跃,往城外走去。

另一边,李玄和杨墨白在御书房内,杨墨白身旁放着酒瓶,已经有些微醺的摸样。李玄一脸的无奈,看奏章时还要不时看看他的情况,连连摇头。

“我说,你一直赖着不走,问你什么事情又不说,你究竟想干嘛?”

实在是无法忍受的李玄,放下了笔,来到他跟前。

杨墨白他很清楚,这个人轻易不会这般摸样,莫非,真的与今日所说的丑女人有关?

想到此,李玄倒真来了兴致。

杨墨白不言不语,一直给自己灌酒,李玄见此,当即又唤人送了两壶来。

“给,多喝点,喝了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儿。”

李玄也不批改奏章了,只是坐在他旁边,时不时提醒杨墨白喝上一两口。不多时,杨墨白便出现了牙齿打架舌头不听使唤的情况。李玄一见时机已到,当即坐在他对面。

“来啊,墨白,我问你啊,那个丑女人是谁?”

杨墨白睁开迷蒙的双眼,疑惑的看了看,说道:“小六那个丑女人,竟然不喜欢我……”

李玄打了一个响指,道了一句有门,当即又问道:“小六很丑吗?”

却见杨墨白点了点头,仰头看着头顶,似乎在回忆,不多时便说道:“从来没见过那么丑的女人……天下无敌的丑。”

李玄哈哈笑了笑,越发的感兴趣了,当即又问道:“那你喜欢她吗?”

杨墨白打了一个酒嗝,摇了摇头,耍赖般往前踢了两腿:“这丫头为什么不喜欢我,我看得上她,是她的服气……”

“你又不喜欢她,管她喜不喜欢你呢,难道,你还希望你讨厌的丑女人整日缠着你?”李玄摇了摇头,好笑的看着开始发酒疯的他。

心里叹了一口气,暗道改日一定要去将军府看一看六房,究竟是怎么个丑法。他明明记得,小时候很漂亮啊……

最关键的是,对方竟然能让杨墨白如此烦恼,可见影响力定然不小。

如此想着,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当即叫人将杨墨白送回了将军府。

月出画着丑妆带着面纱在付其华房中打瞌睡,却陡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当即从朦胧中惊醒。下一刻,房门已被打开,走进一个踉跄的身影。

月出一眼就认出来人,当即惊呼一声迎向前去。

“六儿,你,还没睡?”迷迷糊糊的杨墨白没想到进房之后会看见有人在等着自己,两手紧紧的抓着月出的肩膀,问道。

“将军,您怎么喝那么多。”

将对方扶到床上躺下,这才忙里忙外的找了热水给杨墨白洗脸。正想退身,杨墨白却紧紧的拽着她的手,将她拉进了怀里。

“六儿,你可知道,我也一直在等,在等那一个一颦一笑只为我的女子……”杨墨白喃喃着,人虽已经不清醒,但是力气还是大得很,月出挣扎许久,却不得而出。

耳边,杨墨白一直喃喃着六儿六儿,那执着的摸样,让月出不忍挣扎。

看着近在咫尺的男性脸庞,月出的脸后知后觉的红了起来。耳边是杨墨白的呼吸和心跳,鼻子里都是他的味道。虽然付其华成亲当晚,她就已经和将军睡在了一张床上。但是只顾担忧的她,却未曾意识到两人之间的距离。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虽然知道自己不可以妄想,但还是忍不住的想要沉醉其中。

随着杨墨白渐渐的安静,月出的头也越来越低,最后轻搁在他的胸口上。

她不知道,那原本应该已经沉睡的人,却在此时睁开了双眼。看着她搁在胸口上的头颅,会心一笑,然后安心的睡去。

“昨晚将军又回生玉轩了?”

三房坐在梳妆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似不经意的问道。

被指派到生玉轩伺候的丫头春兰点了点头:“昨夜我听到动静,看见六夫人亲自给将军端茶倒水。后来我又偷偷到房门外瞧了瞧,将军抱着六夫人睡呢……”

三房深吸了一口气,最后重重的呼出来,面色已经恢复了平静。翘起兰花指,挑起耳边的一缕发丝说道:“将这个情况告诉四夫人,就说,不能在耽搁了。”

伺候的丫头应了一声,与春兰一同离去。

带娣看着自己的妹妹,只觉从未有过的陌生。

或许说,这样的三房才是真正的她,自己以往见到的,不过都是其故意表现出来的表面。

“妹妹,我们的注意力不应该放在小六身上,而是应该放在将军身上。若不能与将军同房,我们都会被赶出府的。”

三房利眼一瞪,从镜子中狠狠地刮了一眼身后的带娣。

“你懂什么?你根本就不了解将军为人,更不知道他为何久久不曾与我们同房。像你这样凡事只看到表面,莽莽撞撞行事,怪不得败给了小六。”

“我莽莽撞撞,还不都是你给鼓吹的?”带娣恶狠狠的盯着三房的背影,咬牙说道。

听到此,三房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没再开口。

带娣深深的看着她,眼中尽是恨意。

园中寂寥无春色,一枝红杏入墙来。

付其华坐在庭院中,看着从墙外伸进来的杏花,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小姐,好生生的叹什么气呢?”月出一脸春光明媚,一边沏茶一边问道。

“月出,你看那杏花可好?”付其华指着那入墙的红杏问道。

月出点了点头:“咱这院子里红花少,倒是给添了一片春色呢。”

“可是,这不是咱院子里种的花,却开到了咱院里来,岂不是破坏了这院子原本的景致?”付其华幽幽的开口道。

月出看向自家小姐,觉得小姐近日来总有些不对劲。平时都是很活跃的一个人,今日来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让她好不适应。

“怎么会破坏了景致呢,小姐您没见咱这院里红花少,添了这一支从外面来的红杏,景致就更好了。”

付其华抬头看了月出一眼,想起那夜回来,看到她一脸幸福的躺在杨墨白怀里……

“小姐你若不喜欢,我便让人砍了去?”月出试探的问道。

付其华摇了摇头:“既然你觉得好,那便留着吧。”

月出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小姐,这几日怎么不出府了?不出去整一整将军了?”

看着月出眉眼间的笑意,付其华竟觉得有些碍眼,只匆匆的摇了摇头,便要起身回房。

月出蹙眉看着付其华关了门,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家小姐为何变得这般摸样。

李玄看着手中的几个折子,若是在平日,看到这样的内容,他定然是第一时间命人彻查。然而今日,他却命身旁的伺候太监去往军营,将杨墨白传进宫中。

“我可是顾着你呢,你瞧瞧你家那丑女人的爹,连着被人参劾,说是为官不清。”

说着,将几本奏折全都拿了出来,放在杨墨白 面前。

第三十六章 红杏入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