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江中倩影

  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用她多加干预,老夫人气急之下,差点就将二房赶出府去。二房哪里肯,苦苦哀求,最后自甘以丫鬟的身份呆在府中赎罪。

付其华看向三房,却见其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快意,嘴角牵了起来。

事情可真有意思了。

“哎,没想到小六那个狐狸精那么难对付。这一次可好,非但没有弄走那个月出,反而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姐姐你放心,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还有妹妹我呢。”

三房房中,二房坐在塌上,耳边听着三房的劝慰,却依然愁眉苦脸。

没想到,一着不慎,她不仅惹恼了杨老太,更沦为了丫鬟,满心的不甘。

“当初若不是你说让我栽赃给月出,我也不必沦落到如此地步。”似是抱怨般,二房嘟着嘴说道。

三房笑了笑,拍了拍二房的肩膀:“姐姐,这不是意外么。你今日受了委屈,总有一天,我会替你在小六身上讨回来。”

二房愣愣的坐在座位上,却总感觉今日的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转眼间,自己在将军府的地位一落千丈,此刻的她,仍然没有缓过神来。

当老夫人下命,财政大权暂时由三房掌握的时候,二房终于惊醒。回想起往事一幕幕,她才知道自己不过是给妹妹开路的一个工具而已。

“小姐,今天真是好险啊,幸亏小姐聪明,不然我可惨了。”

回想起今日的经历,月出仍然有些心有余悸,拍着胸口,一脸的后怕。

“聪明的不是我,要不是一房提醒,我差点也没注意到。哎,看来,我的脑子太久不使用,都有些生锈的迹象了。这一次,咱是被人当枪使了,得到好处的,应该是三房才对。”

回想起三房眼中的笑意,付其华就感觉相当的郁闷。

看来,这小家庭中的阴谋诡计,可不输外面的大世界啊。

趁着大家都因为此事缩在房中,她当即披上男装,带着月出到外面晃荡。今日月出受到了惊吓,她正好可以带着她看桃花压压惊。

两人越过临江楼,直接来到江边,江面上已经有很多小舟荡漾。

“哇,好美啊……”月出蹲下身,掬起水面上的桃花瓣,一脸的陶醉。

看着这一幕,付其华恨不得有一副相机,可以将其拍下。若真能送月出几张相片,这丫头可能会高兴坏了。

有时候,付其华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女人。因为,每当看见月出一脸高兴满足的样子,她就有一种冲动,恨不得可以给月出满世界的幸福。

但是她心里清楚,她没有那种特殊的嗜好,她只是希望身边的每一个女子都能幸福。

或许是因为前一辈子经历了太多,此刻,身为付家小姐的她,只是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希望可以安稳一世。月出的单纯,好像当初的自己。所以,她不希望她受到伤害,每一个女子都应该得到最好的对待,而不是糊里糊涂的让男人伤害。

月出,放心吧,有小 姐我看着你,你绝对不会走上歪路的。

许是有了刚才的冲动,上了船之后,她就喊着要给月出画一幅画。月出听了,自然是欣喜,当即安安分分的坐在船尾处,任由江风拂面。

“原来是到江上游玩了,怪不得我们苦等不见。”李玄转头看着江面,正好看到付其华乘坐的小船。

杨墨白的嘴角一阵抽搐,许久才恢复。

“你自己去找他吧,我军营里还有事,就不去了。”

说着,起身就要走,却被李玄拉着,直往江边走去。

两人离去,临江茶楼的议论声又开始响亮了起来。自然,议论的主题正是这两人为何总是来此苦苦守候……

“将军。”

正专心静 坐的月出突然双眼一亮,高喊了一声。付其华转头看过去,却见杨墨白与李玄两人站在船头处,迎风而来。别说,还真可称得上是一道风景。

却见两人的目光最终落在付其华面前的纸张上面,然后,定住了……

付其华勉强的牵着嘴角,嘿嘿一笑,正待收起来,月出却已经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说是要看自己的画像。

只是……

“公子,你画的是什么啊……”

付其华一张脸不自然的抽了抽,实在不想因为月出的大惊小怪而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奇异画风。

却见纸张上面,哪里有什么月出,只是一片一片各种颜色的墨水,还有粗细不和谐的线条而已。

好吧,在画作方面,她真的没有什么天赋。但是,月出怎么可以随意糟蹋她的心意呢。

“乖啦,这怎么说也是公子我画的,虽然不是很像,但是,你也应该好好的表起来,好好珍藏吧。”

江风已将墨迹吹干,付其华三两下便将不似画像的画像塞进了月出怀里。

“嘿嘿……”面对李玄和杨墨白的目光,付其华只能干笑以对。

诗词方面,她还可以凭记忆装腔作势一番,但是……提着笔,她可不能凭记忆装出一幅大画家的摸样啊。

嘟哝着嘴,月出一脸的不满。

“不如,让李公子给你画一幅可好?”人家可是皇帝啊,字迹珍贵,以后没钱了还可以出去卖钱呢。

月出双眼一亮,同时看向一旁的杨墨白。

付其华见此,就知道这丫头打的什么主意。一直都对杨墨白心存好感的她,一定是想让杨墨白给她画一幅,放在床边看着都能偷笑呢。

“咳咳……”假咳两声,打断了月出的妄想。

喜欢这花痴是没有出路的,所以她绝对不能让月出肆意沉沦。

一旁看着的李玄却又有了另一番理解,当即碰了碰杨墨白的手臂。

“墨白,你给付兄画一幅,我给月出姑娘画一幅,我们看谁画得让对方满意,如何?”

李玄的提议,让付其花灵光一闪,想起就整日跑出来,却没给杨老太看过什么证据。今日正好,画完回去又可以将杨老太好好哄上一段时间,当即点头。

杨墨白却黑着一张脸,说什么都不吭声。

“也对,小白一介武夫,怎么可能会这些文人的东西……”付其华摇头叹息道。

“看来,公子说的四肢发达是真的了……”月出不知其中意思,竟真有些落寞的低声说道。

付其华忍着笑意,看着杨墨白 虎着脸,将画板抢了过去,她随即来到船尾处站好。

烟花三月,一抹桃红染了江水,一缕相思点了春色。

付其华站在船尾处,渐渐的被两岸景色所迷。

另一头,杨墨白也由起初的不乐意,渐渐的沉浸在作画中。

当两人终于抬头,月出立刻兴冲冲的奔了过去。

不得不说,皇帝不愧是皇帝,笔法华丽大气,画中的月出平添了几分贵气。

再看杨墨白的画作,虽只是简单勾画,却是相当传神,付其华的从容立刻就表现了出来。杨墨白并未描绘船尾,直接就让她立在了江面上,身旁片片红色花瓣点缀,看似她由江中来,又添了些飘逸之感。

付其华本想借机取笑一番,却没想到只第一眼便被画中人吸引。

好吧,算是她自恋吧,她怎么感觉,画上之人虽然穿着男装,却是那么美?

付其华的反应尽数落在杨墨白眼中,背脊上再次袭来凉意。只有他自己知道,在作画的过程中,他故意将付其华表现得女气了点。

却没想到,付其华竟然一点意见都没有,还一副十分满意而且陶醉的摸样?

心中抱着的唯一希望破灭,他只能悲惨的接受她真的是断背的事实……

但是,你的目标,可不可以不是我啊。

杨墨白的苦,正如这滔滔江水般无穷无尽,无处倾述。

“不错不错,谢谢小白,画工不错。”付其华拍了拍杨墨白的肩膀,然后腆着脸再次要求:“可不可以把我名字的那一句诗提上,顺便在落款处写上你的名字?”这样子,证据就更充分啦。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墨白,难得付兄如此赏识你,你就快点吧,天色也不早了,付公子也该回府了。”

李玄知道杨墨白已经处在了爆 发的边缘,当即提笔放在他手上催促。

付其华满意的看着手上的作品,脑中再度快速旋转,一抹得逞的笑意不由展露。

……

“我真是受不了了,那付其华本根就是断背,每次她一靠近,我就一身的鸡皮疙瘩。”

走在路上,杨墨白一直在自己身上拍,似乎沾了什么脏东西一般。

“怎么会呢?那一定是你的错觉,没见人家付兄身边总是带着一个小姑娘么?”李玄这是明目张胆的睁着眼睛说瞎话。

而此时,两人话中的主角却是苦着一张脸坐在临江茶楼上,在她的面前,正放着杨墨白给她画的那一张画像。

而她的周围,赫然站着每日都在此谈天的文人们。

“啧啧,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复荣将军竟然是断背。下次啊,见了他一定要躲远远儿的。”

“怪不得每日都到这儿来等付公子,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付公子,你可要小心啊。”

“没想到付公子俊逸非凡,连男人都痴迷。不过,嘿嘿,这可未必是一件好事儿。要知道,复荣将军武功高强,要是想来硬的……嘿嘿。”

“怪不得那日付公子从宝月楼里惊慌跑出去,原来是被复荣将军吓到了。”

月出一张脸难看无比,恨不得拉着自家小姐回将军府里关着。

这谁娶了他们家小姐谁倒霉啊。

有人故意这样陷害自家相公的么?这天底下,恐怕只有他们家小姐做得出来。

付其华收起画像,示意大家安静。

第三十一章 江中倩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