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巧解阴谋

  “小六,来,坐这儿。”

杨老太对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坐在身旁。付其华当即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了上去,大有当家主妇的气势。

除了一房,其余几房的人面上皆闪过不悦之色。只是,尚未与将军同房之事已经说穿了,坐在冷板凳上,几人也没立场表示什么。

“好了,小二,说说吧,是什么事儿,让我把大家都招来。”

杨老太话音落下,就见二房站了起来,福了福身。

“婆婆,是小二失职,本来,这事儿是不该声张的。丢了钱,小二自己掏出来填上就好了。只是,只是,呜呜……”二房尚未说出什么有营养的内容,却先呜呜的哭了起来,让付其华不由蹙眉。

杨老太一怔,忙问是怎么回事。

众人劝了许久,二房才止了哭势,但仍不住的抽泣。

“你说,什么钱丢了?”杨老太沉声问道。

二房擦了擦眼泪,这才徐徐将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今日是将军府各项出入结算之日,掌管财政大权的二房一早就将所需付给各处的银两准备好了。谁料到,她不过是临时上了一趟茅厕,回来银子却不见了。

“呜呜,都是我的错,我太大意了,本来小二不想声张的。只是,只是丢失的银两数目太大,小二娘家又是小户人家,实在没法填上……”

付其华挑眉,知道事情肯定还没完。

下一刻,便听得三房疑声问道:“今日我见六妹的丫头在账房内,不知是否是那时丢的……”三房说着,慌忙看向付其华的方向:“六妹别误会,姐姐心直口快,没有恶意,只是想知道银子丢的确切时辰,所以……”

付其华笑了笑,当下便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当即摆了摆手:“不碍事,找到银子要紧。”

听说账房丢了银子,月出一脸惨白,紧张的拉着自家小姐的衣摆。

付其华轻轻在她手背上拍了拍,示意其稍安勿躁。

自己的丫头,她还不了解?

“不是不是,那时我要上茅厕,就让经过的月出帮忙看了一下,不是月出拿的……”

“那究竟是什么时候丢的?”杨老太一手重重的在桌面上一拍,问道。

穷苦人家出身的她,最容不得的就是偷鸡摸狗之事。穷人也要有穷人的志气,更何况其人还是府中之人,这不是挖将军府的墙角么。

“我从茅厕回来,就让月出回去了,那时候月出手上只有给六妹的早餐。可是,可是,等我拿出账簿想要将账再对上一次的时候,却发现银两不见了,呜呜……”

二房又是一顿凄惨哭泣,本就让人烦躁,偏偏四房那里还窃窃私语,不由再度让杨老太震怒。

“你们两个嘀咕什么?”

一声叱喝,让四房停止了议论,却看向付其华,一脸的为难。

“姐姐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无需避讳什么。”付其华轻放下手中的茶杯,轻声说道。

“不是我要说,是春桃说看见了什么……”四房说着,看向一旁的丫鬟春桃。

在老夫人逼问之下,春桃这才徐徐说出:“今日一早,两个看门小厮去总管处听训,就让我在门口站了一小会儿。那时候,我就看见月出拿着一大包东西,给了在门口等候的男人……”

“小姐,我没有。”

月出当即跪了下来,一双眼睛早已红肿,可见从刚才一直都在流泪。

春桃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付其华早就知晓了众人的意图。

“你们的意思,是月出拿了这个月的银子,给了一个男人?”

众人演了半天的戏,想表达的不过是如此短短的一句话。

看着慌忙摇头的几人,付其华心中却是不住冷笑。

看来,自己给二房的教训还不足以让她明白一些道理。

“不过,如此听来,月出的嫌疑的确是最大的。小六,你有什么看法?”杨老太沉吟半响之后,转头看着付其华问道。

付其华却是看向二房的方向,只见她脸上虽挂着泪痕,却有一种难掩的得意之色。

“那些银子,就是这个月所用的银两吗?你确定?”付其华如此问,当真是无礼至极,二房双眼一热,再度嘤嘤咽咽抽泣。

也就在同时,付其华已经利用读心术知道了真相,当即一声冷哼。

“婆婆,月出从小与我一起长大,她的为人我了解,在娘家时都是安分守己老实本分。小六怀疑,月出是被人冤枉的。”

付其华看向杨老太,眼中透着一抹坚决,倒是让一直以为她柔弱可欺的杨老太一愣。就见杨老太婉转一笑,问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月出是被冤枉的?”

付其华站了起来,盛气凌人,眉宇间自有一股英气,更透着十足的自信。此时的她,不自觉的将自己的本性表露了出来,让老夫人双眼一亮。

付其华翻看着账簿,一把算盘敲得啪啪响,到了最后,却是蹙眉。

这账簿没有问题。

但是,她明明就看到二房说:“家里的小饭馆,就当是那日你陷害我的赔偿。”

从此话中,就已经可以推断出二房是拿了银两给娘家开小饭馆了。可是,这账簿上,为何丝毫问题都没有?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付其华一个人身上,杨老太也看着她,就等着她说出一些什么来。

眼下,她算也算了,对也对了,却是没有一丝纰漏。

“六妹,你说账簿有问题,现在,可看出问题来了?”二房仍然红着双眼,只是,眼眸深处却透着一抹得意之色。

付其华心中面色镇定,开始梳理从一开始到现在的所有细节,却没有发现不对之处。

月出在一旁看得着急,一张脸一直惨白无比,双手相互绞着。此时,她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付其华身上。

然而,付其华却一时想不出哪里不对劲来。

正当无计可施之际,一直都不说话的一房却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来到付其华算账的桌子前,轻翻开账簿。

“二妹的字真漂亮,几年下来,字都没变过,真是赏心悦目……”

只是轻轻的翻开,说了这么一句,便又回到了座位上。

付其华看了她一眼,目光又落回账簿上。

“姐姐说笑了……”被人夸赞,二房腼腆一笑,面上得意之色更胜。

付其华站了起来,拍了拍手,面上带着盈盈笑意。

“婆婆,姐姐记账的本事可真高,您瞧,这账簿都两年了还这么新,连笔迹都是一气呵成,没有停顿。”

付其华说着,慢条斯理的翻开账簿,页面干净不说,更是崭新不已。

一切,昭然若揭。

二房的脸唰一下变得惨白无比,呐呐的看着账簿。

“怎么回事?”杨老太一拍桌面,恶狠狠的瞪着二房。

“婆婆恕罪,前几日,前几日小二不小心将账簿弄湿了,所以,所以就重新换了一本。但是,账簿的内容都是真的。”

“湿了,姐姐还能看见上面记着的是什么,那么,何必要换一本呢。既然如此,姐姐就把弄湿的那一本拿出来比对一下吧。”

付其华不给杨老太说话的机会,当即逼问道。

二房看向老夫人:“姨妈,我们,我们现在不是寻找丢失的银两下落吗,既然账簿没有问题……”

“谁说没有问题?姐姐,还是请你将账簿拿出来让大家看一看吧。”

竟然敢把主意打到月出身上,当真是要给她点厉害瞧一瞧了。

心里想着,面色也更加的凌厉,着实将二房吓得不轻。

“六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姐姐把账簿弄湿已经很难过了,你还这般咄咄逼人。难道,就因为要袒护自己的丫鬟,而伤了姐妹之间的和气么?”三房站了起来,脆生生说道。

“是啊,现在是银两不见了,咱应该先找到银子的下落才对……”四房也跟着站起来说道。

付其华再度一笑,转过身,看着杨老太:“婆婆,您说呢?”

“事关重大,小二你把旧账簿拿出来,不然,别说小六不服气,我也觉得有问题。”杨老太说道。

“可是,那日账簿湿得严重,我见字迹模糊已分辨不清,抄了新账本之后,我就随手丢了……”二房呐呐的说道。

“刚才我就说妹妹的字漂亮,分辨不清的情况下,还可以抄出新的来。家里的账簿让二妹管着,当真是让人放心。”许久不说话的一房再度开口。

二房这了几声,不知该如何应答,然而,杨老太的脸色却难看了起来。

“婆婆,我看,还是让人找出旧账簿来要紧。这月出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仅凭几张嘴,就被人认定她拿了银子。我怕姐姐也会像月出一样,糊里糊涂就被我们说成是做了假账。”

随着杨老太的一声令下,管家随即带着家丁丫鬟们来到账房。几番搜寻之下,没有账簿的踪影,一行人再度来到二房的院子中。

经过一房身旁,付其华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对方也正好抬头,都看到彼此眼中的笑意。

当管家拿着几本账簿前来,二房再无抵赖,只说是丢了银子,怕被处罚,所以才会想了如此损招。

“哼,自己失责不说,还想嫁祸他人,小二,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老夫人看着跪在中央的二房,想起前几日付其华才进门她就找麻烦,心中当真是厌恶。

“只怕是姐姐家里有需要,迫不得已之下才会想到拿府里的钱吧。若是有难处,与将军说,定然可以得到解决。但是,嫁祸给月出,实在是让人伤心啊……”真相大白之下,月初松了一口气,付其华也整颗心都放了下来。

第三十章 巧解阴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