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心有戚戚

  另一头,看到杨墨白的反应,付其华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哈哈哈,大花痴,想起悲惨往事了吧?

洗好了外杉正往回走的李玄,正好看见付其华一脸诡异的笑,与之相反的是杨墨白惨白的脸。看向月出,对方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想起杨墨白的担忧,莫非,是真的?如此看来,杨墨白是注定了要为黎民百姓而牺牲了。

为了能让付其华为朝廷效命,他已经决定了,将杨墨白赐给付其华,任凭他处置。

“付兄对入朝为官与有何看法?”

付其华收回恶作剧成功的愉快心思,暗自思忖李玄话中的意思。

难道,是想让自己入朝为官?

她付其华果然是人才一个啊,瞧瞧,人家皇上亲自开口啊,这是多大的荣耀啊。可惜……

她是女人啊。

自古以来,巾帼英雄不少,但是没有一个是好下场的。再说了,她对当官儿没兴趣。最重要的是,她老爹也当着官儿呢,哪天在朝堂上碰见了,那……

虽然她也很想在朝堂之上一展雄风的说……

“仕途多坎坷,在下有心无力……”

“付兄,可否借一步说话?”李玄突然打断了付其华的话,说道。

怔了一下,看向杨墨白,暗道还有什么话不能让他知道的。

杨墨白盯着付其华的背影,想到如果她也听了李玄的话入朝为官,那么……他还有好日子过么?

“付兄,想必已经知道李某的身份了吧?”

“草民叩见皇上……”

李玄将付其华扶了起来,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既然知道朕的身份,付兄就不必作仕途坎坷这等担忧,朕保证,只要你尽心尽力为国家效力,朕绝对不会亏待你。而且……”李玄若有所思的看着付其华,面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意。

“而且什么?”付其华心里一突,难道他看穿了什么?

“复荣将军随你处置。”李玄拍胸脯保证道。

夕阳的余晖拉着长长的影子,付其华背着手哼着小调往将军府走去。

“小姐,今天怎么那么高兴,李公子跟你说了什么?”

月出看着一步三得瑟的付其华,追上前好奇问道。

付其华得意的嘿嘿两声,遂将李玄的身份及其说的话告诉月出,月出惊得掩着嘴,愣在原地。

“小姐你就那么值钱么,能让皇上拿复荣将军来换?”

付其华狠狠的敲了一下月出的脑袋,嘟嘴不满的咕哝:“什么叫值钱,一个人的才华是无价的,你家小姐我满腹才华,难道不比那只会打仗的杨墨白强了许多?”

啧啧,皇上不愧是皇上啊,果然有眼光。知道她看杨墨白不顺眼,他就说任由她处置,哼哼,杨墨白,等着接招吧。

月出看着得意洋洋早已不知南北东西的小姐,咕哝着人家复荣将军可比那些书生强,都把你名字猜出来了呢。

不过,她料想纵使说出这一条证据来,小姐也会说那不过是巧合,瞎猫碰到死耗子之类的话来糟蹋复荣将军。所以,她还是别提出来了。

只是……想到皇上竟然默许了让小姐放开手整复荣将军,这……

哼着小调儿回到自己屋里,付其华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天边明月高高挂。

新来的丫头从杨老太那里服侍回来,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主人离府已经大半个下午了。

杨墨白跨进生玉轩中,一如既往的,屋里已经熄了灯,今日却有丫头守在门外,领着他进了屋。

“给将军更了衣就出去吧,灯就不用点了。”

丫头应了一声,就这窗外的微弱月光,很快便替杨墨白更了衣。

杨墨白挑眉,暗道长得不好看的姑娘也痛苦,整日不敢面对自己的面容,就连在丫鬟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好在对方还有自知之明,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巴望着他。这一点,倒是让他很是放心。

只是,想起下午在野外发生的一切,杨墨白就一点睡意都没有。按照皇上器重付其华的程度来看,他想躲着他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想起他就头疼啊。

听着耳边传来的叹气声,付其华心中偷笑,自然知道他所烦恼的是什么。当即,不耐的咳了一声:“将军若是还不困,就到书房看书去吧。”

别在这里影响我的睡眠。

说完,当即转过身去,将被子都卷到了身下。

哼哼,在外被我欺负,在家里还是被我欺负,杨墨白,你就烦恼吧,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嘿嘿。

正得意着,却不见杨墨白起身的声音,当即转过身,却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想到今日的读心技能还没用,可不能浪费了,当即就又用在了杨墨白身上。

“这丫头怎么会对我如此冷淡,难道是知道自己的容貌不可能让我看上她,所以故意这样来引起我的注意?”

看到这里,付其华差点呕死。

这家伙,真是无时无刻不在犯病。他以为他是谁啊,凭什么就得看上他,还千方百计引起他的注意?

这家伙太自以为是了吧?

心里气愤的将他数落了一番,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就让他看冷脸看到底。

“看什么看,没见过丑女啊?不睡就去看书,别在这里唉声叹气的。”恶声恶气的低吼了一声,彻底的将被子都抢了过来,全卷在自己身上。

哼,让你自以为是。

杨墨白挑眉,看着自己身上空寥寥一片,顿觉这姑娘直接得讨喜。

“她们都巴不得我留在她们身边,你却好像不怎么喜欢我呆在这里啊。”摸着下巴,杨墨白饶富兴味的说道。

付其华哼了一声,暗道你终于看出来了,也只有那些没眼光的姑娘们才会巴着你。

“我们两个人根本就不认识,突然睡在一起不是很奇怪吗?”她找了一个比较现代的理由说道。

对于身为古代人的杨墨白来说,这种理由定然是十分不可理解。

果然,就见杨墨白轻轻一挑眉,有些意外的看着她。

付其华带着怜悯的目光看向他,摇头。

你们啊,永远都不会知道什么叫爱情。整日就知道多娶几个小妾来充面子,却不知道两情相悦的美好……

想着想着,却陡然鼻子一酸。

她曾经也向往两情相悦,到了后来,却又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两情相悦的存在了。

其实,可怜的是自己吧。

明知道有这么一个东西存在,却不曾得到过,到了如今却不相信有这东西存在了。与其知道有这个好东西存在却得不到,还不如一开始就不知道来得好。

就好像二房她们,整日就为了正妻的位置勾心斗角,千方百计就为了爬上他的床。没有过多的奢求,不懂什么叫做情爱,只要一生荣华就可以满足。

无知也是一种幸福。

“怎么了?”尽管隔着一层面纱,他却依然可以看出她方才的眉飞色舞,但也仅仅是一瞬间,便又落寞起来。

付其华摇了摇头:“人生不曾遇知己,多少有些失落而已……”

杨墨白心神一动,想起自己那日在溪水中的想法。

“要怎么样,才不会觉得失落呢?”

杨墨白的话,正勾起付其华不曾表露的内心。看了他一眼,她决定今日给他一点福利,上一堂课。

“自然是当你遇到这么一个人,看到他时你会由心的喜悦,你的一颦一笑都只为他展露。在他面前,你不用矫揉造作,不用提心吊胆,可以做最真实的自己。同时,他看到你,觉得你从上到下由里至外,都是最好的……”

说着说着,付其华的声音渐渐的小了起来,到最后停住,只一脸向往的看着窗外。

却未曾注意到,杨墨白内心起伏的狂澜。

“若想碰上这样的人,实在是太难太难……有些人穷极一生都不可能如愿。但是,心存希望总是好的。”

付其华拍了拍杨墨白的肩膀,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给予慰藉,然后……蒙头大睡。

杨墨白怔怔的看着她,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想起她惨不忍睹的一张脸,又想起她那一句话‘觉得你从上到下,由里至外都是最好的’。眼前这人是决计对不上那一句话,最后,只能摇头叹息。

人生寂寞啊……

夜,在杨墨白的感叹中悄然而过。

“小姐,今日还出府吗,听说江边的桃花都开了,江面上都是花瓣,泛舟而上,可美了。”

月出一边给付其华梳头,一边问道。

“你这小妮子,整日就想着出府出府,上次我叫你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娇嗔的瞪了她一眼,付其华问道。

月出吐了吐舌头,暗道就算是我不说,你也会出去的好不。心里如此想着,面上还是规矩的将自己打听的到的情况说了出来。

“将军的第一房小妾据说是老夫人从老家带来的,家里爹娘死得早,老夫人看她可怜,就让将军收了做小妾。二房和三房都老夫人的远亲,将军被封了将军之后才开始来往的。自从她们来了之后,一房就开始整日礼佛,不问是非。府中的财政大权,掌握在二房手里。四房和五房分别是张大人和李大人的女儿,都是奔着将军夫人的位置来的。”

付其华哼了一声,暗道谁不是奔着将军夫人的位置来的,她老爹打的应该也是这个主意。

正想问问几人的性格以及平日的作风,门外却传来丫鬟的传唤,让两人到杨老太房中。

两人到了杨老太房中,其余五房皆已到场,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气氛却是有些诡异。

第二十九章 心有戚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