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实属巧合

  “你过门的第一天,墨白就跟我说过,说是希望你每天都可以睡得晚一点,不必大清早来找我请安。哎,这些都是大户人家的规矩,搞的我一大早就要起来。说实在话,我一点都不希望她们找我请安,她们不累我都累。”

杨老夫人的话,惹得付其华扑哧一笑,心中对她又亲近了几分。

因为要装着脸疼,付其华不敢多说,却是杨老夫人,竟然将自家的往事都抖了出来。

原来,七年前,她还和杨墨白呆在一个小村子里。杨墨白跟随附近道观里的道人习武,她做着卖猪肉的生意,日子清贫却也安乐。

直到有一天,杨墨白在从道观回来的路上碰见一个受伤的年轻人被几个黑衣人围攻。顺手将那人救下,却没想到那人竟然是太子。

一番血雨腥风,太子顺利登上皇位,杨墨白也成了宫里的带刀侍卫。杨老夫人没有什么奢求,就是希望杨墨白能有出息,光宗耀祖。第二个,就是能给五代单传的杨家开枝散叶。

七年之后的如今,杨墨白已功成名就,也算是对得起列祖列宗。唯一遗憾的是,娶了六房小妾,却没有一个能给他生个一儿半女。

“华儿,只要你能给墨白生个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一定让墨白娶你为妻,绝对不委屈你。她们那些人,整日就想着排除异己,成为墨白的正妻,却没有一个将心思真正的放在关心墨白身上。”

怪不得杨墨白明明就不行,却还要娶那么多小妾。其中或许也有欲盖弥彰的成分在,但是更多的,应该是不想让杨老夫人失望吧。

她也没想到,自己假意的几句关心,顺手的一块红烧肉,却让杨夫人心中默认了她。可是,她本无心成为任何人的妻子,更没想过为谁生个孩子。

她是凤凰,注定要在天上飞,而不是为了某个人牵挂一生。

付其华看着杨老夫人一脸真诚的摸样,不知该如何作答。就凭老夫人今日一番话,她就决定了,一定给杨墨白找个好大夫,好好的治一治他的无能之疾,免去他面对小妾抱着一个儿子,却不知该如何拒绝的尴尬。

另一头,回到房中的二房,一边哼哼哈哈擦着伤药,一边将今日之事如实说出。三房听了,不由觉得胆寒。

“这么说,这新来的六房才是最狠的角色,我们都被她天真柔弱的外表给骗了?”

二房一边捂着脸,一边点头:“这次我们真的是吃了哑巴亏了。不信你问她们两个,扇了几次都扇不着,我才上去揪住她的头发,都没动手,老夫人就来了。”

说着看向两个丫头,两人纷纷点头。

“这一次就当是个教训,咱必须好好商量商量,如何才能除掉她……”

昏暗的房间里,有些事情在蠢蠢欲动。两人都不知道,她们选择了一个最不该选择的对手。

天边一抹斜阳,又过了一日好景。

以脸受伤为名,挂着养伤的牌子,她却带着月出又来到临江茶楼。

以往,她都是下午来,晚饭时间就走。然而,今日三月三庙会,赏花灯,猜灯谜,她说什么都要来凑一凑热闹。

为了方便,两人今日都是男装打扮。来到临江楼,小二立刻就认出了月出的女扮男装。

“月出小姐穿起男装来,比楼上那些书生还俊俏呢。只是……”

小二看着两人,迟疑到。

“只会什么?”被人夸俊俏,却还有只是,如何要得。

“只是,没有你家公子俊俏啊,哈哈。”

看着小二转身离去的背影,付其华得意的一开折扇,漫步上楼。月出咕哝着,说自己本来就没小姐漂亮,两人都是女扮男装个,她如何能比她俊俏?

才上了二楼,就正好碰到要下楼的李公子。见了两人,李公子当即一喜。

“本以为今日又不见你,正想回去,没想到你来了。”李公子说着,立刻吩咐随从倒茶。

“李公子等在下,是有何事?”对于这个人,付其华却是不想多做交集。

要知道,对方身份非凡,在他面前说话行事都要谨慎几分,煞是磨人。

李公子一番寒暄之后,这才说明自己对于那未曾猜出的名字,很是在意,今日想再猜一次。

“李公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当日我们可说好了,每人只能猜一次。”付其华淡淡的说道。

李公子先是一愣,看付其华脸色不似说假,沉吟少许之后说道:“那如果我找没猜过的人来猜呢?”

点了点头,看向他两个随从,暗想如果是这两人猜出来,老娘也认了。

就见李公子与随从耳语一番,对方点头,当即离开了茶楼。付其华也不在意,看着夕阳西下,江面粼粼波光随着船只荡漾,自有一番闲情逸趣。

初春的太阳一落,天色便很快的暗了下来,不多时,街上便点起了花灯。

“付公子博学多才,我想猜灯谜定然不在话下。”李公子又开口道。

付其华嘴角一勾,一抹淡笑便足以显示她的自信。

此时,李公子的随从已经回来,点了点头,就听楼梯口再度传来脚步声。

对面喝茶的月出突然噗一声,将嘴里的茶喷了出来,一脸惊恐的望着她身后。

转过头,看到那个挺拔的身影,不由一阵恍惚。但是,想到对方定然无法认出自己,随即也恢复了正常。

对方先是对着李公子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她与月出。

于此,她便已经肯定了李公子的身份。

“当日,就是你说我空有发达的四肢,却什么都比不上你家公子?”杨墨白的目光,最终落在付其华身上,似乎真要做一番比较一样。

月出收敛了心神,这才点头。付其华则抬起头,与杨墨白直视。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对战无数次。

心高气傲的她却成为了他的小妾,如此弄人的造化,却不得不让她屈服。然而,碍于现实的屈服,却捆绑不了她一颗不甘的心

所以,当她对上他那挑衅中带着不屑的目光的时候,就决定了此生定要将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莫非,将军除了四肢发达之外,还有其他的优点?”付其华清冷的声音问道。

却见他牵起嘴角,未再开口,只是坐在她对面,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嘿嘿,大家都认识,那么就不用我介绍了。今日让杨兄来,是想你猜一个谜语。谜底,就是这位付兄的名字。”

说着,便将那日她念的桃夭节选拿了出来。看着纸面上工整的字迹,她在想,是不是该把它收起里,临摹一番,日后有用也说不定。

看见纸中的诗句,杨墨白扑哧一声不客气的笑了出来。付其华自然知道她心中所想,却没有任何不快的意思,只是看着他。

却见他伸出一指,在几个字之间徘徊,最后竟然在其华两字间定了下来。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这其华二字,正是整句诗的关键所在。莫非,付兄的全名,叫付其华?”

就在杨墨白抬头的瞬间,正巧对上她的眼。有一种难明的惊喜与不可置信,心中惊疑之际,她眼中便已恢复如常。

摇了摇头,只道是自己看错。

“付兄,杨兄说的可对?”李公子迫切的迎上前来,问道。

就在杨墨白说出自己名字的瞬间,付其华立刻用读心术探听他内心的想法。知道他并没有联想到自己的第六房小妾的时候,这才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在他说出她的名字之后,她总觉得有种怪异之感。

月出一颗心提得老高,一脸紧张的看着杨墨白。见他并无异样,心中不免咕哝。

莫非,你连你新娶的小妾叫啥名都不知道?

付其华的心中,也正暗暗计较着这一点。然而,对于竟然是他猜出她的名字,心中多少有些不服气。那么多人都没猜出来,这花痴自大狂凭什么就猜出来了?

所有人都看出付其华心中不爽,李公子在一旁看着,以为是两人因为月出而生的嫌隙,当即决定当起和事老。

“既然杨兄猜出来了,那么,今日就由我做东,咱三人喝几杯如何?”

付其华心神一转,当即点头:“你请客,地点我定,如何?”

李公子看向杨墨白,随即点头。

几人结了帐,跟着付其华来到街上。此时,街道两旁都已经挂起了花灯,有的付有灯谜,只要猜中,便可拿走。

一路上,付其华倒是猜了几个,让月出拿着,也算是对今日赏花灯的一个交代。

七拐八弯,几人便来到街道深处,两边多了很多姑娘对着路人摇手帕。

“自古才子多风流,看来,付兄也不例外。哈哈,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杨兄家中也有众多如花美眷,前几日又新添了一位六夫人……咦?六夫人也是付姓,付兄莫非是付成付大人家的族亲不成?”

李公子的话,在三人同时眼神一条。付其华则是心虚,生怕对方会想起自己小妾的名字。杨墨白则是认为,那是他不忍言说的伤,无法回忆的痛。月出有着与付其华同样的担忧。

“付大人?不曾交往,在下不过是随家父来京经商而已。”

付其华说着,偷偷看向杨墨白的方向。

第二十三章 实属巧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