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以名为题

  众人听闻,便移步来到窗前。窗外,冬雪方休,初春的景象只遗江边春桃。只是,一个大男人,拿这春桃作猜题,是否显得娘娘腔?

“以春桃为题,诗中之意,更是耐人寻味,付兄果然超凡脱俗。”

李公子只说了一句,便开始细细回味方才的诗句。这个时间,便又到了付其华折扇轻摇怡然自得的时间了。

对方以情诗预国情,她以情诗预名字,两相呼应,妙哉……

“我知道了,付归家。定然是你父亲年轻只是经常夜不归宿,你娘亲特地给你取了如此名字,好提醒你的父亲……”

付其华直接一脚踹了过去:“你爹才不归家呢,没文化,一边儿去。”

“我知道,我知道,付子归,此名甚雅。”另一人上前说道。

付其华直接摇头。

“莫非是付夭夭?”此名一处,众人哄笑。

付其华再度一脚踹了过去,外加一连串的白眼。

紧接着,又有人开口,付桃之,付灼灼,付室家,什么的都有,然而,却没有人猜中。又因为每人只有一次机会,此刻,都眼睁睁的望着李公子。

他是唯一一个还没有开口的人。

就见他提笔将十六个字都写了出来,众人跟在他身后议论,然后又各自组合猜测,却是一直不敢开口。

付其华看在眼里,乐在心上,感觉周围总算安静了下来,随即闭目养神。

这就是她为何总喜欢来这里的原因,一旦自己出了什么谜题,他们总能沉默想好久,自己也可以安静许久,慢慢享受其中的恬静书卷气。

月出知道自己的小姐满腹诗书,随便一出口,便可难倒这满楼的人。每当此时,站在她身边,她都觉得十分有面子。

因为是最有一次机会,所以众人都格外小心,因此猜测也多了,反而无从说起。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李公子这才从桌案上抬起头。

“莫非,是之其两字?”

看着李公子小心翼翼的摸样,付其华实在是不忍心告诉他事实,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众人叹息,付其华却在心里笑得开怀。这一场猜名活动就此落幕,众人惋惜,她内心里也不禁有些失落。

她从不相信什么爱情,她只知道自己活得开心就好。然而,有时候想起来,没有一个‘于我心有戚戚焉’的人,不免有些落寞。

从茶楼回来,在路上一直蹦蹦跳跳的她却是突然一顿,停住了脚步。

“公子,怎么了?”月出疑惑的看着他。

付其华摇了摇头,只是定定的站着,等待对方主动出现。

“咳咳,付兄还真是固执,李某人只不过想知道付兄是谁家的公子,好推断出名字而已。看来,在付兄面前,作弊也是不行的啊……”

却见墙角出,李公子轻摇折扇,身后跟着两个家丁,面上带着一丝尴尬。

“李兄,作弊可不是好行为。”

付其华说着,拉着月出就走,脚步不禁快了许多。

七拐八弯之后,已经偏离了原本的路线,却是让付其华甚是得意。

此时,相距两人三条街远的李公子面前站着自己的随从。

“主子,跟丢了。”

“此人倒算是个人才,回宫之后,替我好好查一查是谁家的公子。”

李公子说完,折扇一收,三人往皇宫的方向走去。

回到将军府时,正好是晚饭时间,两人从新拆的小洞钻了进去,顺利的回房,才换好衣服,就听到丫鬟通报说去前厅用餐。

生玉轩的大红花已经被拆了下来,新婚之感顿时消失不见,让她只觉得不过是换了个地方吃饭而已。

“幸好那花痴都不回来吃饭,不然我看到他肯定吃不下。”

第十九章 以名为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