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爱,老公!

深度爱,老公!

雪香凝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

  楔子

夜!

黑漆漆的天幕被闪电劈开了一道幽深的口子,没有预兆的,初夏以来的第一场雨从天空倾斜而来。

“求你……我求求你放我进去吧……”苏家大门口,一名三十左右岁的女子跪在那里,卑微的祈求着:“哪怕只叫我见一面也可以……求你帮我跟老爷说说情叫我进去吧……”

苏家的管家穿着黑的管家服,打着雨伞看着跪在眼前早就已经被雨水淋得全身湿透的人,一脸的无奈与为难:“你走吧,老爷是不会见你的!”

“不……他怎么能够这么残忍的对待我们母女……再怎么说孩子身上也留着文轩的血……”她苦苦的哀求着,希望老爷能够顾及一下孩子,就算再怎么对自己怨恨,自己也不怪他,只希望他能可怜一下孩子。

她的一翻话语,对管家有着几分触动,可是……他真的是有心而无力呀,最后说道:“你走吧,以后都不要再来了,老爷是不会见你的,至于孩子……“

管家看了看身后那个穿着已经旧掉的裙子,梳着马尾辫,闪着清澈的丹凤眼的小女孩,说到:”老爷说了,苏家的血脉只有一个,那就是夫人的女儿,其它的都是野种,苏家是不会承认的!”

一句话让小女孩的眼底某种情绪一闪而过……

随着大门关闭的咣当声,女人跌坐在地上,咬着嘴唇,任凭雨水拍打在身上,与眼泪融合在一起。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不……不能这样……”女人跌坐在地上痛苦的呢喃着。

雨!

在不知不觉间渐渐的变小了,拍打在树叶上发出莎莎声。

女人一手撑着一把破旧的雨伞,一手牵着自己的女儿,在马路上走着。

她的眼神呆滞,涣散,却带着无尽伤心与绝望。

小女孩牵着她的手,边走着,边抬头看着她。小女孩已经记不清楚这是自己第几次跟着妈妈去那里了,更记不清楚被人赶出来过多少次。也不知道为什么妈妈那样的执着。

母女二人继续在路上走着,没人知道女人心里在想什么,就这样安静的走着。

女人突然停住脚步,将女儿带到一个花坛边,将雨伞交给她,又溺爱的拍拍她的脸:“在这里等着妈妈,我去给你买蛋糕,回来妈妈就带你回家!”

“嗯!”苏杭接过雨伞懂事的点点头。

小苏杭看着妈妈像马路对面走去,一直盯着她的背影。

“嘀嘀———————”汽车刺耳的喇叭声充斥着耳膜。伴随着一阵急促刺耳的刹车声,一名女子被汽车撞的飞了起来,最后摔在了湿沥的马路上。

血,和着路边的积水留着,像是一条鲜红的小河,在雨夜里刺痛了眼……

“妈妈……”小苏杭看着躺在路上的人,呓语般的呢喃,眼眶中一滴泪滚落,带着伤心与绝望。

晚风吹走了血液的味道,就只剩下花坛边的那把破旧的雨伞随风摇曳,那般的脆弱,无助。

………………………

阳历七月,最美的仲夏。

朴实的乡下人,安逸的生活着,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村口,坐着一个小女孩,她每天都坐在这里,眼睛一直看向远方,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喂,你每天都坐在这里干嘛?”一个长得高高大大的男孩带着几个与他同样年纪,却比他矮瘦一下的男孩走进她样子很不友好。

苏杭抬头看了一眼他们几个人,便继续看向远方,完全没有把他们当回事。

“喂,我在跟你说话,你没有听到吗?”个子高的男孩继续对她说话,可小女孩依旧不理他。

“我们老大在跟你说话,你是哑巴吗,怎么不回答?”另一个小男孩上前推了苏杭一把。

苏杭被推得坐到了地上,屁股被蹲坐的很痛,她看了大家一眼,从地上站了起来,依旧不吭声。

“原来真的是个哑巴!”几个男孩哄笑起来。

其中一个男孩说到“我妈说了,她和她妈妈一样都是没人要的人。”

闻言,苏杭终于有了反应,用眼睛瞪紧他们,眼底泛着淡淡的怒气。

“看什么看?没人要的野孩子。”另一个男孩不屑的说到。

“我妈还说,她妈没人要,是个怨妇,她现在也没人要,是个小怨妇!母女都是怨妇,都没人要!”

“她不只是怨妇,还是个野种,是个没人要的小野种!真不知道她每天坐在这里干嘛,活该你没人要,活该你妈死了……”

“你们不许这样说我妈妈!”苏杭突然像他们扑了过来,用力的掐住了那个为首男孩的脖子:“你说呀,你说呀,你再说呀……看我不掐死你……”

她能够忍受别人说自己,却不能忍受别人说妈妈。

“唔……你放手,赶紧放手……”男孩用力的挣扎着。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说我妈妈,我妈妈没有不要我,她没有……啊——”苏杭被男孩的一脚踹在了肚子上。

胖男孩趁她愣神的功夫,挣脱了她,从地上爬了起来,吩咐道:“给我打……”

其他人边都像苏杭动手,苏杭被他们打的在地上打滚,却依旧一脸的倔强。

胖男孩气喘呼呼的对着被打的苏杭吼道:“都说了,你妈死了,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不,她没有死,她会回来了……”苏杭大声的反驳,始终不愿意接受事实。

“住手!”突然一声很有气魄敢的声音响起,大家住手,就看见一名穿着贵气的男孩站在那里。

他用力的推开所有人,从地上将苏杭扶了起来:“没事吧!”

苏杭看着眼前的男孩,差不多比自己大七八岁的样子,却有着大人一样的气魄,她摇摇头:“没事!”

男孩用着与自己年龄根本不符合的犀利眼眸,看着他们冷冷的说到:“以后不准在欺负她,不然……”

大家都被他那可怕的眼神和别样的气魄震住了,赶紧落跑:“快走……”

见人都走光了,男孩恢复了温婉谦和的态度,对着苏杭关切的问:“你没事吧?”

苏杭摇头:“没事,谢谢!”

“就算你打不过他们,也要与他们对抗,就像你刚刚为了捍卫妈妈的尊严,可以跟他们拼了,但你为什么就不能为了自己而背水一战?在这个弱肉抢食的社会,只有让自己变得勇敢才能不被人欺负。”很难想象这样的一番话竟然出自一个十几岁孩子的嘴里。

小苏杭只是看着他平静淡然的脸孔,幼小稚嫩的心灵,那么一瞬间竟然被触动。

他又说:“每个人都有执着于自己的梦想,但现实是残忍的,冷酷的,就算你再不愿意接受也必须承受,任何人都不能改变!”

苏杭没有说话,她低下头,眼中含着一滴眼泪,却始终不肯落下。

男孩知道她心中的想法,垂眸想了一下,拉起她的手:“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风吹得竹叶沙沙作响,竹叶的清香在空气中,清新淡然。

苏杭望着这样优美的竹林,一时间忘记了所以的不开心。

“喜欢这里吗?”

“嗯!”苏杭点头。

男孩满意的一笑说:“不要让自己沉寂在痛苦中重,要知道这个世界除了‘痛苦’之外还有很多事情。”抬头,看向前面,一笑:“等我!”

苏杭看见他跑向前面,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手里却多了一束紫色的花,递给了她:“送你!”

苏杭接过花还没来得及说谢谢,就听见有人喊:“少爷,你在哪里?”

“少爷……”

男孩听见了有人在找他,于是对着苏杭说:“我要走了,我家人在找我,你要勇敢的活下去,争取自己的幸福,我先走了,再见!”

话一说完就像叫喊的方向跑去:“我在这里!”

男孩的家里人听见他的声音很快就感到了他的位置,一名中年男子见他终于放心的说到:“少爷,我们走吧,老爷和夫人都在等你!”

“嗯!”男孩对着站在身后的人,挥了挥手变跟着中年男子离开了。

黑色的豪华轿车停靠在路边,车里里面的贵妇在看见自己儿子的时候,高兴的将他拉到了车上,吩咐司机开车。

就在车子刚刚开除不远,苏杭赶了过来,看见已经发动的汽车,她在后面追着:“等一下……等等我……”

“停下来……”苏杭继续追着。

司机通过镜子看到了车后面的小女孩:“夫人,好像有人在后面……”

“哦?”贵妇回头看了一眼,说:“不用管她,开车吧!”

男孩突然之间想到了,马上转过身,发现一直追着车子跑的小女孩,并且叫司机停车可是却因为妈妈不允许,他只能摇下玻璃对着后面的小女孩喊:“你快回去吧,你追不上的!”

“我叫苏杭,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这花是什么花……”苏杭一边追着,一边大声的喊着。

“那花叫我勿忘我……!”男孩张开双手,放在脸上,大声的喊着。

望着渐渐消失在自己视线之中的车子,苏杭站在路上,手里拿着“他”送给自己的花,她低下头,看着那淡紫色的小花轻轻的说到:“希望你也不要忘记我!”

绚丽的阳光,湛蓝的天空,那束紫色的勿忘我格外的娇艳,灿烂。

(收藏,收藏,求收藏!)

楔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