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5天下雨了

  风渊祭带着笑意清冷的声音割断雨幕传来的同时,柳子净伸在半空中的手突然猛烈的抖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收回,拢在垂着宽大的袖子里。

  一道白光在天际扭曲狂舞,映照着雨幕中风渊祭挑着笑意直直掠来的身影似一道长虹贯日,他嘴角挑着,眼眸冷清墨色深凉确实一点笑意都没有。

  人如闪电一样,快速的掠过院子里的众人,只见黑白两色的线划出完美的线性。

  柳子净垂首站在屋檐下,袖中的手腕上一根银针插入皮肤之下,刚才风渊祭撑伞掠过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拦,结果风渊祭隔着雨幕,射出一根银针精确的钉在他的手腕之处,让他真力外泄,整条胳膊没有了力气。

  整整过了七日,一向沉稳的风渊祭终于,也急了?

  院子里,靳宣和札木珠儿跟着柳子净站在屋檐下,还在争论倒是守在屋里的太子干爹比较厉害,还是舞着宝剑进攻药房的皇上驸马比较凶猛。

  “停!”战骞手里宝剑一挥,周管家带着手下奋力挖墙的众人手里动作停下,冒着细雨看同样沐浴在雨中的勇猛彪悍的战皇帝。

  “你们都退下,看大爷我今天削了这厮的房顶!”他在煜王府,并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下人护卫都当他和云无尘是王爷请来的贵客,只有周宏和清月知道他几人地位高贵。

  话音一落,四周的护卫齐齐带着自己的家伙退开三米。战皇帝带着自己的宝剑大步跨上前,对着药房里面扯着嗓子大喊。

  “里面的人听好了!再不出来大爷我就要宝剑开山,一刀把房劈成两半了!”

  声音洪亮,房顶上边缘的红瓦经不住他的吼声,掉下来一块,啪的一声裂成两半!

  “蛮子,药方在桌上,一个时辰之后我要备齐之后的药材······”众人只觉得和刚才战皇帝的吼声相比,里面的人虽然声音有些嘶哑,但是语音之中带着清淡的高贵和不容反驳的压力让人不得不按照他说的去做。

  “轰隆”一声巨响!

  战骞手里宝剑横着挥舞出去,正如他所言,房顶被削断,硬生生的被剑气震到一边,一些碎裂的瓦片砸在地上的水洼里,溅了四周侍卫一身污泥!

  “要个屁的药方!要是你能治好就不会不停的开药方了!老子今天不准你再熬药!周管家,把他拖下去!”战骞挥剑直指云无尘。

  房顶被削断,墙壁也经受不住战皇帝的一剑威力,加上先前众人挥舞各种工具上前奋力开垦,本就薄弱的墙壁现在坍塌了一半···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与断墙残垣中,一个黑衫宽松的人立在细雨之中,他神色安宁,方才巨大的喧哗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在他的身边,好像从一开始他就立在这一片残垣之中,风雨不动安如山,细雨带给他的只是一句淡淡的叹喟。

  “下雨了···”

  他如山一样沉稳的立在雨中,如风给人安静而又和煦的感觉,一头散在肩后的墨发逐渐被细雨淋湿,蜿蜒与黑色的衣衫融为一体。他面前五个药炉一字排开,雨不是很大,炉火还在细雨中挣扎努力燃烧,而他神色专注的看着面前的药炉,除了发出一句关于雨的感概之后再无一句话说出口······

  炉火燃烧,蓝色的火焰变成红色,变成淡淡的火苗,变成一阵白色轻烟,被风吹散···雨淋湿了火···

  用【收藏】和【推荐】来安慰安慰青吧···

85天下雨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