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2病危断药(1)

    天璟瑞和十三年十月二十日开始,京城连着下了七天的雨,本是秋高气爽的日子,被七日连绵阴雨淋得阴沉抑郁。长正街两边的商铺半掩着门,道路上的积水被匆匆跑过的行人一脚踏溅出污浊的水花。

  长正街临街的药铺里,一夕之间突然多了许多家丁模样的人前来问药,他们不停的拿着方子前来各家药堂取药,一日三趟,每一日的处方都不同,每一趟的药剂用量都不同。

  有晓事的人认出,那些人都是昔日裕王府的家丁,自从裕王纳妃一月之后的,府里女眷被散尽,昔日家丁被召回,府里恢复正常运作。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脾气不宜捉摸的裕王爷又早折腾什么。

  王府里成日缭绕着药香,出入府里的下人都特别的小心谨慎,大气不敢出一声,轻手轻脚的将从药堂取回来的药送进南边专门辟出的药房里,又轻手轻脚的离开。

  听进去过南边药房的人说,那里面有一个气质华贵妖魅的黑衣男子,日夜煎火熬药,可是,送进去的药材都已经足够医治好一百个人了,也不见里面送出来一碗汤药。

  战骞冒着雨从外面进来,转入后院就看见风渊祭立双眼盯着颜姒花的房间,浑身白衣狼狈的被雨淋湿,一动也不动。

  他将手里的药吩咐手下的护卫送到云无尘的药房之中,心里默默地长叹一口气,走过去拍了拍风渊祭的肩膀道:“不用担心,云无尘连你肩上的伤都能在半个月内医治好,一定也能救活她。你别忘了,他师承大智。”

  风渊祭从雨里僵硬的转过头来,双眼通红接近呆滞的问他道:“七天未出一碗汤药,七天未曾进食,云无尘他还活着吗?”

  战骞低低的撇过眼神,不敢看风渊祭七日未曾合眼的憔悴容颜,因为他知道,自己也是一样,可是语气却丝毫不退让:“你有什么资格责怪他?他每天每夜日夜不休的开药方,不断的熬药,不断的将熬好的药倒掉,只为确保万无一失的救回她!而你呢!这七天你除了站在这院子里看着她的房间,你连进去都不敢进去一步!你在害怕什么?!”

  风渊祭不回答,雨水顺着他的脸颊灌入脖子里,十月下旬的微凉的雨浇不醒他的接近绝望的理智。

  眼前的紧闭的门“吱呀”一声打开,清月端着一碗清粥走了出来,她抬头看着眼前两个浑身湿透的男人,又看了一眼烟雾缭绕的药房,红着眼垂首摇了摇,难过的哽咽道:“今日情况又差了,连粥水也喂不进去。”

  战骞狠狠的顿脚离开,一身湿衣钻进云无尘的药房里,他还要去劝太子进食,不然人还没有救,一个一个把自己折腾倒下。

  整整七日,一个国君,一个太子,一个王爷,外加一个水禤族公主札木珠儿和有三国身份的靳宣王和太子太傅,六个人对着一个躺在床上日渐消瘦,形体消陨的人,毫无办法。

  “爷,您进屋休息片刻吧,今早送了许多珍贵药材进去药房,太子精通医术,一定能让颜侧妃娘娘好起来的。”周弘担心的站在风渊祭的右后方,撑着一柄黑色的伞,雨水如瀑,一会就在四周形成数条雨帘。

  “七天了。”风渊祭抬手合上自己双眼,雨水此刻倾盆,弥漫在空气里的药味渐渐被雨水冲刷干净,一丝不留。

二更奉上,

82病危断药(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