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74宴席有诈

  太后闻言也也是一笑,和蔼的问道:“是啊,还不知道裕王侧妃身家门第呢,哪家的爹娘教出这样一个惹人爱的女儿来?本宫定是要好好给些赏赐才行!”

  颜姒花赶紧起身躬身谢道:“太后谬赞!”她看了看风渊祭,神色低落答道:“臣妾颜姒花,自幼父母双亡,幸亏城外的叔伯姨娘将臣妾抚养承认,有幸进了裕王府,得了裕王的厚爱,才有面见太后的荣幸,不然的话,臣妾现在还不知道在何处讨生活呢!”

  “可怜的孩子!”太后惋惜了一番,说道:“你以后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在宫里多走动走动,裕王平日里为皇上分担,事务繁忙,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就进宫多陪陪本宫,可好?”

  “是。”颜姒花应承下来,见风渊祭脸上没有异色,心底缓缓舒了一口气。

  她虽然和云无尘演了一番戏给昭荣公主看,但是颜姒花也没有准备单刀直入的凭借一句箴言就坐上皇后之位,再说了,这个天下女人倾羡的位置,对她来说,也不过是为了达到最后目的的垫脚石罢了!

  几句言罢,太后兴致不错,昭荣公主心情也很好,时不时的说些笑话来逗得大家开心,气氛也算融洽。颜姒花和风渊祭坐在同一个矮塌之前,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少了一个人的踪影。

  “怎么没看到靳宣?他也是皇族亲王,怎么不见他来?”颜姒花觉得奇怪小声侧着身子问道,整个殿内只有坐在上位的太后和帝后三人,坐在下位的也只有昭荣,风渊祭和她自己,整个大殿内,只有寥寥六人,其他亲王呢?

  “他非族亲,没有资格入席,其他亲王也是。”风渊祭抿了一口酒,皱皱眉头,也小声说道。

  “那你怎么有资格?你不也是亲王吗?”颜姒花扯着他的袖子追问。

  风渊祭一笑,轻轻的将身子靠近颜姒花一些,下巴就快要碰到她的肩上,他并没有立刻回答。

  两人的动作都落在了坐在对面的昭荣公主眼里,她一边逗乐太后,一边瞟向颜姒花,只觉得两人动作亲昵,心里冷笑一声,心里暗自疑惑:她说已经跟渊哥哥说清楚,那渊哥哥怎么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莫非,她在骗无尘太子?渊哥哥并不知道她的真是身份?刚才,我故意引着母后问她的身家,她没有说出实情,渊哥哥也没有怀疑···那么也就是说···

  昭荣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思维是正确的,颜姒花并没有告诉风渊祭她的真实身份,她现在还在寻找一个好的契机来证明自己的身份,要是想让她离开风渊祭的身边,自己就必须为她制造进宫和接近皇兄的机会···

  那边颜姒花偏偏头,仔细听风渊祭小声的说话,只觉得耳廓边一阵轻微的痒,他带着微热的呼吸绕弄着敏感的耳垂,他道:“太后邀请你入席,我才有资格一起用膳,夫凭妻贵嘛···”

  这种不要地位,不要颜面,太子面前依旧淡然调情的行为,全天下大概也只有身边这无耻的王爷能说出来!

  颜姒花撇撇嘴,知道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就没有正经的话,干脆将注意力转移到眼前其乐融融的几人身上,与其跟风渊祭斗嘴,还不如仔细想想怎么才能最好的从王爷侧妃成为皇后!

  “姒花。”耳边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严肃,风渊祭黑眸低垂,深深的凝视着她,他漆黑的眸子像是黑夜里明璨的星火,燃着莫名的情欲。

  “不要喝,酒里有药···”

  颜姒花一杯酒下肚,只觉得胃霎那之间焚烧起来,连着五脏六腑和身体四肢百骸,都变得灼烧无比,好热···

  ========

  诸位觉得,马车如何?嗯?你们懂的!(奸笑)不要忘记收藏+推荐+各种了,新年快乐~~!!

74宴席有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