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4有人劫狱啦

    颜姒花看着清瘦的男子被行刑,诛心之痛让她银牙咬碎,鲜血崩出,白齿红唇,蜿蜒丝丝血迹。她受过的罪,如今他重新来受,何苦?

  风渊祭,你何苦?

  何苦为了没有必要的执着倔强,生生剖开血肉,剜碎肩骨。

  只要你的一句话,风昇便会放过你,出皇宫冷牢铁狱,回王府永享安逸。

  “咦 ̄ ̄ ̄这里怎的还吊着个死人?真是恐怖极了,差点吓掉本宫的小命呢 ̄ ̄ ̄”带着笑意的声音哪里是受到惊吓的样子。绵延的嗓音宛若天外扯来一片绵云,细腻的编织成软锦,散漫而又慵懒地在空旷的牢房荡开,濡软带着酡醉的优雅嗓音瞬间让冷牢之中雾气氤氲,带着几分不真实的美妙感觉。

  宽大衣袖无风自动,黑色上好丝绸衬着雪白的肌肤,精致绝美的容颜上杏眼微垂,娇贵公子从冷牢上方的天窗里直直的落了下来。他衣袂带着白莲清香,甚是好闻,就连冷牢里千年不化的腥臭味道也因此淡淡消散而去。

  黑衫飘扬,肌似白雪,满目星光灿烂汇成魅笑一线弧度,羡煞仙人。

  颜姒花抹去嘴角的血迹,突然扬起得意的笑意。有救了!

  云无尘飘身轻轻落在颜姒花的跟前,他身子微俯,黑色长袖在颜姒花眼前一晃,颜姒花只觉得唇边一凉,似有良玉轻划而过。

  “美人儿 ̄ ̄ ̄浪费了多可惜 ̄ ̄”他食指尖上一抹猩红,纤葱一样的白净如玉的指尖轻抚自己的双唇。指尖嫣红落在唇上,双唇染血,又添上几分妖娆照人。

  “这等残忍的事情,也只有他天璟才能做的出来。你不看也罢,本宫且带着你去看我云启人儿衣袖长舞,那才当真是美煞人也!”酥软的声音早已羡煞了人。云无尘不管颜姒花的动作,长臂轻勾她的细腰,手里稍微一用力,颜姒花就到了他的怀里。

  美人在怀,就算是他国皇宫冷牢铁狱,他也觉得惬意十分。

  有人不允许!!!

  冷牢之上,一声惊雷炸开!!!

  “云无尘,你要是再不放开她!朕就去杀你老父!!毁你疆土!!!千万铁骑踏平你云启如燕京都!看你还能不能衣袖长舞歌舞升平!!!”

  能够如此彪悍而又直接的,当然只有战麟国的豪放派国君,战骞!!!

  天璟皇宫千年玄铁的冷牢被彪悍的战麟国君长剑划出整整一个四方形,“轰隆”一声,厚重的壁顶落下来,砸的牢中尘土滚滚,灰烟四起。

  颜姒花抬头看着窗外那个穿着黑金两色,绣有战麟标志的皇家便服,额角滑过无声的冷汗。战大叔啊,这好歹也是他国冷牢,关押死囚的地方,您就不能低调一点消停一点吗?

  战骞也是直直的落下来,他不似云无尘那样飘摇轻落。战大叔落下来的动静,丝毫不逊于刚才那块玄铁掉落的气势。又是一阵尘土扑溅!

  风渊祭双肩的血还在冒个不停,他脸上颜色全无。如果不是风昇先前强逼他吃下那颗药丸子,说不定早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昏厥过去。

  他此刻看着隔壁牢房里的动静,嘴角牵出一丝苦笑。原想一个人永远的霸占着她,现在看来,不管是前世还是现在,总会冒出那些高深莫测的拦路虎。

  路漫漫其修远兮,追妻之路上下左右都难矣······

  颜姒花却无暇顾及他们的心思,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一扭细腰,趁着云无尘注意力被战骞转走的那一刻,突然脸色一变,扯着嗓子大喊一声道:“来人啊!有人劫狱啦!!”

  ++++

  求打赏求鲜花求一切充门面啊~~~络青的页面光溜溜的~~奴家面壁去自我检讨~~今天三更哦~~~亲们表潜水了,浮上来让络青好好瞧瞧你们!!!~

44有人劫狱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