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5救还是不救

  “不用喊了,就算你喊破嗓子也人理你的。”云无尘斜斜的支着身子看着颜姒花,眼里光华万丈。什么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都是带着微分微醺的醉意,看似软软绵绵,却有莫名的说服力。

  “你们把牢狱都杀了?”颜姒花眨了眨眼睛,压下方才涌上心头的疑虑。看着眼前两个黑衣男子,明明都是风采出众的容貌,明明都是点尘不染的身姿,明明都是身着比黑夜更黑的衣裳。两人气质怎么都差了这么多呢?

  彪悍的更加彪悍霸道开口就是山河一颤。妖魅的更加妖魅祸世,竟然连戏子的低眸流转盼顾生欢都学上了。

  “本宫一向怜香惜玉的很,哪里会杀人呢?他们不过是耳朵不好使,听不到呀 ̄ ̄呀 ̄ ̄。”云无尘拉长尾音,黑色袖子一拂,媚眼如丝笑道:“本宫以为你还要装一阵子,哪知你连装都懒得装,看来有些人还真是让你伤透了心呢 ̄ ̄ ̄”

  战骞眼神一瞟,暗道:你是怜香惜玉,怜香惜玉把我的宫嫔小指一勾就丢进了山崖!

  “颜姒花。”虚浮嘶哑的嗓音在空中漂浮过来,若不是颜姒花一直都听着风渊祭的动静,平常人根本就听不到那虚弱的一声呼唤。

  云无尘和战骞不是一般人,自然也听到了。

  “颜姒花?”两人将名字的舌尖细腻的滚了一圈,不约而同一笑,难得风渊祭大方一次。

  “带她走。”说完这六个字,风渊祭将头低了下来,他现在连偏着头的力气都用尽了。像是一缕孤魂,挂在荒野的白幡之上,毫无生气的挂在鉄刑架上。

  颜姒花一扭脖子,就看见他转头无力垂首的那一刹那。

  风渊祭不管是温情或者是冷淡,都有一股王者的气质淡然散发。他笑的时候,雍容华贵,神采飞扬,谈笑风生指点江山,天地在他的掌间翻覆。他不笑的时候,手起刀落,血溅三尺,白绫绕城三圈,一夜繁华变为死城。

  不管是什么时候的风渊祭,都是高居上位,眼神变幻之间便能生出一段佳话流传千古,尊贵的他,何曾有过这种无力反击开口求人的艰难地步?对于旁人来说,他刚说的三个字是一种换取生存的方式,是一种顾全大局甚至是牺牲自我大义的做法,可是对他来说,是一种耻辱。

  颜姒花突然就笑了笑,隔着牢栏咧着嘴冲着风渊祭笑,她齿间嫣红腥味犹在,就在刚在风渊祭受刑的时候,她隔着三尺之地,生生咬碎了自己的一颗牙。

  她决定让裕王爷索性一次性的将这辈子的耻辱都在她一个人的身上受完,大家扯平不就好了嘛。

  “王爷,妾身突然觉得丢下您一个人在这牢里不好,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不如,您不走,妾身也在这陪你,好打发时间。您要是不介意的话,太子和国君在这也一并陪着,可好?”

  “姒花,现在救不了他!”战骞在一旁抱着双臂,飞身过去看风渊祭的伤势,“我们来的匆忙,没有带药物,以他现在的伤势,就算是救得下来,也未必能够活着出去。”

  战骞说的颜姒花自然明白,要救风渊祭,首先就要把他从鉄刑架的粗铁上取下来,不是把利器从人身上取下来,而是将人从利器之上取下来,后者若是有半分掌握不好,伤者随时都会毙命。

  颜姒花的笑凝固在嘴角,她眼里有水光一闪而过,半响,冷静的说道:“战骞,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他在这里再呆上半刻。不然,”她语气突然放的很轻,轻到她觉得风渊祭应该听不见,

  “他不死也会疯。”

  第二更完毕,马上三更···亲们接着看·

45救还是不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