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2新伤旧爱

    就算是再累,颜姒花都不敢睡的太久,隔壁房间还有个没有醒的呢,她哪里敢真的睡着。

  要是像靳宣多好,年纪小,不用考虑这么多的事情,也不用为别人牵肠挂肚,无忧无虑的做个小王爷,享一辈子的清福。

  院子里摆弄爱宠的小王爷风靳宣打了个响亮的喷嚏,不满的嘟囔道:“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在背地里骂本王!”

  旁边柳子净轻笑一声,手里折扇收起,道:“靳宣,日头下了,多加一件衣服。”

  直到外间的院子里面传来药香,颜姒花才一副未睡醒的样子爬了出来,双眼朦胧道:“好香的药,给我也来一碗!”

  眼眸一抬,就呆呆地怔住,靠在门栏上,欣赏院子里的仙境美人扇火熬药。

  日头西下,云霞烂漫,朦胧的黄色光晕洒在院落之中,带着微苦的药材香味淡淡的散在空气里,伴着早秋稀薄的雾气,那煮药的男子,显得愈发的优雅尊贵,他一袭锦衣黑纱含笑执扇,另一手负在身后,时而伸出去揭开药盅看看成色火候。大抵是听到开门的声音,精巧的下巴微微送出,侧脸看向趴在门栏上看痴了颜姒花。

  “原来,本宫还有这美色能让颜侧妃动心,不如颜侧妃跟和本宫回房,本宫让你看个够,如何?嗯?”云无尘说话之间,已经放开药盅,黑衣飘扬,转眼到了颜姒花跟前。

  颜姒花看着眼前含笑尊贵的男子,心里一暖,云无尘,什么时候你才能不做一套说一套,金尊玉贵的你竟然学会煎火熬药,优雅高调的你十指沾了凡间烟火,便不再是那个传说中琉璃似的玉人儿无尘公子了。

  “无尘,谢谢你。”颜姒花看着他拉着自己的手,并不挣扎,低低的嗓音有些嘶哑。

  云无尘拉着她的手,只笑不说话。颜姒花手心一暖,低头去看,云无尘手里拿着一块纱布,轻轻地覆在她的手心,纱布微红。

  她在冷牢里为了冲开“尸香”的味道,曾经划开手心吞咽鲜血,那一道口子至今还未凝固,冒着丝丝血迹。

  云无尘用他染了尘间烟火的手,拉过她的掌心,细细的为她包扎伤口。白色的纱布轻盈充密,覆上手心时带着微暖的感觉。云无尘包扎的很精致,甚至比任何一个大夫都包扎的精致完美,纱布轻柔,散发出阵阵药香,分明是之前就浸泡过药水。

  “好了,三天之内不准碰水,不然留疤了,别怪本宫的医术不够高明。”云无尘一笑,转身走到药盅前去继续煎药。

  颜姒花跟着他走到炉火之前,看着他操纵自如的样子,也笑了笑。拿过摆放在一旁的另一把扇子,小心的扇着炉火,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说着话。

  “为何要刺穿狱卒的耳朵,你怕我知道什么?”颜姒花手里蒲扇轻柔,语气也十分轻柔,像是跟情人之间的呢喃。

  “嗯?我不是说了吗?不想杀人。”云无尘偏着头,迷醉的嗓音十分诱人。

  “冷牢的狱卒本就是天璟皇宫经过特殊培训的死士,为了防止他们受到外界的蛊惑,所有冷牢狱卒的听觉本就接近失聪,你多此一举刺穿狱卒耳膜,难道不是想要遮掩什么吗?”

  “颜侧妃,你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总是喜欢冤枉本宫呢?”云无尘兰息轻吐,他将下颌轻点在颜姒花的肩上,带着几分神往的表情道:“什么时候,你才能像对待风渊祭那样对我?”

  ++++求收藏+推荐呐~~~络青的新文在首页多个位置出现!特意派出宠物金毛跪谢亲们的赏脸~一定要继续加油!!!~~今日下午还有一更哦~~

52新伤旧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