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0千里只为寻卿

  薛武没有追上来,追上来的只有弓箭手凌厉的箭,战骞将颜姒花护在胸前,左右躲闪身后的箭。颜姒花声音刚落,战骞就抱着她飞身踏上冷牢的顶端,借着掩护追随云无尘先走的路线而去。

  长箭“叮叮叮”的落在身后,箭雨如林。

  颜姒花窝在战骞怀里,抱歉的一笑道:“总要为他留一条生路。”

  战骞黑着脸看她,颜姒花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让薛武轻易放走他们两人。她用薛灵翘的死,刺激薛武,详细的死状描述让爱护女儿的薛武情绪失常。而颜姒花言辞拒绝薛武放走他两人,让薛武卸下失职一罪。对最后一个问题的坦诚相待,也是逼迫身为皇宫内侍将军的薛武出手,薛武出手了,但是犯人逃了。能力不济和失职是两码事,风昇再混蛋,在政治上,至少还是清醒的。

  颜姒花一向习惯为别人考虑,拿自身冒险。

  不过,好歹,是逃出来了。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眼前的景色颜姒花不熟悉,五年京城改变了很多,颜姒花现在除了熟悉裕王府的格局,和街头小巷之间人迹稀少的路之外,这种官道上的景色,之前并未见过。

  “驿馆。”战骞半路上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一匹马,现在两人共骑一马,女子柔顺的发丝拂在他的脸上,发丝里的清香甚是好闻。

  “你们住在天璟国的驿馆里?”颜姒花有些吃惊,一国国君,一国太子,光明正大的住在他国驿馆里面,这算怎么回事?

  “嗯,太后寿辰,天璟皇帝给各国送去观礼文书,刚好朕和无尘太子要来办点事情,就顺便去给太后贺寿。”战骞简单的给她解释清楚。

  “你和云无尘怎么可能会一起来天璟办事?商议攻打天璟?并吞天璟?还是邀请天璟攻打他国?”颜姒花歪着头,无论如何都不想相信这黑脸国君会和妖孽一样的无尘太子同路办事。

  战骞心里苦笑一声,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

  能让云无尘动身前往天璟的事情有很多,比如太后的寿辰,比如风渊祭的动静,比如他干儿子靳宣的生辰。但是能让他战骞亲自来天璟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找到她。

  那日高山软轿之中,云无尘的话宛如惊雷炸开在战骞的耳边,他差点兴奋的掀了轿子拉着云无尘立即奔来天璟,但是云无尘一声你想害死她吗?让他又重新缩回轿子,硬是陪着那个妖孽太子看了一个上午的日出,晒得头晕目眩的两个人躺在山顶嘿嘿傻笑。

  当然,这些,颜姒花都不知道,也永远不会知道。

  “你以为都像你,成天只知道打打杀杀,朕和无尘太子来只是单纯的祝寿而已。”

  颜姒花点点头信了,太后生辰,各国受了文书都要来观礼是事实,只不过是看什么人来罢了,云启太子亲自来,战麟国君亲自来,看来深宫里的太后,声望还不错。

  “那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颜姒花眼里不是疑问,而是好奇。

  “风渊祭何等聪明的人,他五年来没有间断过的找你,一开始他给无尘太子去信,说不确定是不是你。结果云无尘那个家伙太兴奋了,以为他找到你了。后来到了天璟,又听说五年未娶妻妾的风渊祭最近新封了个侧妃,结果侧妃娘娘诛天逆国,被打入了冷牢!能玩的这样风生水起的,除了你,还有谁!”战骞说话的语气带着不自觉的溺爱。

  颜姒花现在有点后悔了,原来是误打误撞啊 ̄ ̄早知道就应该狠狠的调戏他们一把,调戏国君,太子哎 ̄ ̄多么轰轰烈烈的事业啊 ̄ ̄ ̄她竟然轻易就放过了 ̄ ̄哎 ̄ ̄

  “到了!”战骞勒马停下,颜姒花一看,眉头一皱!

  今日还有一更,络青写文,是为了得到大家的肯定,不管评论如何,络青都会认真的写下去的,批评和建议络青都会虚心接受···

  

50千里只为寻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