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4一朝重来苟活

    这一天的晚膳,四个人都吃的心不在焉。

  风渊祭和柳子净在考虑关于无尘公子的事情,靳宣在想着他的宠物到底会不会得到精心的照顾。而颜姒花,在纠结考虑自己才顿悟的身世由来···

  风渊祭设防,靳宣五岁大,屁事儿都不明白。柳子净看上去是个明白人,但是却不知道他扮演的什么样的身份。云无尘的探子?风渊祭的外援?

  前世的半缕魂魄仓惶出逃,妖火缭绕她尾骨焦裂,她看着自己那副身子泪如雨下,却被大火撩起的热气熏干。撕心裂肺之时,有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念你是个可怜人,去吧···

  她便当真就去了,带着向死而生的绝望,带着万分之一的契机,带着不敢瞑目的尸骨,与浑沌黑暗之中寻了一丝光明就真的去了···

  五年的失忆,五年的苟活,跌跌撞撞又重新来过。

  眼前这个白衣翩然,只对自己言笑的男子,是她的夫,是她的天,她为了他倾绝一世的爱,而带着浓烈的求生欲望苟且而活。

  京城的风流王爷,独宠一人的佳话,却在深宫高院之后深深断裂,那昏天暗地的牢狱之中,那无穷无尽的鞭打,那刺入骨髓的毒针,恨不得让她永世不得翻身···

  眼前这个面容倾世儒雅的男子,这个曾经言笑晏晏的男子,变得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他是京城传闻的变态王爷,风流貌美而又阴毒桀骜。

  他曾经因为衣角压了一只蝼蚁而笑着自责,他现在杀人人头落地睫毛都不曾动一下。

  那噩梦之中嘶哑呢喃的一声皇嫂让她又羞又喜,她以为自己一直都不曾被抛弃。而妖火吞噬帐帘之时,那离开的背影叫她一颗心脏瞬间冰封,任那大火疯狂肆掠,也烧不开她心间半分纤毫。

  现在,那个在噩梦中起身抛弃自己的男子就坐在旁边,她长臂一挥,手中的银筷就能穿透他的心脏,让他消失在这喧嚣尘世中。可是梦里呢?他要是消失了,梦里那个将自己抛弃的人也会消失吗?

  “在想什么?”风渊祭亲自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她的碗里,脸上是温和的笑颜。

  “啪!”“啪!”是两声筷子掉在地上的声音!

  什么情况?靳宣看着对面的两人,王兄一脸温和的跟那个女人夹菜?他出生五年没有见王兄笑过一次,他还以为他是不会笑的。

  结果在这样一个平淡无奇,月色也有些朦胧的日子,他笑了?

  柳子净那样冷静的人筷子也掉在了地上,他脸上浮现一种别样的表情,似笑非笑,却在夏日的月色之下,显得有几分诡异···

  他马上就弯腰拾起了筷子,放在桌上,又顺手从旁边备用的餐具中取过两双递了一双给靳宣王,嘴角有些上扬道:“靳宣,吃饭。”

  靳宣依然伸着脖子看着风渊祭,上下左右的打量,这张脸笑了···?

  “没,只是主人家好心请客人吃饭,客人却摔筷子。小王爷,是嫌弃府里的饭菜不合口味吗?”她的语调极具威胁性,大有你要是敢抬杠明儿就给老娘搬出去的气势。

  柳子净倒抽一口凉气,端了自己的碗,又连拖带拉的将靳宣从桌子上拽下来,就着明月清风一笑,道:“没吃饱就把碗端着,吃饱了就不用了。”

  “夫子···”靳宣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他小手指着风渊祭,食指抖动跟中风似的,“他···他···他···他会笑?”

  “如君所见!”柳子净拽了他,风一样的回到自己屋子里。

  他要赶紧飞鸽传书,让公子早一些来天璟了。不然以后的太子妃恐怕会被某人抢先吃干抹尽了。

  =====两大美男即将同时登场,各位亲们要hold住!!!

34一朝重来苟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