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0牢中旧地重游

    哪里有繁华哪里就有凄凉,天璟皇朝的冷牢永远都对着一些运气不好或者是骨头贱的人开着。

  薛灵翘是前者,颜姒花是后者。

  昭荣公主恼羞成怒,抬出皇太后御赐的玉符,以天朝皇家姿态将她打入冷牢。王府女眷,袖中暗藏巫邪之物,自然也是同罪。

  骨头贱的看着运气不好的,道:“你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就跟昭荣那个没头没脑的混到一起去了?”

  运气不好的道:“侧妃娘娘当心闪了舌头,我就算是入牢也自然会有人救出去!”

  骨头贱的道:“你是说昭荣送你进来嘱咐那些狱卒说的话?”

  颜姒花一笑,她白净的容颜在暗黑的牢中笑的有些森然,翘着小指,学着昭荣的语气道:“薛家小姐是无辜的,你们好生候着。”

  薛灵翘看着她,冷声道:“你知道就好!”

  颜姒花拉低了声线,低沉的声音在冷牢之中显得有些可怖:“还是说,你假装没有看到昭荣暗中的手势?”

  “我还能活过今日,你就未必了。”

  薛灵翘突然就没有了声音,颜姒花说的,每一句,都是真的。

  昭荣公主早就在看到那满屋子脏乱的扎针人偶之后,对自己就再也没有了信任,自己为谋出路去讨好昭荣,反而被颜姒花将计就计,扰乱昭荣的视线,以为自己藏私不报。

  可是她真的不知道她是如何在一夜之间变出这么多的人偶来,也不知道自己的计划为什么会被识破,自己前一天还问了伺候的百枝,明明一切都是正常的。

  “你去问百枝的时候,恰好被我听见。”颜姒花解开她的疑惑,“两人性格骄倔的女子,居然能够一笑抿恩仇,不计前嫌的一起熬汤煮药,你说,奇怪不奇怪。我天生好奇心强,自然就多留了一个心眼。顺便问了一下嬷嬷你最近都在做什么,所以,就知道啦!”

  颜姒花心情很好的一笑,不错,要不是没有她的害人之心,自己恐怕还找不到这么大的借口来到冷牢呢!诛天逆国!还真是狂妄的罪名!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那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薛灵翘突然变得声嘶力竭起来,她像是一头被禁锢的野兽,突然找到了一个缺口,带着最后的绝望与不甘嘶吼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有什么好处···什么好处···好处···

  女子尖锐的声音在空荡的牢房里面显得阴森恐怖。

  牢狱门口,狱卒僵硬呆板的脸面向太阳照射的那个方向。因绝望而死在冷牢的人,不在少数,他已们经麻木。

  “好处?”颜姒花反问她,她纤细的手摸上冰冷的墙面上的那些熟悉的老旧刮痕,“可能是老天也听见了我的不甘,所以,才让我旧地重游。”

  薛灵翘愣愣的看着她,刚才那一声嘶吼像是落入软绵绵的云中,消失的无声无息。

  “你说你,旧地重游?”她的嗓子有些嘶哑。

  未进煜王府之前,她曾经偷听过爹爹和那些朝中大臣的对话。天璟皇宫的地牢,是另一个刑斩台,午门斩首还能血溅三尺,地牢白骨,却连人形都拼不出来···

  “嗯。”颜姒花眼睛一亮,她扶在墙上的手,摸到一块凹陷。

  但是也就是那么一瞬间,她唇边划过的笑意就淹没在无穷的黑暗之中。

  冷牢的门重新打开,麻木的狱卒从门口接过一个人,拖了进来。

  颜姒花冷冷的看着狱卒手里的那垂软无力,形同死尸的人,唇边的笑意消失的一干二净,“可是这一次,我跟你一样,都出不去了。”

  ===奴家又奔来更新了,勤劳的小蜜蜂~~~

40牢中旧地重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