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0失常与身份

  “裕王爷,请留步,皇上请您此刻前往御书房。”郭公公拂手轻搭在身侧,恭敬的躬着腰,将正要下台阶的风渊祭拦住。

  此时刚下朝,身边文武百官还未散尽,风渊祭看了看百步玉石台阶下等候的护卫,摆摆手做了个手势便转身跟着郭公公走了。

  皇宫金銮殿名作懿庆殿,三重琉璃殿瓦金光粼粼,风渊祭抬头之时,看着那淡白眼光下金光熠熠的宫殿,一贯冰霜的面容之上,生出厌恶之色。但是也只是抬头的那一刻,等到郭公公转头瞄他的时候,他已恢复平常的神情。

  两人这时在懿庆殿的正门,去御书房颐英殿要绕过威严宝殿的一侧,过二重拱桥阁廊,转玉石道,途中经过若干个供奉香火的翘角方亭。皇帝登基多年,未有子嗣,所以在宫殿之中修砌了多个小亭来求得香火。

  过懿庆殿,穿嘉兴门,又绕了每逢初一十五就会来的集贤殿,转入眼线开阔的玉石走廊,远远的便就看到了颐英殿。

  “王爷请。”郭公公拂尘微抖,恭请风渊祭。

  “有劳公公。”风渊祭淡淡地拂了一下衣袖,虽然那上面并没有什么灰尘,他依然有意无意的轻轻一带。

  推开厚重的门,颐英殿三个大字龙飞凤舞招摇大方,巨大牌匾下的人脸色苍白,身形瘦弱不堪,一身明黄的衣袍蟠龙缠身,九头叱咤,明亮的英气却衬得身着这身天子之装的人更加的虚弱。

  “渊忌,你来了。”风昇放下手中的奏折,眼神几乎是带着无法抑制的渴望和欣喜。

  “皇上。”风渊祭恭敬的作揖,淡然问道:“不知皇上召见臣有何要事?”

  风昇原本惊喜的眸子霎那就暗淡下去,他瘦弱的身子像是没有了支撑一样缓缓地颓然靠在案几之后,殿下那个白衣男子是他的王弟,是他从小到大都喜欢的人。他幼时为帝,是他的父亲扶持自己一路走来,是他陪着自己一路走来。

  “渊忌,你我之间,当真就要如此生分吗?”风昇将奏折重重的放在案几之上,纵然是每日都有宫婢清扫,但是在淡白的光线之下还是扑溅出不少的灰尘。

  “君臣之间,必当有分,君为君,臣为臣,不可逾规。”风渊祭一脸平静站在巨大的光斑之中,他背向着门口,精致的面容藏在自己的影子里,藏住一旦提及便会倒戈相向的种子。

  风昇转眼看着他,突然失声笑了出来,踉跄的从上座走下来,边走边大声笑道:“好!好!好一个君臣不可逾规!”

  他明黄的龙袍在刺眼的光线下更加的夺人视线,映着中日天光,像是两轮同样炫目的白日晃着人眼睛生疼。

  “风渊祭!你明明知道朕说的是什么!你装什么傻?!”风昇上前紧紧的揪住风渊祭的领口,他苍白的脸色因为一时难以平息的怒意显得更加的苍白。

  “朕三千后宫如同虚设,朕帝后之位是为了天下苍生,朕苦等五年你的一句原谅,你还要朕如何做才好!?”

  风渊祭眼目下垂,看着地上那巨大光线里纠缠在一起的影子,脸上面无表情。

  五年前,眼前这个一国之君因为一己私心害死了他的至爱。贵为天子的他觉得只有他的爱才是全天下最真诚最诚挚最真心的爱,而其他人的爱都是怀着不轨之心,都是别又目的的。他毁了自己五年的光阴,如今,依然还要重蹈覆辙。

  “皇上,请注意您自己的身份,若是没有要事,臣告退。”风渊祭淡然看着他,掰开锁在自己衣颈之上的手,他目光若千年寒霜,冻结了五年的冰封,如铁蹄重踏一般扫了过去。

  风昇无力放开他的衣襟,天子的姿态荡然无存,他像是一个索要不到心爱之物的孩子一样,呆呆立在他的身前,不知所措。

  ===不要走开,下章马上来~~~

30失常与身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