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3我是谁的人

    靳宣的随行的马车被风渊祭不耐烦的赶了回去,饶是靳宣拉着颜姒花说好话,才把猴子金毛留下来。至于其他的动物,裕王爷说了,等到无尘太子记得他的干儿子的时候,那些动物自然又会回来了。

  小靳宣衣袖一挥,含泪目送自己的那些宝贝远去,“干爹!王兄说要么留下你的东西,要么留下小王我,所以,你不要怪小王啊 ̄ ̄还有,你要是快点来天璟国,就能看到我王兄的臭脸了 ̄ ̄ ̄”

  颜姒花看着他嘴里嘟嘟囔囔,在府门作离别状,也不理她。转身见到风渊祭似乎有心事的样子,而柳子净则是一脸平和的垂首立在风渊祭的旁边,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小王爷,妾身替您和金毛找了个宽敞明亮的寝房,您要不要看看?”

  颜姒花贤惠的右手牵了靳宣,左手嫌恶的拎着那只金毛,两人一宠和和气气的转身进府。

  风渊祭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才对柳子净点点头。

  夏风从湖面吹来阵阵舒适凉爽的风,也吹了一些残破的语言掠过颜姒花的耳垂,她嘴角勾着笑容,牵着靳宣的手无声的握紧了一些,就连金毛爬上了自己的肩旁也没有在意。

  “无尘公子···嗯···知道了···说了···不会放过···”“再依···好···”

  有这些就够了,有这些支离破碎的语言就够了,有你们商议权谋,有你们费尽心思,有你们隐忍策略,便就够了。

  于这般多事之秋,一介女子的身世情愁,不过一角蜉蝣,寻了缝隙钻进去,就能看见一方天日,正好。

  颜姒花抬头望了望南方那一抹清淡的卷云,疏懒而又散漫的你终于出现,那么,我是谁?他们一个两个,都是你的人。那我,我是谁的人?

  那日逐渐清醒的春梦,藏住了怎样的祸端无数?以汝之身,换太平盛世,以汝之死,平两国烽火,可值?

  是谁在春香红烛之下,挑灯拨蜡。满室的欢心缠绵,于霎那烟消云散···

  是谁在九霄之外,一曲离愁换了清泪两行无故垂落,又于乱世之中仓惶出逃,未曾唤醒的记忆,失了那一年的妖火熏绕···

  是谁被困囚室呼天不灵呼地不应,一双泪眼哭干了多年的爱恨,也换不回那人的一眼怜悯···

  南国有卿五年追寻,此处有郎五年痴等,不过一介弱小的女子,被丢入了那重重深渊之中,随波逐浪,一言一举便就冠上莫须有的罪名···

  一朝梦醒,唤作若干怒意,凤破牢笼,九天吟啸。千军万马踏来雷霆之意,云卷云舒拂来轻吟浅笑。

  那白发老者在我噩梦之中的声声可怜,定然唤作你们此生步步难行。

  再世为人,这其中的胆战心惊,这其中的涛海怒意,有谁能与我分享这举世无双的向死而生的感触,有谁能顺着这其中的藤蔓,与我一起披荆斩棘,看尽繁花怒放之后的血腥浇灌?

  “喂!女人你弄痛我了!”靳宣抬眼看着颜姒花,不满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不料她抓的太紧,无法抽回。

  “这点痛,不过皮肉之痛,等你尝过噬骨之痛后,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痛了。”颜姒花突然转眼看着他,认真说道。

  靳宣一愣,这女人眼眸里闪烁着的坚定光芒,是他从未见过的明亮。刚才那凌人的气息,是她么···

===收藏收藏,推荐推荐,留言留言!!!我就是个啰嗦麻烦精···

33我是谁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