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2殿上的否认

    众人都将眼光投向殿内下座右侧的风渊忌。

  他一脸淡然像是没有听到昭荣公主的话,修长的尾指微微翘起,挑开茶盖,低下头从容的吹开茶面上的泡沫。

  从昭荣这个角度来看,他姿态优雅又带着几分懒散,天生出尘的容貌带着几分冰冷的气质在这殿内更是显得独特。

  这样的一个谪仙一样的人,本就应该是自己这样出众的地位才能配上的,可是,五年前他因为那个人而拒绝自己,五年后,他在自己面前新纳侧妃。他不将她伤的体无完肤,不肯罢休。

  “昭荣,不得胡说。”说话的是天璟国的天子,皇帝风昇。他看似有些病弱的身子与皇太后并列坐在一排,在皇太后精致繁琐而又华贵的的妆容之下,衬得像个没有生气的傀儡。

  “裕王若是纳妃,定然是哪家的闺秀,你个小丫头,调笑裕王不要紧,可别误了人家姑娘家的清誉。”风昇不知道为何,双眼竟然有些微红,说话的时候声音略微嘶哑。

  昭荣眼神怪异的看了风昇一眼,又将视线落到一旁沉默不语的皇后身上,皇后眼帘下垂,只看自己带着指套的玉手。

  昭荣笑了笑,神情愉悦的说道:“裕王昨天可是当着昭荣的面说的,皇兄怎的就那样偏袒裕王呢!”

  殿下众人或多或少的听说过一些是是非非的传闻,此刻喝茶的喝茶,转头看风景的看风景,更是有人袖中掉出来了一些有的没的的东西,于是弯腰去捡。

  总之,没有人愿意加入裕王纳妃的这个话题之中。

  风渊忌冷眼看着众人的表情,小指挑起的茶盖又轻轻落了下来,发出清脆的声音,瓷器相碰撞时候激起的那一声清脆明净之声,顿时洒入各人心中。

  皇室之中,风渊忌是一个独特的存在,他冰冷狠毒但是却又清风逸尘,他危险阴森却有和煦温存。每个人都觉得他是威胁自己权势的一根弦,但是偏偏他做事情却又让人觉得这人虽然手段狠辣,但是随性散漫,不至于对自己造成危险。

  “昭荣公主记错了,本王从来就没有纳过什么侧妃。”他眼眸低垂,看了一眼身旁一脸鄙夷的靳宣,眼眸又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一直低头看手指的皇后,最后直直的落到昭荣的身上。

  他眼神凌冽,落到昭荣身上的时候,昭荣觉得浑身像是置身于冰窖一样。他眼睛里面传来的寒意,是不齿她揭露某些阴暗的千年冰霜,是嘲笑她枉费心机的讽刺,是一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沉如死水却又光鲜明净。

  “昨天渊哥哥还说要纳那个···那个女子为侧妃,靳宣都听到了,今天怎么就···怎么就反悔了呢?|”昭荣被他一看,话也说不太连贯了。

  他纳了侧妃,就意味着以后是要娶正妃的,皇室族人都知道自己爱慕他已久,如今,这正王妃之位,只要她向母后稍微撒娇,让母后赐婚,她日后就是裕王王妃了。于是才敢特意胆大的挑到今日提起,趁着众人都在有个帮衬。而且只要是皇太后下的懿旨赐婚,就连皇兄也不敢不遵从。可是,他却说,没有?

  小靳宣本来也在疑惑风渊忌为什么出尔反尔,但是听到昭荣公主那句“靳宣都听到了”不禁在心里暗骂,女人果然都是长舌妇!这一次,一定又要被柳夫子惩罚了。对惩罚的害怕战胜了他差点脱口而出的好奇,而昭荣唯一的希望也那靳宣暗骂的那一瞬间破灭了。

  风渊忌转身面无表镜的看向小靳宣,道:“公主怕是糊涂了,本王昨日并没有见到靳宣王。”

  此刻,已经不是一句玩笑话就能草草收了场面的,本就尴尬的皇室之间的关系,更加的脆弱,甚至某一些地方已经开始支离剥落,一场由昭荣公主导出的戏,慢慢的逃出了所有的人控制之中。

  这也昭示着,某些沉寂已久的事情,终于要从阴暗地下慢慢生根发芽,一如五年前一样····

  打个呵欠睡觉去,今日还有一章,亲们要记得收藏推荐留言~~~络青就不啰嗦了~~

22殿上的否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