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齐飞

  “司宇,司宇快救救我!”占星筠见到上官司宇就如溺水的人见了浮木一样,激动大叫。

  上官司宇冷着脸不由分说的用力推开占星筠面前的楚渲淇,将占星筠一把抱起。

  楚渲淇被突如其来的力量推了出去,头部重重撞上了床角。痛似针一样猛地扎进心头,血竟一点点渗出额头。

  “你对她做了什么!”上官司宇震天的怒吼。

  占星筠钻进上官司宇的怀里,带着哭腔的哭道,“让她走,让她走。”

  上官司宇拍了拍占星筠的背象哄小孩一般温柔,“不怕不怕,有我在。”

  “你没有听见星筠的话吗?滚出去,现在这里不需要你。”

  楚渲淇抚着流血的额头,一语不发的站起倔强的目光看了一眼上官司宇怀里的占星筠,便走了出去,她不想再解释,因为每次的结果只有一个。

  “司宇和她离婚好不好?我坚持不住了,我也无法再去考虑奶奶的感受。司宇如果你爱我就和她离婚好不好?”占星筠泪水直涌,委屈到了极致。

  上官司宇将占星筠抱上床,紧紧的拥入怀里,“好我答应你和她离婚。”

  “真的吗?”占星筠睁开泪眼不确定的问。

  “真的。”上官司宇淡笑起,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象是缺了一口,有些疼也有些烦躁,离婚两个字也变得也些刺耳。

  占星筠又喜极而泣,覆上上官司宇的唇,“司宇,我爱你。”

  “我也是。”

  坐在长椅上任血流着,楚渲淇己经失去了擦伤口的能力,每一次上官司宇都可以将她伤害的无言以对。

  “你流血了我帮你包扎一下。”温柔的低沉声音划过耳朵。

  楚渲淇抬起头,疑惑的看向他,“你是?”

  “夫人你忘了?我是这里的院长齐飞。”齐飞有些尴尬的说。

  楚渲淇点了点头,“我记起来了。”

  “夫人,你的头还在流血我帮你包扎一下。”

  “不用了,就让她流一会反正也不会死。”楚渲淇无所谓的说。

  齐飞皱眉看着她,“这怎么可以!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要知道如果你受伤了你父母一定会担心的。”

  “父母?”楚渲淇苦苦笑着,她连自己的爸爸都不知道是谁。

  齐飞不由分说的拉起楚渲淇往医务室走,将楚渲淇安坐在床上,拿出酒精仔仔细细的帮着楚渲淇处理伤口。

  楚渲淇无言的接受他的好心,“你为什么一定要帮我?”

  “你没听过吗?医者父母心再者也许你太象我的一个朋友所以我对你有些特别注意。”齐飞将酒精放回原位,又换上了药水。

  “我很象你的哪位朋友?”楚渲淇有些惊讶,以前她只是总听田正跃对她曼骂,说她象极了她那不要脸的妈妈。

  齐飞的手停顿了,四十多岁的他显得有些苍桑,他的声音仿佛被拉远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己经有二十几年没见到她了,也许现在她过得很幸福。”

  

齐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