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2:酒劲又发作了

    浴室里的哭声响亮,文筝这是在发泄内心压抑的情绪,此刻她什么都没去想,脑子也无法思考,只是顺着本意,肆无忌惮地哭,狠狠哭,痛快哭。

  翁杭之冷硬的面容也有了一点缓和的迹象,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当听到文筝去拼酒的原因,他这心里像是松了口气似的。

  先前的怒火早就莫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缕久违的触动,心底最深处那隐秘的柔软。

  她的哭声,这么委屈,翁杭之却很安静,若有所思。

  她身上表现出来的独立和坚强,其实并非像表面那样无坚不摧的。

  她想念他的父亲,她难过她心痛,却一直都闷在心里不说,只有今天喝醉了才像个孩子一样流露出对父亲的想念。

  她这薄薄的肩膀上扛的担子很重,而她只不过是个23岁的年轻姑娘啊……

  翁杭之依旧没说话,只是听着她哭,但他却抬手轻轻拨了拨她额头的发丝。这个不经意的动作,有着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还有一点隐约的……疼惜。

  温柔,疼惜?这似乎是根本不会在翁杭之身上看到的,今天他有些奇怪,或许是被这个喝醉的人影响了吧。

  “真不知遇到你,将来还会发生什么……”翁杭之含糊地低喃,表情略带无奈,可他没推开她,任由她哭得一塌糊涂,将他的衬衣弄得更脏了,鼻涕和眼泪都混合着。估计就算这衣服洗干净了之后他都不会想穿。

  “呜呜呜……翁杭之你最可恶了……说不给我预支加班费,那么小气,可你干嘛还要放钱在……抽屉里……你……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文筝一边抽噎一边嘟哝,哭声渐渐变小了。

  她累了,并且酒劲又一次发作。

  刚才是被冷水冲了脑袋,所以暂时清醒一下,可一会儿就不管用了,头晕目眩的。这么一来,她也无法去想着什么顾忌,哪怕这是她老板。

  翁杭之的脸色有点异常,如果是灯光再亮点就能看到他俊脸泛红。那是因为……文筝在他怀里动来动去,不安份地蹭着,两人虽然都穿着衣服,但这暧.昧的姿势,成年人哪里受得了?

  翁杭之只觉得血液里有着一抹躁动,感受到她火辣的曲线,他脑子里不听使唤地冒出某个画面……记得第一次在家见到文筝,他无意中闯入浴室见到了白花花的风景,所以他很清楚此刻怀里的她,衣服下边是怎样的诱.人风光。

  翁杭之暗暗咬牙,幽深的凤眸沉了沉:“你洗澡吧,我出去了。”

  再不出去,受罪的可是他。他现在就得去自己卧室洗个澡,最好是冷水的,才能压下体内的蠢动。

  意志强大的男人就是这样,尽管面对一个喝醉酒的水灵灵的姑娘,他也能控制住不变成狼。

  可是,翁杭之不是早就有觉悟了么?文筝就是老天爷派来克他的。

  翁杭之洗完澡,躺下了,却又不放心,开门想看看文筝睡下了没有。

  文筝醉成这样,能自己撑着洗完澡就不错了,其他的事她真的顾不上。

  翁杭之懒懒地走过去,客厅沙发上的身影,盖着一条长长的浴巾。他只看了一眼就打算回房,可是,这时候文筝却发出一声嘤咛,紧闭的双眼没睁开,但两腿一蹬,将浴巾踢开,嘴里还很不满地嘀咕:“好热……”

  可怜的翁杭之,只觉得眼前一亮,瞬间整个人都僵硬,刚才压下去的欲.望却像火箭似的嗖——!

  天呐噜,他眼前是一幅艺术油画吗?不……这是比油画还精美的白玉人像雕塑!

  翁杭之全身的血液都往某个地方集中而去,快要爆炸了!【今天就这一章吧,大家周末愉快。】

52:酒劲又发作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