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1:她的解释

    翁杭之的母亲是商界女强人,是家族同辈中最有话语权的人,也是杭家老爷子器重的女儿。她的精明干练是有目共睹的,在公司以及杭家,她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却为何现在犯糊涂了?

  “莙杭”集团是人尽皆知的房地产大鳄,董事长是翁杭之的外公。

  老爷子在三年前已经退休在家,将公司交给儿女们以及翁杭之,共同打理。

  翁杭之和他母亲杭庭玉,两人各占的股份是一样多的,职位也是相同,都是总裁,母子俩是平起平坐的,这在家族企业里十分少见,但这充分说明了老爷子对翁杭之特别看重。

  翁杭之的兴趣却是当律师,所以公司里大都是杭庭玉在管理,翁杭之很少插手,只有当面临重大决策时,他才会露面。

  早在三年前接手公司时,全体高层就达成一致,未来的发展计划都会避开老城区,对保留城市古建筑出一份力。

  可万万没想到,母亲会率先变卦?

  杭庭玉在翁杭之10岁时就与翁锦良离婚了,之后去了香港,是“莙杭”集团在香港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那些年,母子俩见面很少,杭庭玉对儿子的关心也越来越少,有时一年里也见不着三五几次。

  时间长了,这亲情更加淡薄,直到三年前杭庭玉回到本市,与翁杭之一起成为公司总裁,她才结束了在香港的工作,重新住下来。

  但杭庭玉很少会跟儿子见面,她总说自己很忙,可翁杭之何尝不知道那只是借口而已。

  不过这么多年,他早就习惯了母亲对他的冷淡,他也有自己的尊严和态度,就这样淡淡的保持距离,相安无事就好。

  敲门声响起,是翁杭之叫得外卖到了。

  文筝手捧着披萨,给他端进来,可他连正眼都没看她,就好像她是空气似的。

  他的冷漠,让文筝感觉很不是滋味,这毕竟是他家,主人这样的态度,她这个寄人篱下的,又怎会好受?

  文筝望着他沉静的侧脸,咬咬牙,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

  “翁杭之,下午在公园你看到的……其实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她不知道为什么要解释,可她就是不甘心被他误解。

  翁杭之依然没有回头,完美的双唇微微动了动,勾着讥笑:“你们金鹏侦探社不是负债么?亲戚朋友如果有人会借钱给你,侦探社怎么还会负债?别说下午那个戴口罩的男人是你家亲戚,三岁小孩儿都不会信的谎言,在我面前,你还是别浪费口舌了。不自爱不检点的人,就别污了我这地方。”

  “我……”文筝瞪着一双喷火的眼睛怒视着他,欲言又止。他的话,很伤人,可偏偏她无从辩驳,因为那是不可以说出来的秘密。

  看来,这误会是说不清了。

  文筝只觉得心里有点发酸,涩涩的难受,但她也明白,现在的情况,她不能继续赖在这里了。

  她明亮的眼神黯淡了下去,灵动的大眼也少了那份神采,自嘲地笑笑说:“你是这里的主人,你说了算。我会尽快搬出去的,免得让你看着碍眼。”

  房门一关,翁杭之这才缓缓抬头,微微眯起的瞳眸里,明明灭灭的幽暗,那眼底藏着的一丝复杂,连他自己都不曾发觉。

  她既然说不清楚,就代表他没猜错了?

  这个认知,使得翁杭之莫名地一阵烦躁。

  他很讨厌被人影响情绪,而文筝自从第一次见面就好像对他产生了影响。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他习惯了冷静自持,习惯了把握,突然出现文筝这么一个变数,他觉得还是不要走那么近为好。

  翁杭之认为,让她搬离,却没让她离开事务所,也算是他的一种仁慈了。

41:她的解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