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8:卑鄙的男人

    原本是炎炎夏日,可是从法院出来之后,文筝就感觉好像天空都没那么亮了,太阳似乎都失去了光泽。

  程烨是跟文筝的表情差不多,而翁杭之就还是那幅波澜不惊的样子,至于秦女士,大热天的她还脸色煞白,神情恍惚,还没能从先前的氛围中挣脱出来。

  这也难怪秦女士会这样,她只是个普通的女人,思想比较保守,可万万想不到廖昌居然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到夫妻生活的细节。

  秦女士从来没这么丢脸过,仿佛自己被扒光了站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受别人的批判,尤其是廖家的人,那目光活像是要将她的心脏都戳穿!

  这种羞愤而又痛心的感觉,让秦女士几乎失去了斗志,甚至刚才还在跟翁杭之说想要撤诉,她不想再跟廖昌纠缠下去了,她不想下一次开庭再面临跟今天一样的尴尬,谁知道廖昌还会说出什么样的私隐,那样的事怎么能在外人面前说出来呢?秦女士感到自己的尊严都被廖昌践踏了。

  廖昌是她唯一的男人,结婚时她还是个姑娘家,加上性格温和腼腆,两口子过夫妻生活时她也不好意思表达自己的热情,太斯文了,#已屏蔽#而这也成为了他改变性取向的借口。

  这不仅是对秦女士的伤害,也是对婚姻的糟践,只要是有点良知的人都会看不下去的。

  文筝心里一直憋着气,不为自己,就为秦女士打抱不平,想到廖昌先前厚颜无耻的话,文筝这拳头就攥得好紧好紧。

  “太卑鄙了,怎么会有这种男人?耽误了女人的青春,:现在才说以前他和妻子是夫妻生活不和谐?简直是无耻到了极点!翁杭之,你不是说今天一定能钉死廖昌吗?怎么现在还是没判下来?”文筝气愤填膺,胀鼓鼓的腮憋成红色。

  翁杭之昂首挺胸地走着,闻言,微微一侧目:“廖昌把过错都推到秦女士身上,就连私隐的细节他都说出来了,这种不要脸不要皮的人很少见,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今天不会延后再审的。”

  这绝不是翁杭之在找借口,实际上也是他的无奈,在这之前谁知道秦女士跟廖昌以前在那方面是如此的不和谐呢?谁知道秦女士会像块木头没反应呢?这才是今天之所以没判下来的关键所在,关系到廖昌的性取向是婚前还是婚后形成,关系到他是否存在恶意骗婚的重大过错。

  秦女士紧紧咬着下唇,脸色白中泛青,叹息地摇头:“翁杭之,算了吧,我好累……廖昌太绝情也太无耻了,我对他已经彻底死心,只想快点判下来,至于财产分割和经济赔偿,都算了吧……”

  这是心灰意冷了,只想早点清静,但这也意味着廖昌得逞了。

28:卑鄙的男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