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7:不是冤家不聚头

  人的第六感有时是很奇妙的,就连科学都无法诠释得清。就像现在,文筝心头那不妙的预感刚起,就听翁锦良无比自豪地说:“我儿子啊,那可是一表人才……身高182,五官长相那更是继承了我和他老妈的优点,气质嘛,成熟稳重内敛,呵呵……前几天我让他带着你父亲的名片去找你……”

  听到这里,文筝的脸色不知不觉就有点发白,头皮发麻,心里拔凉拔凉的,暗暗叫苦——天啊,不带这么耍人的!原来那个被她误以为是“死骗子臭流.氓”的男人,竟是翁叔叔的儿子!

  “咳咳……翁叔叔,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要办,不如麻烦您靠边停一下吧,我改天再去您家……”文筝笑颜如花,可就是带着一丝心虚。

  翁锦良像是没察觉文筝的异样,亲切地望着她:“孩子,我今天就是特意来接你的,你有事要办,那没关系,我先送你去,等你办完再跟我回家。你父亲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可千万不要跟我见外,有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呃?救命恩人?”文筝愕然,眨眨水灵灵的眼睛,总算是明白此刻的处境了,翁叔叔太热情,她想溜都不行!

  意识到这一点,文筝只能无奈地说:“那还是直接去翁叔叔家吧,我的事也不急,改天再处理也行。”

  “好好好,这才对嘛。”翁锦良一脸笑意,看向文筝的眼神越发柔和,活像是真的在看自家儿媳妇。

  文筝却高兴不起来,万万想不到世上的事这么巧,前几天那个被她又打又骂的男人,看来是躲不掉了,见面之后该怎样尴尬?对方该不会记恨那天的事吧?会不会当着翁叔叔的面说呢?会不会直接将她赶走?

  文筝脑子里乱哄哄的,但她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既然是必须面对的,大不了当时候就跟他再来个更正式的道歉,他应该不会计较的吧。

  文筝到了翁家之后,才知道自己是多虑了。原来翁锦良和儿子是分开住的,并不住在一起,所以,现在翁家只有翁锦良和佣人。

  文筝大大地松了口气,心情没那么烦躁了,还帮着翁锦良下厨做饭准备晚餐。

  翁锦良盛情难却,文筝也着实感觉到长辈的关怀和温暖,如果不是因为翁锦良的儿子就是那个被她打骂过得倒霉蛋,她是会安心在这里住几天的,可现在她只想顶多留一晚就走,明天另外找住处。

  翁锦良拉着文筝聊了很久,了解到侦探社的近况很不乐观,不但生意不好,还欠了一笔债,以至于要债的都找上门去捣乱了。

  闲谈中,翁锦良很留心观察文筝,发觉她虽然年轻,却不是那种幼稚无脑傻白甜,她谈吐得体,不卑不亢,说话条理分明,简单扼要,更难得的是她有一份同龄人少见的冷静。

  但翁锦良也发现了,当他问到文筝为什么以前读医科大现在却没进医院上班时,她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僵硬,只说了一句“一言难尽”。

  翁锦良不会追问,他曾经是大法官,当然懂得察言观色,什么可以问,什么不适宜打破沙锅问到底。

  最后,聊天在愉快中结束,都该休息了。

  文筝被安排在客房,洗澡要在楼下。

  翁家是豪宅,富丽堂皇的欧式别墅,三层楼,房间多,地方宽,晚上难免显得有点冷清和空荡。好在文筝不是个胆小的女孩子,即使知道现在一楼只有她一个人在,她也没有害怕,在浴室里哼着歌洗澡。

  文筝是个很有韧性的姑娘,虽然目前家里的情况不好,负债,父亲也离家出走了,今天还有人在侦探社门口围堵她……各种麻烦事不断,可这点挫折是不能将文筝打倒的,她依然充满斗志,情绪低落之后很快就恢复正常,开始琢磨今后的出路。

  浴室的镜子里,朦朦胧胧映照着文筝妙曼的身影,犹如完美的玉雕,在水光中散发着迷人的光泽,就连文筝自己都不敢看镜子,每当看到自己的身体这么美,她会忍不住脸红耳赤。

  文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忽地听到身后传来异响,惊悚之余,下意识地回头看去……

  “老爸,我前天买的那本书您放哪里了?”随着一个男声,浴室门口出现了翁杭之的身影,一瞬间,这两人同时呆住了。

  这一秒,仿佛天雷降临,翁杭之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老天,他竟然看到了一个女的在洗澡

7:不是冤家不聚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