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初见就挨打

    岸边一艘快艇靠岸,下来的为首那个身姿挺拔的男人,正是翁杭之。

  翁杭之这三个字,含金量极高,他不仅出身名门,是家族中唯一继承人,他更是被律政界同行冠以“不败男神”称号的金牌大律师!

  与先前在海岛上的形象不同,那时是狂野阳光的,而现在,即将要面对自己的工作,翁杭之立刻恢复了惯有的冷静稳重、成熟内敛,这才是他真正的风格。

  但这张近乎完美的俊脸,依旧是那样赏心悦目,只是眉宇间流泻出一片冷峻,还有一丝淡淡的孤傲,仿佛很难有什么人或事能撼动他坚若磐石的内心。

  从订婚礼赶到法庭,翁杭之的角色转换很快,他即将完成又一次成功的辩护。

  在本市初级人民法院门口,一派紧张的气氛,人们一个个都显得烦躁不安,愁眉紧锁。

  他们都是为了能第一时间知道某件案子的庭审结果,集结了大约二十几个人在法院门口等待。

  此时此刻,法庭上,参与听审的人并不多,稀稀疏疏地坐着,目光都集中在“辩方律师”身上,他的结案陈词已到了尾声。

  辩方律师翁杭之,神情从容,充满自信,英俊的面容上有着一种令人信服的沉着,一双墨色的眸子深邃犀利,时而看向自己的当事人,时而看向严肃的法官。

  “法官大人,综上所述,很明确的一点就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恳请法官判我的当事人,无罪。”

  随着这一声犹如金玉般的定论出口,现场的气氛也仿佛凝结了。公诉人也是一位资深律师,此时一脸凝重地看向法官。

  辩护到此,就看法官怎么判了。

  翁杭之的助理是个年轻小伙子,露出赞叹的神情,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翁杭之不动声色只是轻轻地飘来一个眼神,好像在说:“这没什么,小菜一碟。”

  对,他有自信的资本,他是律政界的金字招牌,至今保持着百分百胜率。像这样的案子对他来说很容易就拿下了,习惯了看公诉人对他那种无可奈何的眼神。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门口的一群人终于等到目标出现!

  “判了!何家栋那个畜生没事!”一个穿黑色衬衣的男人一脸怒容地跑出来向大家汇报。

  一时间,骂声四起,这二十几个人里边男女老少都有,群情激愤,一拥而上,全都朝着刚走出门口的翁律师,围了上去!

  “什么狗屁律师,你为何家栋洗脱罪名,你该死!”

  “昧良心的律师,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

  这些人太激动也太冲动,把怨恨全都发泄在律师身上,恨不得上去扒了他的皮!

  面对唇枪舌剑,翁杭之面不改色,一言不发,有庭警开道,他穿过层层包围,在人们的怒骂声中,他钻进了他的座驾,助理即刻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就是这么干脆,就是这么淡定,就是这样视语言攻击如无物,不管别人骂得多难听,翁杭之总是能保持冷静,连一句解释和反驳的话都没有,火速闪人。

  做为一个律师,这样的情况,不是不想解释,而是知道,即使解释也没用,那些人听不进去,更不会改变对他的看法。

  对翁杭之来说,那些人怎么误解,并不重要,只要他问心无愧就好。与其浪费时间去解释,不如早早离开,眼不见为净。

  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是律师必须具备的专业素质,翁杭之就是其中的佼佼者,除了能赢官司,他还有着超乎寻常的沉稳与睿智。

  助理程烨从车内后视镜里望见翁杭之淡然的表情,不由得再一次深深地佩服。

  “老大,何家栋可是骗了六个女人的钱啊……你就不怕她们的家属会报复?刚刚他们那么激动,而且都是男人居多,万一……”助理露出几分担忧。

  翁杭之垂眸在看手里的资料,闻言,目光停顿了一下,眉宇间露出几分严肃:“程烨,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们是专业人士,当事人已经被判无罪,我们不能将罪名私下加在他头上,即使是讨论,也要注意你的言词,何家栋的诈骗罪不成立,就别再说他是骗了别人的钱。”

  程烨讪讪地笑笑,点点头:“知道了,老大……可是,那些人不会接受这个结果,肯定还会上诉吧。”

  上诉?翁杭之眼底掠过一丝冷意:“他们可以上诉,但这个案子,除非有新的证据能证明何家栋蓄谋诈骗,否则就算上诉一百次也不会改变现在的结果。”

  程烨眼里露出崇拜的光芒,老大每次都是这么酷炫,简直就是他的偶像。

  “老大,现在是回事务所吗?”

  翁杭之微微一愣,下意识地摸了摸衣服口袋里的名片,蹙着眉头说:“先不回事务所,去老城区。”

  “……”

  ==========

  二十分钟后,老城区某写字楼。

  金鹏侦探社。办公桌前坐着一个穿米白色雪纺衫的年轻女孩子。

  小巧的脸颊五官精致,凝乳似的肌肤细腻白.皙,明眸皓齿,青春靓丽,尤其是那双清澈如泉的大眼睛格外灵动就像是会说话似的。

  她正对着一封信发呆。反反复复看了好几次这封信,经过确认是父亲的笔迹,她才痛心疾首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父亲,他竟然离家出走了!

  丢下这个烂摊子让她一个人去面对,而父亲的理由是——“女儿,我失恋了,必须去外边走走散散心,等我回来的时候,又会是全新的开始。”

  “爸,您已经49岁了,还玩失恋?”文筝对着老爸的照片,脸都皱成了酸菜。

  从小就跟老爸相依为命,文筝怎么都想不到,曾经老妈抛弃这个家,老爸没有崩溃,现在不就是失个恋,老爸却要离家出走!

  最可气的是,她和老爸赖以生存的生计,最近生意太差,为了维持开支,不得不跟人借钱度日,结果生意依旧没起色,老爸又成天只知道追一个徐娘半老的“白富美”,所以,要债的人才找上门来,并且要钱的方式很粗暴,把这儿给砸了,现在这一屋子的狼藉,就是那帮人造成人。

  敲门声响起,文筝浑身像炸毛似的,顺手抓起了桌子上一件东西,坚定的眸子里尽是愤怒……太可恶的,那帮渣子刚走不到三分钟又来!这是要把人逼疯的节奏吗!

  文筝怒气冲冲地往门洞里一看……门外的人低着头,她看不清楚长相,但她感觉这身衣服很眼熟,先前那帮来这里砸场的人,其中一个好像是穿的这衣服?

  文筝猛地将门打开,举起手里的东西照着眼前的人就打,落在他的肩膀,狠狠地用力……先下手为强!

  “该死的流.氓,还想来捣乱!”文筝怒骂,手里的自拍杆就遭殃了,

  可怜无辜的翁杭之,生平第一次这么想对一个女孩子动粗,气急之下,一把抓住了文筝的手腕,阻止她的自拍杆再打下来。

  “你发什么神经!”翁杭之怒斥文筝,如果对方是个男人,他早就还手了!【本文除了言情,还有推理悬疑的情节,为大家提供新鲜的阅读体验,请多多支持!】

2:初见就挨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