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梁逸(1)

  细细寻找后,她看到茅草中隐约露出的半角淡黄,苏清雨才知道徐妃所指。

打开那叠得小小的纸笺,只有贺临风飘逸的字体:拖延,等我。

那纸笺应是贺临风小心藏起的,若不仔细看去,颜色根本与地上的茅草无二。可徐妃一眼便已经发现那纸张。将门出身的女人终究不一般。幸而是她,若是他人,后果不堪设想。

将那纸笺撕得粉碎,她忆起昏迷前所见。究竟那两个男人说了什么?贺临风有什么急事要在这个节骨眼上非走不可?那日她明明记得二人与一群黑衣人打了起来,怎么醒来以后却一点痕迹都没有?

想来想去,找不到个结果。她昏昏沉沉地,便又睡了过去。

醒来时,她知道,自己是饿醒了的。而且这饿,还是被鼻端嗅到的饭菜香气给引出来的。

睁眼看去,她以为自己看错了。只见狱卒不知何时消失了的牢房里,在不知何时摆上的一桌酒席前,坐着让她锒铛入狱的始作俑者——宣王梁逸。

她心里一阵郁闷,感情她待的不是天牢,而是会客室,怎么这人来了一拨又一拨的?

此时却看见梁逸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她过来桌旁坐下。

反正饿了,苏清雨也不客气,忽视那让人压力丛生的目光,她直接坐在梁逸对面,拿起碗筷便开始吃饭。

梁逸倒也不拘泥这些礼节,微微一笑,也是举起筷子就吃。

牢房里,饭菜香气满溢,碗筷叮当作响,却无人说话。

吃得心满意足,她直视那双似要将她的心思都穿透的狭长眸子,坦然道:“王爷请讲吧,来这里所为何事?”

对着这个害她入狱的人,她实在提不起好心情虚以委蛇,反正如今也是罪犯欺君了,他一个王爷,得罪了便得罪了。

梁逸却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眼神中尽是赞赏:“难怪他们抢着要你。就凭你能直视本王说这句话的胆识,便是在战场上,也无人能敌得过。”

苏清雨却不以为然。他号称战神王爷,自然在战场上有令人闻风丧胆的手段和本事。可如今,他却是害她的人,何况她对得起天地良心,为何要怕他?

梁逸似是看出她心中所想,正色说道:“本王知道你恨我害你入狱。只是不知你想过没有,太后欲将惠清下嫁与你。在公,本王不能看着堂堂公主受这样的欺骗,在私,本王也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他坦坦荡荡,眼神清明无波,每句都似发自肺腑。

苏清雨反驳道:“王爷此言差矣。若要太后打消赐婚的念头,以王爷战神之名,自然有一千一万种方法来解决,何须要将苏清雨推入今日境地中?再者,那日分明是王爷将苏清雨带往御花园中,若说引起太后赐婚的念头的,还是王爷。”

她根本不信,以他十四岁便带兵杀敌的能力,若真要帮自己和惠清,岂能没有更好的办法?!

梁逸却苦笑说道:“也难怪你记恨本王,只因一直出面的都是本王。可惜的是,你却忘了当日太子的车。”

太子的车?她细细想去。那日她遇上梁逸不久后又在原地遇上了太子,二人便一同上了车。那里她却实在不记得是什么地方了。想到“地方”,她却忽然惊醒,太子与她二人分别的地方,正正是遇到惠清公主的御花园!

若梁逸说的是真的,那这样说来,有心造成整件事的,不是梁逸,却是太子?!

梁逸点点头说:“当日碰到惠清她们时,本王便已经有点疑惑,只因这时间地点也太巧了些。后来发生了太后赐婚的事,本王才知道,那是有人定是故意为之。”

想起那个儒雅翩然的男子,连话音都是温柔的,却居然这样笑里藏刀!她又何尝得罪他了呢?如果这是真的,那梁逸倒是想要帮自己的了。若不是他那日一直在旁守着,只恐怕自己早糊里糊涂就着了太子的道儿。只是,她依然不改入狱的命运。

她心下歉然,向梁逸说道:“如此,当真是错怪了殿下了。还望殿下恕罪。”

梁逸朗笑说道:“如今姑娘心中可是想,即使本王插手,却也改不了姑娘入狱的事实?”

梁逸果然是战神,不须多加盘问便已将对方想法揣摩得一清二楚。

  苏清雨倒不扭捏,直接便点头。

第四十三章:梁逸(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