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身份揭穿

  这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梁逸,让众人都很愕然。

太后见自己的提议居然被梁逸给当面驳了回来,自然有点不高兴:“逸儿,你倒说说看,苏侍郎与清儿郎才女貌的,有何不可啊?”

梁逸一撩衣摆,便跪下说道:“太后不知道。苏侍郎实则是女儿身!试问两个女子,该如何婚配?!”

这话一出,顿时引得满殿一片惊呼,苏清雨只觉风云变色,霎时都不懂得反应了。

苏清雨怎么都没有想到,梁逸居然会知道自己的秘密,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这分明就要置自己于死地!没想到,这英气朗然的男子,竟然这样阴险毒辣!

皇帝一听,拍案斥道:“逸儿,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苏侍郎可是朝廷命官!”

梁逸目不斜视,一字一句地说:“皇儿自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皇儿也是刚得到的消息。本想着私下启奏父皇,可没想到太后心疼清儿,要为清儿指婚。皇儿身为皇兄,自然不能坐视不理。皇儿更要为我大乾朝着想。故此情急之下,只能用此下策。”

太后看着梁逸,凝重问道:“逸儿可是说真的?这可是朝廷命官,不能随意冤枉的。”

梁逸朝皇帝与太后三叩首,说道:“若有半分假话,逸儿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皇帝面色十分难看,眼神中更是恼怒:“苏侍郎,你有什么话要说?”

苏清雨跪在地上,她低着头盘算应该怎么办。这事来得太突然,她有种措手不及的无力感。她只猜到一件事,那就是,若此事真的被揭发,她便只有死路一条了。

正在犹豫时,惠清却哭着扑过来跪下,对皇帝太后说:“父皇,皇奶奶!请还清儿一个公道啊!若此人真的是女子,日后清儿还如何见人?”边哭,还边斜眼横了她几下。

她忽然有点明白了,今天这事本来就是一个局!梁逸故意带她过去御花园,然后让惠清对她产生好感。接下来,最疼惠清的太后自然会有所动作。然后,梁逸便顺理成章地上演了那指证她的一幕。

只是,她有点不明白的是,她与梁逸素来只有一面之缘,为何他要这样做?!

看见惠清哭了,太后自然心疼,勃然大怒:“若你不说话,那哀家就只能让人为你验明正身了!”

说着,她挥挥手,只见一个比较体面的嬷嬷带着两个太监立刻上前,伸手欲要拉她,说道:“请!”

“不必验了!”梁逍忽然从人群中大踏步过来,对太后说道,“皇奶奶,逍儿可以作证,苏侍郎确实是女儿身!”

顿时,哄堂哗然。人人都知道,当初苏清寒是陵王梁逍的下属,若陵王都说苏清寒是女子,那还会有假吗?

苏清雨不可置信地看着高高在上的梁逍,可他虽然就在身边,却由始至终没有瞥她一下。

皇帝的眼在他二人身上巡梭着,看得出他不断在思考着梁逍所说的话是否真实。终于,他问梁逍:“逍儿,这苏清寒可是从你的属地中出来的官员。你有什么证据?”

皇帝这话中分明有了警示,既然是梁逍属地中的人,若出事,那梁逍也脱不了关系。在此时说这话,其实倒是提醒梁逍,若没有把握,便不要包揽此事。

听着皇帝的话,苏清雨这才明白,都说梁逍与皇帝关系不好,倒不一定是真的。

梁逍却似乎没有听懂皇帝的意思。他撩开衣摆跪了下去,俊美无俦的脸上,往日的邪魅不羁全然不见,只带了点尴尬的笑,轻声道:“确是真的。只因皇儿早已与她私下定了终身。本来此番进京,皇儿也打算找个机会,对父皇禀明此事,并求父皇将她赐给皇儿做妃子的。”

这话说了出来,居然将满堂哗然狠狠地压了下去,殿中只是静得可怕。

苏清雨惊诧不已,梁逍居然这样捏造事实,究竟想做什么?

顾不得羞涩,她大声反驳道:“不!我没有......”

“阿清,你我心意早已相通,本王早已想奏明父皇将你赐给我为妃。如今六哥既然揭穿了此事,”梁逍抢过她的话,噗通一声跪在太后与皇帝面前,恳求说道,“求父皇和皇奶奶做主,将她赐予皇儿为妃。”

皇帝正欲说话,可太子却跨过众人,直直朝皇上跪下,朗声禀道:“父皇,万万不可!此事关系朝纲,兹事体大啊!”

说着,梁泯转向了梁逍,恳切劝着说:“九弟,我等乃是皇室子弟,望九弟以朝纲为重,勿要耽误国事啊!”

苏清雨感觉到,这事似乎有人刻意在背后谋划着什么。她突然有点明白,难怪梁逍在临走前说不管发生什么都要相信他。可见,他应是早已知道这事了。想到这里,她不禁愤怒,既然早知道此事,为何不对自己说?如今这样被人打了措手不及,难道他又能做什么吗?!

皇帝听了梁逍和太子轮番的话,虽然没做声,可眼光越来越愤怒。在场人见皇帝如此,心知这次苏清雨必然大祸临头。

太后却忍不住了,她恼怒地看向苏清雨:“你究竟是男是女?快说!!”这话虽是问她,可那语气却早已笃定她并非男子。

听到太后的话,苏清雨知道若再不说,便要当场验身了。可她宁死也不愿受这样的屈辱。

她想不明白,难道是男是女真的这么重要吗?虽然她只是一介女子,可她又有什么做错的呢?难道她所做的,都比不上那些碌碌无为的庸官吗?

不知是否情绪郁结,她只觉得头痛欲裂,耳中轰鸣,眼前一切开始有点模糊,但她还是死死捏紧拳头,勉力稳住有点发抖的身子,沉下声音,一字一句说道:“臣女叫苏清雨,是苏清寒的妹妹。”

皇帝勃然大怒,狠狠一拍案,他面前那案几便轰然裂开。他站起怒斥:“你居然冒名顶替!实在是混账!那苏清寒呢?”

“哥哥当初在前往明县赴任的途中,被盗贼推落山崖死了。臣女无人可以投靠,只好替兄赴任。”眼前越来越黑,耳中的聒噪声也越来越响,但她依然死死咬紧牙关,拼力将涌上喉间的那股腥甜压下去。

她不愿这样尴尬狼狈地受质问,即使是死,她也不要自己有一丝一毫的狼狈失态。

“她说的可是真的?”不知道太后是在问梁逍,还是在问梁逸。

不!她的事,她不愿再从别人来乱说!听着太后的话,未及他人回答,她却抢先答道:“若有一字撒谎,苏清雨一力承担。”

心中大痛,忽然胸口一闷,喉间腥甜涌起,肆意张扬的血洒红了她那一身雪白。

  没有听到周围人的惊呼声,她只觉眼前一黑,便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第三十七章:身份揭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