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71:叫什么,隽凉?凉?隽?

    第七十一章

  这话语……清淡中却似乎透着chong溺,抑制不住的,许夏木原本闪躲的眸光还是瞧了过去。不想,说那话的人却再次将自己埋入了那些枯燥而乏味的医学学术里。

  她想,刚刚那肯定是她的错觉。

  是的!应该是撞上了后脑的后遗症。

  可是……

  今天虽然是周末,但他也没必要一直待在这吧!这样她多不方便啊……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那腿间静默而流,带着一股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暖意,正如一条小溪不断在外泳着,随着她时不时的扭动,那小溪更有壮大的趋势。

  不会吧!没那么惨的吧!

  这个时候来……

  因为许夏木的月事一直是季节性的,一年就大概就来个四五次,最多就来个六次。所有她不似别人一样牢记日子,一直是随身携带“小饼干”,来时就用。但是,此时在医院,而且她是病人,身边除了一个男人外,无任何女性,哦!有那么一个,此时恰好不在病房内。

  许夏木在心里呐喊,“刘嫂,我好想你。”

  “额……温总!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许夏木声音轻微,轻到细若蚊声的地步。

  因为病房的安静,温隽凉还是听清楚了她的话。

  “既然你需要麻烦我,那能不能先唤个称呼?”

  眸光看向她,带着一点所有似无的侵、略、性。

  许夏木此时哪有心思去深究他眼中的情绪,此时即便是再高傲的女人都得服软了,随即就改口,“额……小舅,麻烦你帮我叫一下刘嫂吧?”

  “小舅?”某人挑眉,语气中似乎带着一丝不悦,“你是准备一直让别人误会我们是***关系?”

  许夏木瞬间有点想抓自己头发了,眼前的男人明显是故意的。

  但是,她不能。

  如果他不去帮忙叫刘嫂,她确实自己也可以去。但是,只要她一站起来,走到门那,就会被他看见她纯白的病号裤上是多么的绚丽多彩。

  这个人,她丢不起,也坚决不丢。

  所以,许夏木虽然心中不悦,俏丽的脸上却仍是一副讨好的神情,“那应该叫什么呢?隽凉?凉?隽?……”

  “叫我净衍。”

  “什么?”许夏木眉头一蹙,她刚才是不是听错了,他改名了不成?

  许夏木那略微吃惊的神情自然落入了温隽凉眼中,他不紧不慢道:“净衍是我的表字,难道你还不许我有个表字不成?”

  许夏木此时才领悟,原来他名隽凉,字净衍。

  不管是名字,还是表字,他的名字里都带着水。

  难道他命中缺水不成?

  有求于人,自然要满足那人一些奇怪的想法,所以许夏木似是乖巧顺从的唤了句,“净衍……帮我叫一下刘嫂吧?”

071:叫什么,隽凉?凉?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