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祠堂

    前世素萝亲眼见到母亲裕华公主为了救自己跌落山崖,回来后便大病了一场,不仅高烧不退且夜夜噩梦缠身,尹府遍请名医也只能让她退烧,却对她夜夜做恶梦之症无计可施,就连宣妃亲自带来的太医也是束手无措,短短一年素萝便瘦弱的风一吹便能倒下去,好在一年后素萝的病不治而愈,精神才渐渐好了起来,只是有关那日山崖上的事却全然想不起来了。

  尹府的人怕再次刺激素萝,从此再没有人在她面前提起跌落山崖之事,只说裕华公主是上香之时不小心跌落山崖,而前世的素萝也好像刻意回避这段记忆一般,并不去深究,甚至对尹文正给裕华公主立牌位,又扶正二夫人之事也未置一词。

  如今想起,素萝觉得前世的自己真是太过懦弱了,不愿意承受生母失踪的事实,不愿意面对本应该是她顶住了压力,就这么让人一步步的占了原本属于生母的位置,又一步步的把她推向深渊。

  只是这一世,她不能容忍自己再这样懦弱无能下去,首先,她便要保住生母的位置!

  “在……在府中的祠堂里!”霞青明显怔了一下,半晌才小心翼翼的看着她说道。

  府中的祠堂,那是供奉尹府列祖列宗的地方,母亲嫁进尹府是皇帝赐的婚,死后的牌位自然是要放入祠堂,受尹家后辈百年的香火。

  素萝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二夫人舒心巧不管伪装的有多好,对于抢了原本该属于自己的尊荣位份的人,心里也必定是满怀愤恨的,可是到头来在尹家的词坛里,她还不是要放在她所憎恨的那个人的后面,就是在族谱上,她也永远只是二夫人!

  “老爷请人算了日子,今日是安牌位的好日子,能永保家宅平安,老夫人说夫人为人向来和善,尹家家宅平安定也是夫人的意思,便应下了这件事,今日一早城南普陀寺的士吾大师便带着人到了,从开祠堂到现在,大概也有三四个时辰了,夫人的牌位……小姐要上哪去?”素萝不说话,霞青便开口说道,话未说完,见她面色一变,掀开湖蓝色的织锦被子便要下川,忙顺手从旁边绣映日荷花的鸡翅木屏风上拿下薄袄披在她的身上开口问道。

  “去祠堂!”素萝趿上天青蓝色的修鞋便往外跑去。

  “小姐……小姐……也要穿上衣裳啊!”霞青没想到素萝说跑便跑了,也不敢耽搁,找急忙慌的翻出一个披风就追着跑了出去。

  素萝的春晖园在老夫人的中慧院正后方,离祠堂并不远,等她紧握着霞青硬披在她身上的灰鼠皮披风赶到的时候,士吾大师正好把做完法事的裕华公主的牌位交到尹文正的手上,院子里跪了一地的尹府下人,就连二房的人也全倒了,背对着院门站着,此刻素萝的眼中只有生母的牌位,一旦自己的生母被认定为死亡,那二夫人便能名正言顺的当尹府的正儿八经也是唯一的夫人了,这是素萝万万不愿意见到的,来不及多想,弯腰捡起地上的一颗小石子,用尽全力就朝快要被尹文正放在供桌上的牌位射去。尹文正只觉得一阵疾风贴面而过,沉闷的叩击木头的声音响过,牌位突然一歪,应声掉到了地上。

第七章 祠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