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67章:不如当初不相识

    当初的他们都太过自以为是。  

  连默伸手握住她的柔荑,清邃的眸光锁定着她,“阿虞,霍渊其心可诛。”我们是在帮连景,不是害她。  

  霍渊是什么样的人,姬夜熔很清楚,所以才不让木槿和霍渊走近,可是现在看到连景这般模样……  

  心里有两股情绪在拉扯,一种是:理智,另外一种叫:感性。  

  如果能在有限的时间里与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把每一天都当做末日来相爱,那么即便只是一瞬的生命是否也胜过一个人的漫漫残生。  

  连默皱眉,他不喜欢阿虞现在的优柔寡断,眼角的余光扫到旁边放置的请柬,眉头皱的更紧。  

  她....想要去参加连景的结婚纪念日的晚宴?  

  “你需要多休息。”握着她的手不由的收紧了。  

  姬夜熔睁开清冽的眼眸,顺着他的眸光看向请柬,手无声的从他的掌心挣脱,“你怕别人知道你金屋藏娇?”  

  “我只藏阿虞。”声音温雅,狭长的眼眸凝视着她。  

  姬夜熔神色无动于衷,漠视他眼底的关心,笃定道:“如果我一定要去?”  

  “阿虞,不要任性。”声音寒冽,却又透着一股无可奈何。  

  她若坚持要去,他又能拿她怎么样?  

  因为这个问题,两个人的谈话以死一样的沉默结束,连默当晚没有留下来。  

  在回总统府的路上,程慕知道这事,说:“我可以安排人看紧她,不让她接近宴会场。”  

  连默剑眉一掠,声音沉冷:“不,我不会这样对她。”  

  他承诺过阿虞,等她身体好,许她自由。  

  这样对她和囚禁有什么区别。  

  “可是这样……”程慕欲言又止。  

  连默眸光头像车外,峻冷的容颜上浮起不自然的红,“她在暗处,我在明处护她,她在明处,我就在暗处保护她。”  

  他倒要看看,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究竟谁有胆子敢动阿虞半分。  

  程慕看向后视镜的眼神瞥向车窗外,不忍心再去看。  

  阁下现在为了姬夜熔,煞费苦心,可是——  

  姬夜熔真的会领阁下的好么?  

  *  

  那天后,连默一周都没出现在病房。  

  姬夜熔想,也许是因为连景的事,他们第一次意见相驳,怕是他心头不舒服,生气呢。  

  连默没来,于莎倒是天天过来陪她,照料她的一日三餐,陪她说话解闷,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于莎一个人在说。  

  于莎不断的说话,是不想病房太过冷清,她没指望姬夜熔会回应自己,无意间抬头看去,姬夜熔神色清冷而又认真的在听。  

  有那么一瞬间,心头的酸涩如汹涌澎湃的潮水涌动。  

  这个人,话真少的可怜,却有着一颗虔诚的心。

第067章:不如当初不相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