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47章:不如当初不相识

    姬夜熔躺在病床上,苍白的脸色和身下的白色床单一样的苍白无色,甚至透明到皮肤下面的细微的血管都能看得清楚。  

  她醒来的时候,手上还输着液,嗓子疼,头也昏疼,没有插着针管的手抬起来搭在额头上,确认自己是在发烧。  

  病房里只留了一盏睡眠灯,光线暗淡,房间里静谧无声,她以为没人,直到眼神不经意间看到站在窗口的峻影近乎要与黑暗融为一色。  

  不用细看,她都知道那人是谁。  

  垂眸,沉默,无言相顾。  

  连默是背对着她而站,双手放在身后,身影挺拔笔直,宛如一座雕像,屹立不倒,遗世而立。  

  不知道过了多久,静谧如死的沉默终究被连默先打破,削薄的唇瓣连牵起时都在颤抖:“为什么?”  

  他转身远远看向已坐起的姬夜熔,听到自己的声音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为什么四年前不告诉我,你……怀孕了!”  

  姬夜熔死寂的眼眸里迅速拂过一抹波澜。  

  他……都知道了?  

  *  

  三个小时之前,颜惜拿着她的身体报告来找自己,脸色凝重。  

  尽管他早已有心里准备,听颜惜说着她那大大小小数不清的伤,可当颜惜告诉他,姬夜熔曾经怀孕但又流产时,连默平生第一次懵了。  

  “不,不,不!”连默连说了三个“不”,顿了下笃定道:“这不可能!”  

  他一把夺过颜惜手里的身体报告,看到上面赫然写着流产,刮宫手术不成熟,造成子宫内膜刮伤,有严重的创伤,日常生活会有痛经,月经量不正常……  

  指尖蓦然一松,文件“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鹰隽的眼眸看向颜惜,声音隐隐颤抖:“什么时候的事?”  

  颜惜垂眸,暗暗的深呼吸,再次看向他时,说:“从子宫的愈合程度上看应该有四年左右的时间。”  

  再具体的时间,她无法确定。  

  连默的心像是被什么利器狠狠的撕扯,身体里的力量像是被瞬间抽走,连站都站不稳。  

  踉跄后退一步,右手撑在旁边的桌子上,勉强支撑自己站稳了。  

  颜惜一惊:“——阁下!”  

  连默低着头没看她,撑在桌子上的手却是极力的攥紧,青筋凸起,身上弥漫浓郁的阴狠和暴戾。  

  “出去!”  

  她站在原地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只听到他寒彻骇人的低吼:“滚!”  

  颜惜眼底里流转过一抹复杂与难受,弯腰捡起地上的报告,转身走出去了。  

  她关上门,背对而站时,听到里面传来支离破碎的声音。  

  情绪很沉重,不管做多少个深呼吸都无法将胸腔里的浑浊吐纳出来。  

  姬夜熔的孩子是谁的?  

  答案,是那么的赤*裸而残忍。  

  =============================  

  少爷:不要再给我送蜗牛了,看得我真失落的不想更了。很多时候不是我不想多更,可往往有很多问题,推荐问题,数据问题,收藏不够,作者能有什么办法?只能一天一更,慢慢的来养,慢慢的等。我一直不说,是不想让你们觉得我在找借口。上架的问题我比你们更急,我已经好几个月没什么稿酬可拿了,每个星期都要去医院交药费。上架收费,我可以有稿酬,难道我会不想么?你们表再送蜗牛虐我了,跪求你们,好不好TOT

第047章:不如当初不相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