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17章:不如当初不相识

    是了,除了他们的孩子,又有谁的孩子能够在严密监控的总统府出入自由!  

  连湛见她怔住了,以为她是被自己的身份吓怕了,得意洋洋道,“你知道怕了吧!快给我跪下道歉,我就让爸爸不枪毙你!”  

  四年多了....  

  他和柳若兰的孩子已经这么大了。  

  她曾经用命换来的解药救的男孩,此刻健健康康的出现在眼前,耀武扬威的说要枪毙自己。  

  与脸色一样泛白的唇瓣掠过似有若无的讥讽,很可笑,不是吗!  

  “你还不给我跪下,我是皇太子,以后当了总统,一样也可以枪毙你!”连湛睁大圆圆的眼睛瞪着她,趾高气扬。  

  姬夜熔敛眸,神色晦暗不明,转身欲走。  

  连湛见她又无视自己,追上来大喊:“你站住……”  

  手还没抓到她的衣襟,她步伐倏然顿住,侧头一双寒冽的眼眸弥漫着杀机射向他,声音阴森绝然:“滚!”  

  连湛虽蛮横,始终是个孩子,被她阴森恐怖的眼神吓的不禁哆嗦,站在原地很久都没反应过来。  

  回过神时,她的身影已远了,连湛气的直跺脚,“丑八怪,你等着,我这就回去要妈妈枪毙了你!”  

  *  

  姬夜熔将梅花献在石碑前,手指扶着冰冷坚硬的石碑,缓慢的坐下,眼底的苍凉满溢,喃喃轻语:“木槿,你是那么害怕寂寞的一个人,为什么要选择睡在这么冷清的地方?”  

  木槿和她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她漠然孤单,木槿活泼开朗,她喜欢安静,木槿喜欢热闹,最害怕夜晚,因为太过安静,会觉得孤单寂寞,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选在死后长眠寂静中,岂能不疑。  

  “木槿,就在刚刚我遇见那个孩子了,他长的真像阁下,眉眸清秀,眼神简直是一模一样。”轻喃的声音似有一抹苦楚闪现,放在石碑上的指尖不由自主的用力,划过石碑的指甲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最终指甲劈断,鲜血瞬间涌出,染在了石碑上。  

  另外一只手落在了空无一物的腹部,指尖收紧,紧紧揪住衣服,感觉到这里还残留着剧烈的疼痛,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水,脸色越发的苍白……  

  “木槿,我真的……好恨!”幽幽的声音被冷风卷走,飘向远方。  

  冷气中浓郁的腥血味与淡淡的梅香混在一起,交织出了腐朽的臭味,铺天盖地,似是笼罩在整个总统府的上方,无声无息的流动。  

  *  

  连默开完会,在休息室没看到姬夜熔,问警卫员,无一人回答,脸色骤然凝重,想到什么立刻大步流星的走出办公室。  

  没有让警卫员跟着,程慕不放心擅自做主跟在他的身后,于是在走到花园的中央时,他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姬夜熔坐在石碑旁,倚着石碑,卷翘的睫毛安静的覆盖在眼睛上,肌肤苍白的如同半空何时飘起的柳絮似透明色,乌黑的长发上落着零星雪花,瞬间白了头。  

  天地银灰间,她宛如睡美人,沉静安宁,毫无设防。  

  只是她身下顺着台阶蜿蜒而下的液体.....  

  红得,触目惊心。

第017章:不如当初不相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