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傅商商,你够了!

    话音未落,惊恐的双手捂胸,满眼防备的瞪他。

  上方,年慕尧脸上已经是黑沉一片的风雨欲来。

  左脸很快浮现几条细长的手指印,可见那一巴掌她用了多大的力道,遑论他还是头一次挨人耳光。

  有一瞬间的错愕未退,随即眸底怒火四起。

  捏在她肩膀上的力道瞬间加重,商商感觉肩膀快碎掉一样,这才开始有些后怕,掌心仍是一片麻痒。

  那一耳光的确过头了!

  只是刚刚的梦境……

  她妈妈躺在手术台上,胸口被人剖开取出鲜活心脏,生命被剥夺,她妈妈却流着泪绝望的满眼空洞。

  而商商,无论怎样哀求,手术台前执刀的人都无动于衷,机械的不曾停下手里动作。

  终于,她妈妈的身体一点一点冷掉。

  她的哀求无人问津,然而眼前的白大褂突然转身,那张脸渐渐穿透她的泪眼朦胧,精致五官跟着清晰。

  是年慕尧!

  怎么会做这么诡异的梦?

  然而,梦里的惊恐被她带进现实里,即便是从未发生过的画面,可一巴掌却不受控的落在他脸颊上。

  红唇颤了颤,对上他满脸阴霾堆积,却无从解释。

  片刻,他身子倾得更低,砸进她耳里的声音仿似裹了层森森寒气,“傅商商,这个时候我是不是该做点什么,才对得起你异想天开的指控?”

  “……”

  商商倒真希望他能对她做点儿什么。

  那样她必定一不做二不休的借机彻底缠上他……

  可惜,她双眼紧闭着,瑟瑟发抖其实满心期待,过了好一会,上方却静止了般,半天没有丁点动作。

  肩膀上的力道跟着消失。

  片刻,她忍不住半睁双眼,却见年慕尧已经直起身体,居高临下的站着,眸底有丝僵硬一闪而过。

  商商讪讪干咳一声,动了动僵硬身体,预备坐直。

  却不料,刚刚睡姿扭曲,这会腰部以上麻木的不受控制,只是缓缓挪动了下,身体倾倒的弧度已是一发不可收拾。

  空气里只剩她把持不住的一阵惊呼。

  猛地撞上什么,本能的伸手死死环住,这才不至摔倒。

  可又感觉不大对劲……

  手指勾住的是条皮质物什,像是——

  皮带?!

  于是爪子下移,摸了摸又摸了摸。

  手心触感紧绷,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是臀部,准确来说是年慕尧的臀部,好吧,也算揩油成功。

  那么问题来了……

  将她这整张脸掩埋的又是什么部位?

  似有一团血脉喷张,空气都静止了,也不知是她脸上发烫还是什么,鼻腔间氧气急剧减少,心跳却在加速。

  闷闷的,还有她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

  那一团却微妙的渐渐改变形态,商商明显能够感觉到那块布料都开始紧绷。

  她整个当机了,做不出反应,却听上方他嗓音黯哑的压下怒火膨胀,濒临爆发,“傅商商,你够了!”

傅商商,你够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