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试图放下

    黑暗里冰冷无限疯长。

  商商被他决然的一句话鞭挞的几乎体无完肤,眼睛里泪水不断往外翻涌,死死咬着嘴唇不敢哭出声。

  肩膀却怎么也控制不住的一阵耸动。

  上方,年慕尧眸底冰层破裂。

  呼吸重了几分,很快恢复正常,有什么迅速土崩瓦解,下一秒,他翻身起来,打火机燃起一方微弱光亮,照亮他眼帘微垂的清冷面容。

  片刻,黑暗里只剩一点橘红。

  鼻腔间,烟草香气弥漫,只看得清他单腿微曲坐在地上的模糊轮廓。

  四下愈发安静,商商身体里绝望滋生,心脏都被冰层包裹了般,静静躺在那里,半天才调整好呼吸。

  声音里仍有一层厚重哭腔,似终于下定决心,“小叔,很对不起我喜欢你这件事对你造成的巨大困扰,今天过后我会试着放下你。”

  说着,起身离开。

  这么多年的喜欢,深入骨髓,放下却比继续喜欢更加艰难。

  可前头光亮全无,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偶尔她也想保留最后一点骄傲,因为一直以来都喜欢的太过卑微。

  伸手,艰难握住门把。

  身后没有挽留,反而是记冰冷警告,“傅商商,记住你刚刚的话,否则我有太多办法将你彻底送出年家。”

  商商脚下步子顿了一秒,之后房门开合,她飞快跨了出去。

  门里,终于安静下来。

  年慕尧叼着烟起身,伸手按下墙上开关,明亮光线瞬间将黑暗驱逐,也照亮了他眼底隐匿的些许自嘲。

  门外,商商直奔自己房间。

  眼睛里雾气不断翻涌,一路跑进卫生间,打开花洒,才终于放心哭出声来。

  像是恨不得一下子哭掉所有委屈,可心里苦楚不减,这么多年深入骨髓的喜欢,怎么也没法随着眼泪排出体内。

  从她自不量力对年慕尧心动开始,这场戏注定悲剧落幕。

  而眼前,痛苦才刚开始。

  恐怕此生都没法再这么去爱第二个男人,可如今结果已经摆在眼前,他厌恶她的存在,更不要说接纳她的满腔喜欢。

  已经到了必须放下的时候,也算是自此放过自己……

  ————

  终于熬到天亮,黑暗里的狼狈终究无所遁形。

  商商看一眼镜子里自己惨白的面色,眼睛里布满血丝,双眼红肿的厉害,头发散乱着,像是恐怖片里跳出的女鬼。

  新的一天,着实被自己这个模样吓了一跳。

  洗过澡,冰敷了会眼睛,换了身衣服,才算正常了些。

  说好放过自己,就必须努力去做。

  用力拍了拍脸颊算是给自己打气,好一会才打开/房门,跨步出去。

  楼下,餐厅里食物香气浓郁。

  商商看一眼餐桌边优雅用餐的身影,脚下步子一顿,抓在扶手上的力道重了几分,下意识想逃,理智却不允许。

  深吸口气,调整好呼吸,这才过去。

  “小叔早。”

  像是曾经无数个早晨一样乖乖打过招呼入座,只不过那时她还只敢将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深藏心中……

试图放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