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任何心动对他来说都是致命打击

    不远处,冷白水晶灯下,年慕尧眼角挂着商商不曾见过的柔软,此刻他身子微倾,怜惜的在周媛脸颊落下轻柔一吻。

  那样的场景,商商曾经梦过千百回。

  可惜,如今女主角并不是她……

  “时间差不多了。”年慕尧看一眼时间,率先起身,周媛跟着起来,挽住他臂弯,亲密的几乎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步步趋近。

  “呀,商商你脸色怎么这么差?”迎面撞上,周媛面露惊讶,随即想到什么,“慕尧,要么你替她检查一下?”

  后者眉心不耐紧皱。

  商商下意识看一眼年慕尧方向,对上他眸光清冷,眼底一阵灼烫,再也支撑不准的背过身去几乎落荒而逃。

  ————

  黑色卡宴开出年宅。

  半路,司机按指示靠边停下,而后下车候着将车厢腾给后座两人。

  周媛看一眼车外,面露不解。

  “慕尧怎么把车停这了?”说着,葱白手指已经不安稳爬上他结实胸膛,似有若无的撩/拨着,“难道……”

  鼻腔间,全是她身上浓郁的香水味。

  她几乎整个人贴上来,胸口柔软蹭在他手臂上,暗示十足。

  年慕尧侧头避开她娇艳唇瓣,眸色冷沉带着警告,周媛这才算是安稳了些,悻悻坐在一边察言观色。

  片刻,他嗓音薄凉,“周小姐演技不错,这是酬劳。”

  外头霓虹璀璨,被车窗过滤的只剩一层暗淡昏黄,却仍照的他手里捏着的支票上一连串的零格外清晰。

  “年慕尧,你什么意思?”

  周媛一脸红白交错,愤懑不平,“你把我周媛看做什么人了?!”

  多半女人都是冲着年慕尧的身价不菲,纵使是她也并不免俗,但这不代表她就甘愿做个可以用钱打发的女人。

  何况,他们还什么都没发生。

  他把她当什么?果真如那小丫头说的,只是个演戏的工具?

  荒唐!

  “没什么意思。”年慕尧仍旧神色淡淡,语气更是出奇平静,“不过是提醒周小姐,不要入戏太深。”

  “所以,今晚的一切只是你做给那小孤女看的?”

  ‘小孤女’三个字她嗓音极近轻蔑,落在他耳朵里很是反感,眉心褶皱更深,嗓音彻底冷了下去,“不然呢?”

  “呵……”周媛气急,只剩一声冷笑。

  空隙,年慕尧丢下支票,起身下车。

  “老王,送周小姐回去。”车门关上前他清冷嗓音传进来,“另外,不要忘记清理掉车子里的香水味。”

  很快,黑色卡宴载着一车怨恨驶离。

  路边,年慕尧捏着烟斜靠在一颗香樟树下,树影里,他面容模糊,魔障了似的,脑袋里全是傅商商落寞狼狈的模样。

  烟圈缱倦间,他眸色愈发清冷开去。

  不可否认,那小丫头虽还不至于走进他心里,但至少也已经迈进了他眼底。

  这种感觉陌生而令人心悸,可惜任何心动对他来说都是致命打击,只能趁着还未萌芽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扼杀。

任何心动对他来说都是致命打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