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还是着了她的道(已改)

    一整夜,商商时睡时醒,很不踏实。

  被病痛折磨的感觉实在难受,偶尔模糊醒来,只有见着不远处沙发上闭目养神的修长身影,才又能安心闭上眼睛睡会。

  后半夜,彻底睡不着了。

  偌大病房,只开了盏壁灯,光线昏黄,足够她凝神打量年慕尧的睡颜,趁他睡着,目光更是肆无忌惮。

  他身上裹了条姜黄毛毯,衬得睡颜柔软。

  可能睡得不大舒服眉心微皱,却少了些严肃,没有拒人千里的疏离,五官更是完美,连睫毛都是完美的浓密卷曲。

  她完了……

  爱过这样的男人,大概这辈子都不可能移情别恋了。

  叹一口气,哀怨的翻了个身。

  “睡不着?”年慕尧不知什么时候醒的,说话间,人已经跨步站定在她窗前,微一倾身,宽大手掌覆上她额头。

  片刻,眉心褶皱松动,“烧退的差不多了。”

  职业习惯,他对待手里的病人一直耐心温和,以致商商悲从中来,要是医生是他,宁愿往后一病不起。

  额头掌心抽离。

  商商回神,下意识伸手按住他手背,仗着病痛在身耍赖,“小叔,我还是很不舒服,你再替我多看会。”

  说着,几乎是整张脸埋进他手心。

  年慕尧那么精明的人,一眼就能拆穿她的蹩脚谎话,可掌心她呼吸温热,说话时唇瓣软软擦过,似有阵微弱电流,沿手臂到达心底。

  莫名就不想和她计较了……

  见他没有动静,商商偷偷睁眼,预备从指缝间探查他的神色,却被他先一步合上手指,半点缝隙也不给她。

  眼前一黑,没能如愿。

  不久,她哑着嗓子怪叫,“小叔,我不能呼吸了……”

  “不是要我多检查会?”年慕尧明知故问,唇角弧度微弯。

  “呜,我错了……”

  从黑暗到光明,他神色已然如常,商商哭丧着脸,敢怒又不敢言,一时间,病房里重又陷进沉默。

  “我想上厕所。”很快,她又有新花样。

  年慕尧撇她一眼,站着没动。

  商商一急,憋红了脸,伸出手恳求,“小叔,我爬不起来,你拉我一把……”

  她另一只手上还挂着点滴,的确行动不太方便,年慕尧下意识皱眉,实在是往日里她花样玩得太多。

  “小叔……”

  再开口,眼底已经憋出了些朦胧雾气。

  年慕尧脸上闪过一些无奈,左手已经伸了出去。

  下一秒,她眼底有抹得逞的狡黠,不等他有所反应,滚烫手心已经死死捏住他手腕,也不知哪来的一股蛮力,趁他触不及防手脚并用将他扑倒在了病床上……

  还是着了她的道!

  “傅商商!”他嗓音阴鸷,已经是怒火将至的前兆。

  可商商好不容易得逞,哪有轻易放过他的道理?

  胡搅蛮缠的骑坐在他腰上,动作太莽撞,手背针头里已经有了回血,索性一把拔了,也不管手背血珠直冒,一脸的英勇就义,“筱筱说了,你这样的男人,多睡个几回早晚会睡成我的人!”

还是着了她的道(已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