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许哭,傅商商

    慕礼私立医院。

  “她是高烧脱水导致的昏迷,额头上的伤没有大碍,不用太担心。”年慕尧替病*******的人拉好被子,宣布结果。

  没有大碍,年晋晟夫妇才算彻底放心。

  天知道,半小时前在年慕尧公寓找着昏迷不醒、满头是血的商商时,沈听荷被吓得差点心脏病发作。

  还好年慕尧足够冷静,做了简单处理后,将她送来医院。

  “商商没事就好,我和你爸等下有点事情,这里就交给你了。”沈听荷朝年晋晟使了个眼神示意他不许说话。

  临走,交代年慕尧,“你手上本来就有伤,刚刚还一路把商商抱过来,等下记得自己也去检查下。”

  话音未落,已经拉着年晋晟消失在病房门口。

  年慕尧活动了下有些红肿的手腕,关节处涌进一阵酸疼,下意识看一眼病床上安静睡着的人,眉心紧蹙。

  她脸颊潮红,同唇上干裂的苍白形成鲜明对比。

  发个烧发的她这么惊天动地,也算少见,要不是发现及时,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亏她这会倒睡得安稳。

  最让他头疼的还是她昨天那通告白……

  不用想也猜得出,她眼前这副惨样,必定和昨天被他拒绝脱不了干系,或者根本就是故意折腾自己。

  好一会,他叹一口气,揉了揉疲惫眉心,离开病房。

  ————

  夜色渐浓,商商下午才勉强退下的热度,这会又有了卷土重来的架势。

  商商烧糊涂了,迷糊醒来后缩成一团嘤嘤的哭,偶尔哑着嗓子喊‘小叔’,任边上几个护理人员轮番上阵,也都劝说无果。

  最后还是通知了年慕尧。

  ————

  半小时后,年慕尧过来时,商商怀里紧紧抱了只枕头,酡红脸颊上泪痕未干,迷迷糊糊又睡过去了。

  模样十分可怜。

  “院长,我们一靠近傅小姐她就哭,针也根本没法扎……”护士长捏着点滴针头一脸为难的汇报。

  年慕尧接手,“你们出去吧。”

  病房门从外头关上,*******的人像是被这微弱的动静影响,吃力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带着一丝防备。

  下一秒,眼泪毫无征兆,“小叔……”

  年慕尧下意识皱眉,步子已经跨了出去。

  “不许哭,傅商商。”他沉声威胁,忍着痛手上替她扎针的动作并不停止,手法熟练精准,点滴很快挂上。

  威胁奏效,商商眼睛里泪珠子要掉不掉,连治疗也无比配合,同刚刚护士嘴里说的根本判若两人。

  年慕尧有些无奈的替她擦了眼角,并趁机抽掉她怀里的枕头。

  示意她躺平身体,她也十分配合,只是明明被病痛折腾的疲惫至极,却还勉强睁着眼睛不敢闭上。

  不言不语,是种无声的僵持。

  良久,他叹一口气保证,“闭上眼睛睡会,你醒来之前我都不走。”

  ————

  PS:

  感谢【wy345137784】童鞋送滴花花~爱你哟~

不许哭,傅商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