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是很明显的要她走的意思

    商商喉咙一紧,一口苹果卡在嗓子里不上不下。

  狂咳不止。

  脑袋里闪过自己萌蠢年纪时挺着胸脯的严肃挑衅的模样,“女孩子该有的我都会有的,你等着瞧吧!”

  他果然等到了,更瞧到了。

  可惜……

  商商紧了紧上衣,又想到往日里陆筱常挂在嘴边一脸蔑视的……侮辱,“傅二商,你还别不信,我脸上随便起个痘都能比你胸大!”

  往日里她一定不要脸的回句,“胸小怎么了?我脸好看!”

  可这会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脸好看有个屁用啊?灯一关,拼的还不就是那两团肉?

  年慕尧手里削苹果的动作不停,水果刀和苹果在他手里成了绝佳组合,果皮不断,一颗削好的苹果被他送到嘴边,动作优雅。

  空气里全是些好闻的果香味。

  他分明没有半点不自在的模样,她也跟着稍微放松了些。

  “你很紧张?”

  好一会,年慕尧一句话意味不明。

  “倒没有……”

  “如果你是为了更好的备战高考才搬出年宅,我想学校宿舍应该比我公寓更加适合你,毕竟你住在这,我们彼此恐怕都会不大自在。”

  是很明显的要她走的意思。

  他冷静又理智,商商一颗噗通乱跳的心瞬间沉入谷底,心情低靡。

  沉默片刻。

  她低着头坐在那里,拳头大的苹果被她紧紧捏在手里,很有种凄凄惨惨的味道,连他都生出了些不忍。

  预备安慰。

  只是才要开口,她已经乖乖起身,“如果小叔很不喜欢我住这的话,今天太晚了……我明天就搬到学校去住。”

  临走,一步三回头的依依不舍,“小叔,晚安。”

  直到她身影消失在楼梯口,也没能如愿等到他的开口挽留。

  她太听话,年慕尧反而错愕。

  一时间有些晃神,不多的几次相处,他其实很知道,表面乖巧懂事的傅商商,心里其实住了只小恶魔。

  至少她修理起年西顾就蛮有一套的。

  傅商商讨厌芹菜已经到了看一眼都会食欲不振的地步,为此年家餐桌上很是迁就,干脆直接封杀芹菜。

  可偏偏年西顾那个不省心的喜欢和她作对。

  每到饭点,必能听到年西顾喋喋不休的念叨自己有多喜欢芹菜,情深意切的简直可以出本《我爱芹菜上下五千年》。

  之后终于如愿,每天端着不同花样的芹菜坐她对面狼吞虎咽。

  为此,很长一段时间,年西顾小人得志,而商商每到饭点只要闻到那股子痛恨的芹菜味就会直接反胃。

  后来有一次,年慕尧有事回大宅。

  夜深人静,他放轻脚步,经过二楼时却下意识停住。

  彼时,傅商商将年西顾那个没用的压在墙上,一本正经的威胁,“告诉你,芹菜吃多了杀精的,我网上查了,杀精的意思就是你会变成后宫里那种阴阳怪气不能娶老婆的小太监!”

  许是不能娶老婆杀伤力太大。

  此后饭桌上,年西顾再没提过半个‘芹’字。

是很明显的要她走的意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