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真的不是因为摸到……才流鼻血的!

    警局外。

  冷风一吹,商商冷得打了个哆嗦,一路小跑着才能勉强跟上年慕尧的步子,小短腿跨得十分卖力。

  黑色卡宴停在不远处。

  司机一直等着,见状下来打开车门,站在一旁恭敬候着。

  商商一路琢磨着什么,眼见他就要上车,一着急伸手拽住他袖子边缘,小心翼翼的恳求,“小叔,你能不能把我男……我朋友季沉弦一起带走?”

  做戏做全套。

  恩恩爱爱的小情侣,怎么会对另一个见死不救?

  眼见年慕尧神色更冷,她乖乖收了手,双手胡乱搅着,不安又无助,演技好得可以直接搬上大屏幕。

  片刻,他已经径直坐进车里。

  商商没动,似要用这种幼稚的行为和他干耗着,以换他答应将季沉弦一并从警局带走,十分倔强。

  年慕尧不为所动,语气不耐,“要么上车,要么自己滚回学校去。”

  话音才落,那边刚刚还一副要对抗到底的某人,一溜烟上了车,半点犹豫没有。

  ————

  车子径直开往年慕尧公寓方向。

  商商一直盯着窗外,明明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却还一脸无辜的明知故问,“小叔,你不送我回学校吗?”

  边上,年慕尧正闭目养神。

  见他不回话,商商转过身来光明正大盯着他看,车厢里光线昏暗,简单一个侧影,她仍看的津津有味。

  冷不防,车子颠簸了下。

  她侧着身的坐姿不大稳,身子一跄,有些不受控制的来了个饿虎扑羊。

  一点也不美好的投怀送抱,她鼻子也不知撞到了什么,感觉整张脸都在疼,仍保持着扑在他怀里的姿势,还没来得及欢呼雀跃,鼻子里已经有什么东西慢慢流出。

  疼……

  年慕尧睁开眼就对上她一双泪眼朦胧。

  许是这些年年家将她保护的太好,她眼神从来清澈,此刻蒙了一层浅薄泪汽,一双眸子尤其晶亮,很容易激起人身体里的邪恶*********年慕尧黑眸眯起,缓缓压下某种冲动。

  极近的距离,呼吸相闻,商商有些沉迷。

  正心跳加速,却听他呼出一口浊气,提醒,“手……”

  指的自然是她的。

  商商后知后觉,她一只手别在他腰间,另一只手似是撑在什么上面以便借力,隔了一条西装裤,触感似乎有些……

  紧绷绷的,发烫。

  察觉不对,缓缓低头去看。

  视线落定在他腰部以下,两腿之间。

  一瞬间,身体里的热血像是齐齐涌进脑袋,脸颊滚烫,连耳根都不可避免的开始升温,身体僵硬。

  “我、我、我……”

  “拿开。”

  商商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还是他咬牙再次提醒,她才触电般的抽手,又抽风一样贴紧车门,尽可能同他拉开最大距离。

  关键时刻,她智商明显不大够用,捂着鼻子保证,“我真的不是因为摸到……才流鼻血的!”

我真的不是因为摸到……才流鼻血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