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究竟傅商商三个字在他心里有多不堪

    她才要退缩,话一出口被他利落截断,“西顾用十万块就可以买你悔婚,告诉我多少钱可以买你忘掉那晚的所有事情?”

  宋雅礼车祸之后,他陪着去了国外。

  今天才回国。

  商商原本有一肚子话要说,可到眼前却又无话可说。

  良久——

  底气不足,“小叔,那天晚上我被人下了药。”

  可他却是清醒的……

  心里到底还是存了些侥幸。

  可他轻易能够读出她话里的潜台词,不耐烦,“当时我在那边有个饭局,喝了酒,将你当成了雅礼。”

  原来如此……

  满心的期待,到头来成了一场空欢喜。

  满心失落,深深不甘。

  这些年,寄生在年家,时间磨光了她身上所有尖锐棱角,这会心里沉睡已久的小恶魔却突然惊醒。

  “我一点也不会觉得内疚!”她抬头,用力瞪他,“宋雅礼被车撞的时候,我恨不得她当场直接死掉!”

  她从来不够善良,此刻尤其委屈。

  “她打着做我好朋友的旗号以便接近你,我掏心掏肺的对她可她是怎样在我身上捅刀的?明明是我写的情书,可结果却署了她的名字,成了她告白的工具!”

  商商想哭,哭不出来。

  “可是你喜欢她,我没办法……”

  事实上,如果时光倒流,回到那晚,她就算遭遇不测,可能也不会给年慕尧打电话求救。

  可眼前,年慕尧的话像是一把刀子,划开了她心里积压成灾的委屈。

  多少钱可以买她忘掉那晚的事情……

  如果所有委屈都可以用钱进行衡量,她也想问,多少钱可以买走她自小到大相思成灾的深深喜欢?

  她所有的不理智似乎都要在这会用光。

  空气里炸药味四起,年慕尧的愤怒成功被她激起。

  商商下意识吞咽一口,恐惧还未抵达眼底,他已迅速欺身过来,成功将她禁锢在冰冷墙角,神色阴鸷。

  “所以你发短信给她,让她到酒店观摩我和你的一/夜缠/绵?”

  商商愣住,一颗心彻底坠入谷底。

  前段时间她整理手机时发现,历史信息里头确实有条发给宋雅礼的短信,连时间都巧合的令她无从辩解。

  只剩沉默。

  别墅静寂,他嗓音愈显冷厉,“傅商商,我甚至怀疑那晚的事情是你一手策划。”

  说是怀疑,语气却比肯定更加伤人。

  有种深深的无力是,纵使你巧舌如簧,可以说服全世界的人,可那个人不信,全世界也不过尔尔。

  没有意义。

  指甲掐在掌心,疼痛入骨,才鼓起勇气同他对视。

  她突然有些好奇,究竟傅商商三个字在他年慕尧心里有多不堪。

  “年慕尧……”

  “傅商商,如果你的喜欢是以人命为代价,很抱歉,我年慕尧背负不起。”

  临走,又补一刀,“既然不想和西顾结婚,那就干脆别呆在年家了吧,我会找个机会和我爸商量,送你出国。”

究竟傅商商三个字在他心里有多不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