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她怎么可能有流产迹象(改)

    电梯内壁折射出他脸上皱眉的模样,商商心口隐约升起一丝烦躁,下意识回了句,“我没有家长!”

  啪嗒挂掉电话。

  电梯一路往下,商商一颗心也跟着缓慢下沉。

  ‘叮——’

  电梯停在九楼。

  门一开,年慕尧跨步预备出去,才有动作,袖子被人伸手拉住。

  “小叔……”

  商商脸色惨白的厉害,一开口,嗓音有些颤抖,“半夜的事情,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说那些话的。”

  “不用和我说对不起。”

  两人没有下去,电梯门又要关上,年慕尧伸手按住,“现在开始收起你自以为是的喜欢就是对我最好的补偿。”

  话音才落微一用力,衣袖从她手中抽离。

  一整个过程他头也没回消失在她视线里,商商怔愣站在原地,视线有些模糊,电梯门关上的瞬间,脑袋里只剩一片天旋地转。

  自小腹处蔓延的疼痛一发不可收拾。

  意识抽离。

  ————

  手术室外头。

  年慕尧临进手术室前,被人叫住。

  “年院长,您有电话进来。”

  “我刚给商商打电话,是别人接的,好像是在你医院,被人发现晕倒在电梯里。”接通,那头年西顾语气少有的严肃,“怎么回事小叔,她怎么可能有流产迹象?”

  年慕尧脚下步子一顿,吩咐助理,“这台手术让林医生来做。”

  “可言教授家里人那边……”助理有些为难。

  言家人难缠是出了名的,并且涉猎传媒领域,要是稍有怠慢,恐怕都会对医院声誉造成不好的影响。

  “任何事情有我负责!”空荡走廊里余下他近乎失控的一声低吼。

  话音未落,已经回身,大步往电梯方向过去。

  助理瑟缩了下,没敢再阻拦,可又不禁好奇。

  要知道,当初即便是宋雅礼也从没能让院长放下工作不管不顾,何况当下还是冒着得罪言家的风险。

  究竟为了什么事情?

  ————

  商商只感觉自己在水生火热里走了一遭。

  疼……

  迷迷糊糊间疼痛难以抑制,半梦半醒间好似抓住了什么,身体开始回暖,舒服了些,这才彻底睡了过去。

  梦乡冗长。

  在进入年家之前,她最耿耿于怀的就是自己傅商商这个名字。

  她刚出生那会,医生一口笃定她活不过三个月。

  这消息传到乡下奶奶那里,老人家着急忙慌让人带了话过来,说给起个随便点的名字才好养活,于是傅爸就特随意的照着妻子的姓给起了个傅商商。

  后来没多久就有媒体曝光,那医生其实有重度精神分裂症,他对每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家长都这么说。

  八岁时,商商审美独特,立志成为电视里财大气粗小老婆扎堆的土财主。

  为此她两个星期没和自己老爸讲话。

  原因是她觉得傅商商这个名字太挡她财路,要是直接叫傅商,谐音富商,大气恢弘又寓意深远,说不定喊着喊着将来就真成富商了呢?

她怎么可能有流产迹象(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