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夫人不可啊

    绿浮星真是无奈了,难不成小魔离天真的那么喜欢剥人家的皮吗?  

  还真是重口味!  

  评价一番,绿浮星收了心神。  

  “那你们说怎么办吧?你们可有见过大豫国的难民?为了一个饼争夺的几乎要赔上性命,他们每时每刻都有人饿死,我这些食物不能吃完,反倒要扔了,这说的通吗?”  

  身为仙子,原则问题上她是不会犯糊涂的。  

  秋月瞳孔一缩,赶紧跪了下去,之初也止住了哭。  

  “夫人说的是,是我等糊涂!”秋月认错,招呼其他人道:“一齐吃了饭菜,不能又剩的,另外传令下去,从今天起,国师府各房都不得浪费饭菜,若有剩饭吃不完的,留着下顿吃!”  

  秋月说完也不墨迹,站在桌边,拿着筷子就吃了起来。  

  之初等人相继效仿。  

  绿浮星心中叹道:“明明是我的早饭,我却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吃,真是悲催!”  

  原本以为做了夫人就是享清福的,穿衣有人给穿,吃饭有人喂,就连吵架都有人替吵,真是惬意无限。  

  可是……  

  吃完早晚之后,绿浮星就觉得不那么爽了。  

  “去花园里散步消食!”  

  “是!”  

  一群下人答应着。  

  于是,花园中绿浮星要上假山上看风景。  

  之初哭嚷道:“夫人不可啊!假山陡峭,若是夫人磕着碰着,哪怕破了在一层皮儿,国师知道了会剥了我等的皮!”  

  “好吧,不上了!”  

  绿浮星妥协!  

  下水摸鱼总可以吧?  

  之初又哭嚷道:“夫人不可啊,河水太凉,若是夫人冻着了,着凉了,国师知道了会剥了我等的皮!”  

  好吧好吧,不上山不下水,我赏花总可以吧?  

  菊花开的正艳,绿浮星摘了一朵就要戴在头上。  

  “夫人不可啊!”之初又趴在绿浮星脚边哭:“若是被这花儿破坏了夫人的形象,国师知道了会剥了我等的皮!”  

  去他个剥了我等的皮!  

  绿浮星真是有种寸步难行的感觉。  

  “你们说吧,我能干什么?”  

  之初眼泪汪汪的环顾四周,指了指不远处花架子下的秋千:“夫人可以荡秋千!”  

  绿浮星眼睛一亮,加快脚步往那边走,身后又响起之初的哭声:“夫人不可啊!走太快万一跌了跤,国师知道了会剥了我等皮!”  

  绿浮星无奈的慢慢缓步而行,举止优雅,慢如乌龟。  

  终于坐在了秋千上,绿浮星觉得短短一段距离,竟然仿佛走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好在总算解放了,绿浮星的脸上出现笑容,用力一荡,秋千迎风升起,那感觉仿佛遨游在九天之上,清风拂面,像是要与天空接触,忽的又坠落下去。  

  身后,之初的哭声响起:“夫人不可啊,荡得太高若是摔了下来,国师知道了会剥了我等的皮!”  

  “嗷……”绿浮星仰天长啸,抑郁的要吐血。  

  “夫人不可啊!大声叫喊若是伤了嗓子,国师知道了会剥了我等的皮!”  

  绿浮星……  

  慢悠悠荡在秋千之上,真的是困的不行不行的。  

  “夫人不可啊!这回儿睡了,万一着凉,国师知道了会剥了我等的皮!”  

  谁能救救她?  

  绿浮星真的受不鸟啦!  

  突然,只见不远处一道身影行色匆匆,绿浮星当即一喜,救星来了:“大壮过来!”  

  大壮听见绿浮星的喊声,抬起头往这边看过来。  

  只见绿浮星被婢女簇拥着,坐在花架里的秋千上如同百花仙子。  

  “夫人!”大壮可不敢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乖乖的走到绿浮星跟前儿,弯着腰道:“夫人有什么吩咐?”  

  “你带我出府逛逛怎么样?”  

  绿浮星算是明白了,在国师府里,她是被限制了自由的,所以要想开心的玩好,只能出府去!  

  “好的夫人!就让属下给您当向导!”  

  大壮已经换下了之前那身儿粗布衣裳,转而穿着一身锦绣的套装,也算是人模狗样,十足的暴发户形象。  

  “夫人不可啊!若是出了府有什么意外,国师知道了会剥了我等的皮!”  

  之初的哭声不出意外的响了起来。  

  “你信不信现在老子就剥了你的皮!”  

  乖乖我的这个暴脾气!  

  大壮可不管之初是不是楚楚可怜的小女生,路见不平就一声吼,把之初给吼没词儿了。  

  “呜呜……可是!”  

  “小狐狸不要命了吧!你那一身雪白的狐狸皮,老子剥下来正好给夫人做狐裘大衣!”大壮冷哼一声。  

  之初缩了缩脖子,眼泪汪汪不不敢说话了,坏人,大壮这条臭蟒蛇是坏人!哦,不,是坏魔。  

  “回头若是国师怪罪下来,你承担的起吗?”秋月适时插嘴,一语中的。  

  大壮搓了搓手:“夫人,您看!”  

  “你们国师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再说我又不是不回来,出了什么事情我自己承担就是了!”  

  绿浮星赶紧说话,生怕说服不了秋月之初两个,还给大壮使了使眼色。  

  “你们两个不开眼的,张嘴闭嘴都是国师,莫非是对国师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大壮扯着嗓门嚷嚷。  

  秋月、之初一听,赶紧跪了下去。  

  “你别胡说,我们只是奴婢,按照国师的吩咐行事罢了!”秋月不卑不亢的与大壮对视。  

  而之初蠕偌道:“国师那么完美,谁会不起心思呢?可是国师总想剥了我的皮做衣裳!呜呜呜……”  

  之初哭的那叫一个悲惨啊,她怎么就那么倒霉,偏偏生了那么漂亮的皮毛?  

  大壮歪了歪嘴儿,这个之初是有童年阴影的,小时候亲眼看见自己的同类被人剥了皮制成大衣,从此最怕的就是有朝一日被捉去剥皮,这阴影跟了她几百年了,已经根深蒂固了。  

  “你们两个傻的,知不知道国师也得听夫人的话?你们两个处处限制夫人,就不怕夫人回头再国师大人面前吹枕边风吗?到时候有你们两个受的!”  

  秋月脸色一变,紧忙道:“夫人息怒,我等真的只是为夫人着想,若是有开罪了夫人的地方,念在是初犯,求夫人网开一面!”  

  秋月说着叩了首。  

  绿浮星就无奈了,她现在在这些人眼中究竟是个什么形象?  

  居然还会吹枕边风?  

  有那时间她睡觉去,吹风难不成不累腮帮子吗?  

  “你们让我走就是了!”说完一转身,加快了脚步。  

  秋月与之初二人脸苦着脸,大壮坏块的摆了摆手,笑眯眯的跟上。  

  带着夫人去哪里玩好呢?  

  逸仙居,书香楼,神仙院,财神阁还有升天馆!  

  一连串的地名,一个个在大壮的脑海中出现。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夫人不可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