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三章 打个赌

    “笑话,真是笑话!”洛霓裳冷笑一声,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  

  “你更成为国师夫人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运,但是就凭你这胡言乱语的性子,变说明你不过是是装疯卖傻的货色,大国师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洛霓裳气的不轻,而绿浮星也疑惑了。  

  “我是实话是说,那里来的丢了相公的脸这一说?莫非你是不详细我的话?”  

  绿浮星郁闷了,偷偷瞧了瞧离天,生怕自己真的做错了事情丢了他的脸面。  

  但见离天轻笑的点了点头,这才让她放心不少。  

  “你大可以问问,谁信你的话?”洛霓裳双臂张开,骄傲的比划了一下众臣。  

  众人自然低下头,但是眼中的不信之意十分明显。  

  都不信吗?  

  绿浮星抿唇,转了转眼中,想着用什么办法可以让人相信。  

  洛霓裳看绿浮星吃瘪的样子,当即得意的昂起头,颇有些意气风发的样子。  

  “不如这样,我们打个赌,若是你真的有金口玉言的本事,本公主当即磕三个响头赔罪,日后见了你恭恭敬敬,奉你为神可否?”  

  洛霓裳这句话没有半点的压力,甚至有些得意洋洋,随即话锋一转,盯着绿浮星面目狰狞道:“可若是你办不到,那就承认你当不起国师夫人的位置,还是早早的离大国师远些,不要让本公主在看见你这卑微的货色!”  

  说了这些,洛霓裳还觉得不够,又加了一句:“似你这般坑蒙拐骗的家伙,只有国师这样至情至性之人才会被你蒙骗!”  

  “你是说本尊识人不清?”  

  还不等绿浮星说话,离天就接了一句。  

  洛霓裳骂的正爽,忽听离天这一句,马上变了脸色。  

  “大国师你知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怕你被人蒙蔽,一时看错了人!”洛霓裳此时说话轻声细语,仿佛方才那些侮辱性的词汇不是她说的一般。  

  离天连眼角余光都没给她一个,恢复原先冷漠的状态。可若是仔细观察,必然能从眼里看见一丝笑意。  

  绿浮星说话的本事,别人不了解,离天还是知道不少的。  

  尤其是自从收集信仰之力以后,每每说过的话,在凡人身上都能应验。  

  这洛霓裳纵使身为人界的公主身份高贵,但终究及不上天界的神仙。  

  绿浮星这种三流神仙纵使再不金贵,可身为仙子,她对凡人的影响,还真是洛霓裳所不能比及的。  

  “好!就这么说定了!”绿浮星自信一笑,反倒是让人捉摸不透。  

  莫非是真的?  

  国师夫人真的是金口玉言?  

  不,不可能,若真的是那样未免也太逆天了。  

  如今凡人的对仙界的认识,仅仅是知道修真者可以通过修行而达到长生不老,飞升成仙的地步,纵然飞升成仙,先前也是凡人,所以根本不可能靠言语改变人的运气。  

  那么,现在情况只有一种,那就是这位国师夫人在风言风语,哗众取宠。  

  洛霓裳对于绿浮星的自信更是愤恨,但是她不相信绿浮星真的有那个本事,她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所以她保证耻笑绿浮星的心态等着看绿浮星的笑话。  

  “国师夫人,请证明吧!  

  其实绿浮星心里并不情愿。  

  她身具异能不错,但是是用异能只为了给自己长脸,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若不是因为这个所谓的公主实在太过分,绿浮星其实并不愿意与她有冲突的。  

  正思索要说个什么事情来证实自己的本事,就见一队宫女鱼贯而入大殿,手中端着盘子,上面是精美的点心。  

  绿浮星眼前一亮:“第三个姐姐等一下会摔倒!”  

  话音刚落,就见那一队宫女中第三个果然摔了一跤,手中的盘子掉落在地上,糕点滚的满地都是。  

  “是你声音太大吓到她了!”  

  洛霓裳铁青着脸叫嚣:“若这也算的话,那本公主才是真正的金口玉言,让谁摔倒就摔倒,这还不简单吗?”  

  哼!  

  无知村妇就是无知村妇,她一位用些江湖骗子的伎俩就可以蒙骗过关吗?  

  洛霓裳冷哼,还不待绿浮星说话就指着那摔倒的宫女道:“拖出去砍了!”  

  那宫女可怜兮兮的跪在地上,方才她确实不知道为什么会摔倒,只是觉得脚下有什么东西绊了自己一下。  

  可是现在低头去找,却什么也找不到了。  

  真是天降横祸,天降横祸。  

  “公主恕罪!公主饶命……”那宫女跪地磕头,已经哭的不成样子。  

  “拉出去!”洛霓裳冷哼一声,根本不讲宫女的命放在心上。  

  “为什么要杀她?”绿浮星赶紧阻止,毕竟是自己惹出来的,就这么害了一条人命,她是万万不能安心的。  

  “宫里的规矩,你管得着吗?”洛霓裳蛮不讲理的开口说道,还不忘横了绿浮星一眼:“有本事用你的金口玉言救她一名啊?”  

  “她是因为我的话才会摔倒,公主若是降罪于她,实在不妥!”绿浮星硬着头皮。  

  那跪在地上的宫女忍不住抬头看了绿浮星一眼,随后抿唇不语。  

  “呵!因为你的话?你未免也太自信了吧!”洛霓裳早已经不屑伪装:“跟你这样的无耻之徒说话,简直是浪费时间,皇兄还是快快给她降罪吧!”  

  洛御卿突然被点名,心中不由生出一抹无奈。  

  “裳儿不得胡闹!”洛御卿只得驳了洛霓裳的面子。  

  洛霓裳当即不愿意了,正要撒娇耍赖,突然看见离天已经阴沉的不能再阴沉的脸色,当即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  

  对啊,皇兄可以容自己为所欲为,但是大国师的面子却不能不给.,她若再继续闹下去,必然不会讨好,反倒将大国师得罪个干净,那是对自己万分不利的。  

  洛霓裳咬了咬嘴唇,做出一副娇俏可人的模样:“皇兄教训的是,是裳儿的不是,国师夫人不过是开了个玩笑,是裳儿不懂事情,竟然与国师夫人针锋相对,惹得夫人不满!”  

  洛霓裳这番话说的,若非只见过她咄咄逼人的样子,定会认为她是个性情柔和的女子。  

  绿浮星简直要咂舌了,怎么会有人变脸变的那么快?  

  只是洛霓裳已经退让至此,离天无法再追究,而洛御卿显然是不会追究洛霓裳的,所以众人都以为,只怕是国师夫人要吃亏了。  

第一百零三章 打个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