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你现在躺的是我的睡榻!

    “这样安排不好吧!”  

  金童脸色很臭,紧紧的盯着绿浮星,自然是希望绿浮星也反对离天的安排。  

  “有什么不好?”离天挑眉毛:“你说!”  

  离天也转头去看绿浮星,只不过嘴巴一张一合,通过嘴型跟绿浮星说了两个字:“牛肉!”  

  绿浮星当即转头:“这样安排好!”  

  金童只能默默了。  

  离天得意非凡,吩咐伙计去切一大盘牛肉来,至于心里是不是在滴血就不得而知了。  

  而金童看着这一幕,尽管心里颇有微词,却也因为离天的做法而暗觉好笑。  

  魔果然是魔,为达目的,什么都可以舍弃,什么都可以交易。  

  离天带着绿浮星上了楼,金童也准备跟上去。  

  “诶,我的楼层,不希望男人上去!”离天站在楼梯口,截住金童。  

  绿浮星此时早就已经跑没影了,她还从来没见过人间客栈,好奇的不得了,哪里会发现两个男人的战争?  

  金童悻悻,因为他没钱!没钱啊!随后一转身,径直出了客栈。  

  离天轻叹一声:“哼!狼崽子!”  

  绿浮星欢欢喜喜的推开一间间房门,里面的摆设大多相同,柜子,桌子,椅子,睡榻。  

  绿浮星从一边,一只跑到另外一边,进了最后一个房间,二话不说,就到柔软的睡榻上滚来滚去,将被子,枕头全都扔到地上,欢快的像只小麻雀。  

  “你现在躺的是我的睡榻!”  

  门外,离天阴沉着脸。  

  绿浮星脑袋一歪:“你可以睡其他的啊!”  

  离天:“我有话问你!”  

  脸色不善,语气不好,脾气古怪,是绿浮星对离天的评价,于是,没心少肺如绿浮星也知道接下来的对话一定不好过了。  

  果然,离天阴沉着脸坐到了榻边的椅子上,沉着道:“你跟谁走?”  

  “什么跟谁走啊?”  

  绿浮星两撇眉毛都要竖起来了,她为什么要走?  

  但是,绿浮星不敢忤逆离天的话,因为她还有一盘牛肉没吃到嘴里呢!  

  “我与金童,要分开赶路,你跟谁走!”离天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这问题太幼稚,绿浮星拒绝回答。  

  她就知道小魔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瞧这赌气的小模样,跟玉女姐姐多像?  

  玉女姐姐每年见面,都会问织女娘亲:“娘亲是爱我,还是爱小绿草?”  

  绿浮星觉得自己是仙,玉女姐姐是半仙,所以要让着姐姐,于是她每次都回答:“娘亲最爱玉女姐姐的!”  

  如今,小魔与金童又在争风吃醋!  

  咦?  

  想到这里,绿浮星突然爆发出*强大的八卦兴趣。  

  小魔与金童吃醋?  

  莫非两人同时爱上魔尊了?  

  只有同时在乎一个人,才会这么幼稚的争执。  

  绿浮星摇了摇头,对于感情的事情,她不了解,但是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绿浮星从睡榻上跳了下来,走到离天身边,拍了拍离天的后背:“你跟他计较什么啊?你只是魔尊离天的一个小宠,而他与离天是亲戚,孰轻孰重你还不明白吗?一味的跟他计较,你最后只会失宠!魔尊离天不宠爱你了,到时候才真的生不如死呢!”  

第四十七章 你现在躺的是我的睡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