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雪地里的针

    恐怕不止是戚天心说的屁股开花跪地求饶那么简单的!

  “走一步算一步吧!”戚天心拍了拍顾清颜的肩膀,一副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见顾清颜郁郁寡欢,便扯开了话题,“那老巫婆怎么还不来?以往不是脚底抹油跑得挺快的么?收房租就跟个催命鬼似的,今天怎么怎么还没到?”

  话音刚落,房门便响起了敲门声,一如既往的粗矿大气,顾清颜白眼一翻,说曹操曹操到,你个乌鸦嘴!

  “来了!”顾清颜起身去开门,见到了站在门口的包租婆!

  “唉,我说姑娘,这些是滞纳金的缴费单,你看着办!”老太太板着一张脸,雄赳赳气扬扬地进门,踩着地板是砰砰响,“这个月要开始涨房租,每个月加五十块!”

  “喂,你也不看看你这房子破成什么样了,还加房租?”戚天心实在是看不惯这老太婆憎恶的嘴脸,这房子顾清颜是租下了但却几乎没在这里面住过,这两年一直空着,每周过来打扫一次,说什么水电费滞纳金,住都没住,哪来的滞纳金?

  “破是破,但它至少有个遮风避雨的房顶是不是?比你去住地下室的强吧!”老太太也不甘示弱誓要将包租婆的角色一演到底。

  “还有,姑娘,这把锁麻烦你自个儿换一下,前段时间遭贼了,你屋子里虽然没什么东西可偷,但这左邻右舍的就挨着一扇墙也不安全,你赶紧还是换把锁的好!”老太太碎碎念,一把接过顾清颜递过去的钞票反复数了数,这才脸色和悦了些,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才施施然离开了。

  戚天心气得脑顶都冒烟了,不是说好了今天是来搬东西退房子的吗?她怎么又缴了半年的房租?

  “顾清颜,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顾清颜不气不急缓声默默低语,“习惯了!”

  习惯了?习惯了守在他住过的地方是不是?即便是他都走了两年了,这屋子里有关他的记忆还留着!

  “我懒得管你了!”戚天心恨铁不成钢地磨牙扔掉手里的拖把,高跟鞋踩得怦怦直响,摔门而去!

  这该死的习惯啊!

  顾清颜气走了戚天心,一个人将屋子里整理得干干净净,看着老式冰箱上摆放这的那个相框被戚天心刻意地放平了,她拿起来目光久久地凝视在照片上,视线瞟向了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相框的玻璃跟钻石折射出来的光星星点点地洒落在那张照片上。

  那是一个清爽的夏天,照片上的人手里正拿着一本书闲适地靠在树干上,雪白的衬衫,浅蓝色的牛仔裤,整个人干净又清爽,碧绿的树叶在夏风里翩然浮动着,隔得远却能清楚地看到他眉宇间的恬静,静谧的直叫人不忍打扰。

  陆浅行!

  那个在记忆深处里埋藏了太久的名字形同埋在了雪地里的针,即便是岁月匆匆,掩饰了那些总该遗忘的过往,但偶尔冒出来还是刺得人钻心刺骨的疼!

——————求推荐票,求收藏,(⊙o⊙)…,这个必须有啊,啊啊啊啊————

第二十章:雪地里的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