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被强

     “叫啊,等会儿我会让你叫的更加大声,嘿嘿……”男人用力的将陈雅言推向墙面,表情阴险,笑声猥琐。

   在这重重推击的过程中,她的后脑勺敲到了墙壁,人顿时显得昏昏沉沉,腿脚上的伤口有些扯到,痛的陈雅言直皱起了眉头。

  “放……放开我。”倒在地上的她虚弱的开口。

   那声音细弱蚊子,男人充耳不闻。

   走上前,俯下身。“宇文皇爵欠我的,我要从你追讨回来,十倍奉还。”

   身上的晚礼服长裙被撕开,听到布料被撕裂的声音,刺激了陈雅言,用头去撞对面的男人,岂料他似乎看穿了小女人的心思,身子想旁边一躲,结果她身子一偏,脑袋撞在了一边的桌角上。痛的失去了意识,人倒在了地上。

   宴会厅里,宇文皇爵端着酒杯,眼神却在四处搜寻妻子的身影。

  “爵爷……”杨毅臣走上前来。

   他压低声线,“人呢?”

  “在不远处的休息室。”贴身助理表情凝重。

   说了几句失陪圆场的话,宇文皇爵推开了休息室的门,见到熟悉的长裙布料,那一刻,他的眼底闪过骇人的光芒,大步走上前。

   发现陈雅言倒在地上,身上有明显的五指印。杨毅臣连忙背对着他们而立,他脱下西装外套盖在妻子身上。

   然后,将她打横抱起。

   难道还是来迟了?

  “限你们三个小时内抓到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朝着得力助手丢下“通缉令”,随后他们从后门离开会场。

   宇文皇爵抱着陈雅言走进大宅,安幕瞳则坐在客厅,闭着眼聆听芭蕾舞曲。对于他们的进来仿若未闻,然而,轻微勾起的唇角出卖了她的内心。

   把陈雅言抱进浴室,宇文皇爵脱掉西装外套,卷起衬衫衣袖,从来只有人服侍他,却没有人享受过他的付出。

   肌肤浸入了温水之中,靠着浴缸的人慢慢醒来。

   当见到宇文皇爵那张俊容,陈雅言害怕大叫大闹。

  “出去,你出去,我不想见到你。”她情绪失控,痛哭流涕。

   她有喊过他的名字,可到头来还是没出现。

   对面的男人似乎失去了语言能力,而是用力的将妻子抱在怀中,任由她放肆撕咬,拳头猛砸。

   大掌轻抚着她的背脊,“没事了,没事了。”他连声说着。

   客房外,安幕瞳唇角紧抿,眼底闪过一丝精光,陈雅言,看你还拿什么和我斗。

   那一晚,宇文皇爵没走开,而是留在客房陪着陈雅言,两人躺在一起,他牢牢抱着情绪失控的妻子,能感受到她的身子在发抖。这样相拥的他们第一次,以为只要和她在一起就是做,爱做的事

   今天的遭遇,不禁让他联想到了当年发生的悲剧,母亲的事迹在脑海中呼之欲出。

   等到陈雅言睡得很熟后,宇文皇爵起身走到阳台,点燃香烟抽了起来。见到隔壁一栋房子的灯光还亮着,于是打电话给了劳伦斯。

   整晚,他和劳伦斯都没睡,相反,安幕瞳却一觉好眠。

第五十六章 被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